苟晶高考被顶替,现年入8千万, 顶替者只能做后勤(图)

2

Vista看天下

所有命运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高考其实就是这个社会给予每一个贫困家庭的一次“馈赠”,无数来自农村的孩子凭借高考完成人生逆袭。刘强东(中国人大)、俞敏洪(北大)、郭广昌(复旦)等就是通过高考走向人生巅峰的例子。

而生在山东济宁一个贫困家庭的学霸苟晶本来也有希望通过高考完成华丽的转身。可是突如其来的顶替事件,让她的命运发生了巨大转折。

苟晶班主任邱老师的女儿却顺利进入了大学,成为了另一个“苟晶”。

现如今,两人的命运却发生反转。苟晶成了年入8400万元的电商老板娘,顶替者则是学校的一名后勤工作人员。

前前后后一共经历了23年,23年何以造成两人命运的巨大差别?

1

被置换的人生

苟晶出生在山东省济宁市接庄镇,家中有三个姐妹,她是老大。

由于小妹妹是超生的关系,五口之家的苟晶只有四口人分到了土地。一家人以种地为生,生活相当拮据。

即便如此,苟晶的父母是非常鼓励孩子上学的,自己苦点没有关系。

苟晶一直以来身体就弱,但是学习成绩非常好,经常是初中时期前三名的存在。

也因此,苟晶被保送进了当地的高中。而在上世纪90年代,很多女生会选择中专,毕业之后还包分配。苟晶却从不考虑上中专,因为她想上一所真正的好大学。

进入高中后,她也遇到了她的班主任邱老师。苟晶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人会是改变她命运的人。

在高中期间,苟晶的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班级也是学校的重点班。

1997年,在苟晶参加第一次高考前,她的模拟成绩都是650分以上(满分900分)。谁知高考成绩出来后,她惊呆了,竟然只有500多一点。

当年山东的大专分数线是580分,这也意味着苟晶这样的成绩连大专都没有考上,简直有点莫名其妙。

不服输的苟晶决定再复读一年,殊不知,当年的北京已经迎来了一位叫做“苟晶”的大学新生。

这位大学新生正是邱老师自己的女儿,平时模拟考试只能考300多分。

复读一年之后,苟晶信心满满,因为她感觉自己的答题技巧比去年更加熟练了,只是这一次的高考成绩依然是500多分。

她也通过查分电话再三确认,可是成绩就是500多分。在此也不知道邱老师用了什么方法做到的。

无奈的苟晶只能选择了一家中专。要知道这家中专只要是初中毕业就可以过去学习的,而苟晶则是上了重点高中,甚至还复读了一年。

每次一想到这里,苟晶就无比窝火,却又无可奈何。

在这所中专上了一年之后,温州一家私企到学校招工,300个人参与面试,只有20个人被录取,苟晶就是其中之一。

在工厂流水线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就辞掉了工作到了杭州。

杭州的良好氛围让苟晶决定在这里安家、生宝宝。

2002年,苟晶的小妹参加高考,邱老师写了一封道歉信希望小妹转交给苟晶。

当怀里抱着宝宝的苟晶看到当年班主任的道歉信之后,她彻底懵了。原来是老师的女儿顶替了她去上了大学,如今已经大学毕业,找到工作。

此时的苟晶又能怎么办呢?跑回老家把邱老师打一顿?上诉?

苟晶深知,这些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

2

命运给了苟晶翻盘机会

在杭州苟晶一开始做的是销售工作,后来开始进入电商行业摸爬滚打,经过10多年的努力,电商公司月度营收可以达到700万元,折合每年营收8400万元。

即便如此,苟晶的被顶替心结一直不曾解开。就在陈春秀被顶替事件爆出之后,苟晶也终于鼓起勇气将23年前的事情公之于众。

此时,已经80多岁的邱老师看到了苟晶的发帖,立马带着妻子、女儿、女婿再次道歉。

邱老师表示,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来过得也并不好,摆过地摊、买过鞋、现在在一所学校做后勤。

我们在此也就不对顶替事件做过多评价,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两人命运的巨大差异。一边是没上大学却可以年度营收8400万的苟晶,另一边是上过大学经济条件很不宽裕的顶替者。

到底是什么原因决定了两人巨大的收入差距?

在我个人看来,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1)学习能力。为什么同样的致富方法论教给不同的人,最终的成就也会相差较大?最根本的原因就出在学习能力不同上面。同样,苟晶之所以是学霸,只因为她有一套特有的学习方法论,而邱老师的女儿并没有。

最终的结果就是顶替者只能顶替一个学位,但是顶替不了苟晶的学习能力。

(2)持续学习。大学并不是人生学习的终点,而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人生这所大学需要我们持续的学习,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持续成长。

很多人之所以很难升职加薪,那是因为我们在职场中没有持续的学习。而有的同事却在下班之后偷偷学习,最后会在不经意间与我们拉开职场的差距。

苟晶本身就拥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再加上不断地学习,这才是她用时间逆转人生的原因。

(3)环境选择。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环境就是能造就不同类型的人。苟晶歪打正着地去了马云的老家。杭州经过近2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了我国的电商之都。

假如苟晶跟另一名被顶替者陈春秀一样待在老家,那么苟晶可能只是一名家庭主妇而已(在此没有任何贬低之意,只是对环境不同做出的预测)。

(4)踩上风口。永远不要低估一个风口的力量,很多在我们看来只是兼职的副业,有些人在风口上却能做到年入过亿。比如说:公众号、抖音、快手等等。

同样,在十多年前的时候,淘宝刚刚兴起,苟晶也恰恰踩中了这个风口。

人这一生,只要能踩中一次风口,那就足以改变命运。如果能多次踩中风口,那你就是商业天才。

相关报道:没人有资格劝被顶替的苟晶“算了”

“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丑闻发酵至今,好像已经没完没了了。陈春秀、王丽丽事件的真相尚未完全揭开,一位自述曾两次遭遇上大学被顶替事件的山东济宁女子苟晶,又成为了公众讨论的焦点。

从目前曝出的事件细节来看,苟晶的遭遇似乎更加具有“戏剧性”——

一是根据自述,她当年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第一年失利后甚至还曾复读一年,结果高考依然分数“腰斩”;

二是顶替她的并非陌生人,而是当年高中班主任的女儿。

既是“尖子生被改变人生”,又涉及一线教师的师德问题,按理说本应得到更多的同情。

然而事实上,与陈春秀和王丽丽在网络上获得一边倒的支持相反,苟晶在所面对的评价和争议,却显然多得多,也复杂得多。

比如一个广为传播的网友评论,逻辑是这样的:“当年的被顶替并没有让你的生活陷入泥潭,为什么还要用公众力量去为难年近花甲的老师?”

这种将指责的矛头指向受害者的言论,甚至某种程度上否认了苟晶维护权利的合理性,自然是得不到多少人的认同。大多数网友也都在指责这种“你弱你有理”的逻辑。

但这并不能说明所有人都支持苟晶“死磕到底”。

相反,“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一古老理论的支持者,远比我们想象的多。

比如就有不少声音开始向“劝架”的方向偏移。一边承认苟晶出面发声的正当性,但同时也觉得“没必要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导致舆论走偏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跟其他被顶替者相比,苟晶的生活过的还不错。

在被曝出的其他几个顶替入学案例中,被顶替者都遭遇了某种命运的“一落千丈”。

比如“被落榜”的陈春秀成为打工仔、服务员,顶替者却在读完大学后入职街道办审计所。


两个陈春秀(左为顶替者)。

而聊城的王丽丽不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顶替,顶替者甚至还嚣张到找到她家里主动说明此事,并要求她“配合单位调查”。

苟晶的人生却有所不同。她如今正在从事电商行业,是一家童装公司的电商合伙人,还在杭州买了房子。

对于一个出身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来说,似乎算是取得了某种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反而是那个顶替了苟晶高考成绩的班主任女儿,如今只是在当地一所中学里从事后勤工作。而据苟晶的叙述,班主任还曾提到女儿“摆摊卖过鞋”。

6月24日,班主任来到浙江希望与苟晶见面,苟晶拒绝。

顶替者利用权力夺走了别人的入学资格,反而过得还不如被顶替者。

这也给了一些人劝苟晶“算了”的理由:既然多年前的遭遇并没有对你产生实质性伤害,甚至还算是“因祸得福”了,现在又何必出来趟这趟浑水。

而在另一些人看来,苟晶的诉求也显得过于“较真”。

除了“想给过世的父亲一个交待”,她说自己主要是“想求一个真相”。

尽管这是多数被顶替者的诉求,但从网友的角度来看,大多数情况下,真相客观上是会对当事人产生“实际价值”的。

对陈春秀来说或许是重回大学的机会,对王丽丽则是对顶替者嚣张嘴脸的还击。这就让她们的“讨说法”变得非常具有必要性。

偏偏在苟晶事件里,她并不需要顶替者“还”给自己什么,甚至对班主任也没有过多的怨言。

在采访中还曾多次表示“班主任教的很好,他的语文教育对我现在的工作也很有帮助”。

就更引发了不少“你这么折腾到底是为了啥”的疑问。

苟晶在微博上解释,“希望尽力让现在的孩子不被偷走人生”。

苟晶在微博上解释自己发声的动机。

但也有人并未被说服,反驳说班主任当年的操作手段,在身份识别信息较为完善的今天很难具备可能性。

按这个意思,似乎连“警示社会”的意义都不成立了,唯一的作用就是放弃自己的平静生活,为已经吵得沸沸扬扬的高考顶替再加一把火。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为陈春秀重新入学的愿望摇旗呐喊,却劝苟晶“别死磕”:

“反正最后也没吃什么大亏,还不如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别把时间耗在没用的事情上,扰乱双方的生活。”

看似息事宁人的态度,背后还是“和稀泥式劝架”的逻辑。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如果不是正赶上“顶替上大学”的一系列新闻引起了公众的焦虑,劝苟晶“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声音可能还会更多一点。

毕竟“和稀泥”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都太常见了。

远的不说,就拿昨天一则“游客海里捡鲍鱼被收80元” 的新闻举例。

面对游客与村民的纠纷,当地官方“在第一时间对村民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并要求其道歉、退还费用。

但另一方面,双方对于“游客是否翻墙进入养殖区”尚且存在不同说法。也有不少网友表示养鲍鱼的地方与普通海域有明显的不同,游客“随便捡到”的可能性很低。

在事实尚不明确的时候,当地就匆匆出来对村民“批评教育”,背后的想法也很明显:

80块钱而已,谁对谁错无所谓。

这种处理方式绝不是特例,从官方表态到普通网友言论,息事宁人的思路早已让人习以为常。

比如前年“男子毕业20年后当街殴打老师”的新闻底下,就不乏有网友表达“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何必对老师当年的错误行为念念不忘”的意思(当然打人绝对是错误的行为)。

在这种”吃亏是福““别得理不饶人”的逻辑中,冲突双方的是非黑白、体罚教育对孩子的伤害,似乎统统变成了没那么重要的东西。

愿意去“较真”的人,反倒好像成了异类。

前几天,顶替者的同事抱怨王丽丽“做得太绝,没必要”时,还曾遭遇过网友的集体抨击。

当时还有不少人欣喜,觉得涉及到了高考这种决定人生的大事,终于不会再有人劝你“算了”。

谁知结果当被顶替者变成了苟晶这样“逆风翻盘”的形象,和稀泥式劝架马上就又出现了。

不仅觉得苟晶“没必要”,甚至有人开始怀疑她的动机。

比如认为她17年前就得知自己被顶替的事实,如今才说出来有自我炒作之嫌。

再加上苟晶的叙述中确实存在一些疑点,比如模拟考的计分方式与高考不同、顶替者的学校至今没有确定、班主任的忏悔信不慎遗失等。

也就有人开始怀疑她“主要目的是为了推广自己的电商品牌。”

甚至指责其占用过多的媒体资源,会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救助。

目前山东济宁调查组已经与苟晶见面,事情的具体细节究竟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但是从网上这些争议声中,与其说是有人在对苟晶恶意揣测,倒不如说一个潜在的逻辑已经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

只有能够得到实际好处的 “求公道”才是值得的。

这里所说的“好处”不仅仅是指补偿,同样也包括追回失去的权利。

但不管怎么样,在这种逻辑下,只有当得到的实质利益足以弥补TA在追求公平正义过程中所付出的“代价”,当出头鸟才不会被认为是“白费功夫”。

《求求你,表扬我》中范伟饰演的角色执着于一封表扬信,就被很多人看作“没必要”。

正因如此,他们不能接受苟晶“只想要说法”,并试图用某种解释将她的行为合理化。

或许因此,才会让这么多人愿意去相信“炒作说”“阴谋论”。

如果说网友对苟晶的动机进行负面揣测,是在用“利己”的价值观去评判一切行为,那么另一件事情则更加让人感到悲哀——

对于很多网友来说,劝苟晶“别太较真”可能真的是出于善意,也很难说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甚至都可以想象,很多人如果处在苟晶的位置上,在被顶替后又逆风翻盘,大概率也会如他们所说,选择“过好自己的日子”。

我们只看到了那些人劝苟晶“大度”,但其实他们可能也同样拿这样的逻辑劝说过自己。

毕竟媒体报道的山东242名被冒名顶替入学的学子,如今出面发声者寥寥。

也有遭遇过学籍被抢的网友表示自己的经历“不值得大书特书”,因为“没有对生活造成本质上的影响”。

甚至还不乏某些“看破世事”的规劝:你把事情闹这么大,牵扯的人越多事情就越难解决,还不如闭嘴,还能私下多要点赔偿。

@姬鹏

这样的声音热衷于去充当某种过来人的角色,教你要“看清社会的本质”,并试图告诉你“如何用最正确的姿态谋求最大的利益”。

看起来市侩又鸡贼,背后却是“认命”的逻辑——

既然无法彻底解决当地教育体系中盘根错节的利益联动,倒不如在这种环境下寻求相对的公正。

我们当然不能强求每个遭遇不公的人都能“坚持到底”,甚至连指责他们软弱都显得很心虚。

毕竟从冒名顶替案例之多、之复杂,再到一些顶替者的嚣张,以及被“偷走人生”的她们维权之艰难,已经告诉人们这是多么难以完成的任务。

在这种艰难中,陈春秀们或许还值得“背水一战”,但对于苟晶们来说,发声后能得到的东西太少,可能失去的又太多。

新京报“沸腾”对苟晶事件的评论。

然而另一方面,如果忽视环境本身的不合理性,反而将其视为“成人社会的真相”,似乎也不是个能让人心安理得的选择。

冒名顶替所暴露出来的教育问题,或许不能一下子全都解决,但如果每个人都意识到“这是不对的,是应该被改变的”,起码是迈出了第一步。

毕竟,若没人对其中存在的问题提出质疑,类似的事情或许依然会以不同的形式一次次上演。

这不禁让人想起当年因为举报老师开补习班被学校开除的高二学生刘文展。被问及如何看待“网友批评他幼稚时”,他却反问:

“难道视而不见才不算幼稚吗?”

身为普通人,我们大可以承认自己不够勇敢。

但至少,别在苟晶们发声的时候,用“和稀泥”的逻辑给她们泄气。

毕竟,如果没有这些“较真”的出头鸟,我们想要实现的公正,或许要推迟很久才会到来。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