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真情永远 ——系列散文集《魂系真情》后记

1

 林继宗

  真情难觅,真情无价,愿真情永远。

   我始终希望在生活中觅真情,以真情写人生,写出生活和人生的真情。

    歌德在《浮士德》中说:“只要不是出自你肺腑的话,就不可能真正打动别人的心。”英国人乔叟一语中的:“诚实是人能保持的最为高尚的品性。”我从平凡的生活中提炼出人生的座右铭:“诚以待人,实以办事。”

    本书七组系列散文,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我的真实的双亲、姐妹与家庭,我的真实的际遇与人生,我对亲人的亲情与真情;同时也展示了我对文学的梦想与追求,展示了我对文学大师的真情与敬意。

    从维熙先生在为我的书写的序言中指出:“在他已出炉的几百万字的作品中,给我留下突出印象的是他的散文。像他个人形象的朴素无华一样,他的散文并不追求文字的华美,而是把抒发真情置于行文之首。”从先生进一步指出我“将作品之真置于行文的首位。”他说,“记得,几年前我做客广东珠海时,有一位年轻的作者,让我在他的本子上写几句话,我题赠了如是的两句人文格言:‘真、善、美中真为首,假、大、空中假为冠。’失真的文字再好,也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而非真实人生的原本。林继宗作品的特点,就在于在平实中求真。”从先生引用了巴乌斯托夫斯基这位影响了许多俄罗斯作家的文学先驱的两句传世铭言:只有以童真眼睛看生活的人,才能成为大作家。从先生理解此话的含意:“其弦外之音意在提示作家,要抵制无处不在的人间世俗,对文学的浸泡和腐蚀,永远保持住那份无价的无邪的真诚。”

    知名作家叶梅珂在《礼赞母爱的华彩乐章——读林继宗先生<梦中慈母泪>有感》一文中写道:“我喜欢《梦中慈母泪》的感情真挚自然,通篇两万多字,字字句句皆饱蘸著作者的感情:母子情、姐弟情、夫妻情、同学情、邻里情、亲情、爱情、友情、乡情……怎一个情字了得!无论抒发哪一种情感,作者都是‘情动于中而发于外’(刘勰:《文心雕龙》),发自内心,真挚而自然,毫无矫揉造作之态。”叶作家的评价与从先生不谋而合,足见真情对于文学作品的生命力、感染力和艺术价值有何等重要的意义。

    读者应该不难理解我对亲人和家庭的真情,那么,我又为何那样钟情于巴老与从维熙先生呢?除了思想和艺术上的其他原因,首要的就是他们的率性与真情深深地感染了我。

    巴金精神是什么?巴金精神就是难宁可贵的“讲真话”精神。他说:“所谓讲真话不过是把心交给读者。讲自己心里的话,讲自己相信的话,讲自己思考过的话。”巴金把“讲真话”作为维护人格与良知的武器和底线,讲真话,听真话,是人的良心与品格的基本表现。巴金曾通过从维熙先生的儿子从众,将《随想录》中的第三卷题赠给从维熙先生——那就是从先生熟读过了并一直置于案头的《真话集》。巴老的意思当然是希望所有作家的作品和行为都以说真话为标尺,说真话,抒真情,办真事。巴老越到暮年,面对夕阳静思人生与世事时,越是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于是不断地呼吁人们讲真话,抒真情,办真事。

    从维熙先生关于“写真实”的文学观和巴老“讲真话”的精神乃是一脉相承的。从先生的“写真实”也就是写生活真实和历史真实。人类历史就是在不断去伪存真中摆脱野蛮与愚昧而走向文明的。作家在动笔之初就立下写作格言:写真实。他认为中国知识分子由于受传统文化基因以及时代的制约,其缺陷是十分明显的。正因为有此残缺,而作家又在作品中表现了这种残缺,才显出那个年代的历史真实。从先生在《走向混沌》这部中国知识分子的苦难心灵史的“新版前言”中写道:“我在写作此书时的格言则是:不求附和时尚,只求去伪存真。我想,凡是深爱我们民族并为之忘我奋斗的知识分子,都应具有唯物主义的情怀。”“为了不再重复历史的喋血,我们才更应该对明天奉献出真诚。”这和巴老的“讲真话”如出一辙。

    当然,真情就意味着付出与奉献。巴金说:“我一生始终保持这样一个信念:生命的意义在于付出,在于给予,而不是在于接受,也不是在于索取。”他那永不熄灭的木柴精神,即燃烧自己、给人间以温暖的高尚情怀贯串在他的一生之中。他坦然面对人生,他说:“我只想把自己的全部感情、全部爱情消耗干净,然后问心无愧地离开人世,这对我是莫大的幸福。”这就是“生命的开花”,就是巴金的文学精神。

    巴金对人民、对读者、对亲人、对朋友、对作家们充满着真情与深情。他对茅盾、曹禺、老舍、冰心、肖干、沈从文、冯雪峰、郑振锋等以至于一般的作家、艺术家都充满真挚的友谊,他对肖珊更是充满纯真的深情。

    从维熙先生和巴老一样,将付出与奉献看作真情的表现与人生的坐标,认为这将使人永远精神不死。只有常常为别人着想,而一次次舍弃自我的人,才有高尚的人格和可贵的人生价值。他用四句话为人格画像:“圆者自转,方者自安,智者自视,愚者自持。”这就是他理解人生与人格的十六字真言。

    真实是人生的命脉,也是一切价值的根基。真心才能真实。“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孟子·离娄下》)“以至诚为道,以至仁为德。”(苏轼《道德》)失却真心与真诚,便失却真人与真情。

“诚以待人,实以办事”——始终是我人生的座右铭。

    诚实与真情互为表里。

    真情难觅,真情无价,愿真情永远。

    本书是继报告文学集《魂系胶林》、戏剧集《魂系椰风》、短篇小说集《魂系海角》、中篇小说集《魂系人生》、诗集《魂系天涯》、散文集《魂系真诚》、论文集《魂系求索》、散文集《魂系神州》、长篇系列散文《魂系苍凉》之后的第十部文学专著。

【作者简介】:林继宗,男,中国学术发展科学研究院客座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际潮人文学艺术协会会长,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学术顾问,美国风笛诗社成员,国际潮人文化基金会荣誉董事长,中华散文网创作委员会副主席,广东省潮汕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家》签约作家,中华诗词博士,原广东省作家协会理事、汕头市作家协会主席,潮汕星河奖基金会名誉会长。已经出版各类文学专著22部,共1094万字,先后获得全国大型征文活动优秀系列长篇小说一等奖、中国散文精英奖、中国作家协会创作年会一等奖、全国大型征文诗歌金奖、全球华文作品征文金奖等国际、全国、省部级等各类文学奖112项。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