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我不懂中国?好吧,但你不懂自由

8

2020-07-08 19:44:02  上报

20200706180715213157.png

有个日本导演竹内亮,没多久前到武汉拍了个纪录片,访谈武汉人,谈瘟疫。中国是这样的,你戴什么眼镜看,你就看到什么。从竹内亮的角度看,武汉充满人情,城市受尽委屈。而对我们外地人来说,这样的纪录片,把全球瘟疫的中心,给我们不可能亲自造访的人,一个认识的角度。但,就算看了一百遍,你能说,你懂中国吗?

或者说,如果你住武汉,身历几个月的地狱之旅,而得以重回人间,你讲的话,就代表中国,你就懂中国吗?如果这样都不算懂中国,谁才有资格说懂中国?中国这个大象,谁来摸,都只能摸个毛皮,看不清全貌。然而因为这样,我们就不能谈中国事?

放屁。

英文有句话说,The plural of anecdote is not data“小故事的复数,不是数据”,你给我个镜头,给我些时间,我保证可以剪出一个和竹内导演不同的版本,一个台湾人人叫好,而武汉人人恨之入骨的武汉故事。不少亲共的台湾年轻人,来我这地方大放厥词的一些傢伙,你如果有办法进到他们内心,你会发现,他们记忆中的国民党威权时代,和台湾主流年轻人不太一样。他们的故事里,不但政府有情有义,人人忠党爱国,社会安定而繁荣,而且父祖个个身世显赫,尽办大事。他们懂台湾吗?不懂。而他们懂中国吗?恐怕也不懂的。父亲身份证上的祖籍,因为他们不再归去,而变得遥远而美好。他们的中国,早就不在这世上了。

但就算中国人也不懂现在的中国。

而且就算看数据,而不要讲小故事,也一样无法一窥中国全貌。不但中国的数字不可信赖,中国数字还一日数变,经常发生结构性的改变。邓小平时代的中国,和江泽民时代一样吗?和习近平时代一样吗?不一样。所以我们该“尽信书,而不如无书”吗?中国的故事不能听,中国的数据不能用,谁能懂中国?不应该是这样的。

前面的那句英文,据说原意是相反的,The plural of anecdote is data,“小故事的集合,就是数据”。这话其实是有道理的,当你不偏食地取用中国材料,用开放的角度看各种中国的资料、数据,慢慢地你就会发现类似的模式,一再出现,你可能就接近真理了。所以在中国的小粉红不懂中国,留在台湾的孤臣孽子,也当然不懂中国,因为他们是有偏见的。

“哼,你们这些逢中必反、猛抱美国大腿的台独,才是有偏见的人。”也许,但我们作学问的人,有尽量看些别人不想看的东西就是。

但这不是懂不懂中国的重点。

我们经济学的研究,尤其是做实证的,有时候看起来,好像只是拿着资料说故事,或者是“捞鱼”,拿着迴归分析工具,到处试数据。但这些实证的背后,其实都有模型在趋动。也就是说,因果关系已经在理论上建立,数据只是证实这样的关系。虽说“相关性不等同于因果关系”,但如果变数控制得当,有理论当基础的迴归,其实得到的是因果关系的结果。经济学大部份的理论基础,都来自于系统的均衡,而最重要的均衡条件,就是“供需平衡”。

所以为什么好的经济学家看中国,知道要看什么数据,因为在他们的脑子里,数据配合着模型变动。车子突然卖多了,背后是人口增长的需求增加,还是生产力提升的供给增加,不同的趋动力,会有不同的结果。而不同的趋动力,背后又有不同的均衡条件,环环相扣。

持有这种均衡的看法,一旦配上大量的“小故事”,经济学家就可以慢慢了解系统均衡的变化。这动态变化,也许触觉敏锐的当事人,可以感受一二,但绝大多数的人,是当局者迷,因为习以为常,“中国人就是这样,有什么大惊小怪”。更有时候,这动态变化,是统治者,刻意掩饰,就更不容易让平常人,尤其是当局论述,是可以不用惊动他们生活,让他们可以继续生存下去的想像,就更不会让他们察觉世局的变化。你说他们懂中国?懂个屁。

中国的数字不但不可信赖,中国数字还一日数变,经常发生结构性的改变。(汤森路透)

所以,小屁孩们,不要再来我这里撒野,你才不懂中国。

经济学的均衡观,背后其实是人性。人性万年不变,但人的行为会因外在环境而改变,因为自利的人性,会回应诱因。这也是为什么好的经济学家读史。历史的时间纵深,把经济的供需均衡,加上了长时的动态观。有这样的深度,才能真正了解,中国正面临什么样的改变,才不会井底之蛙一样的认为,“中国一直都是这样,你不懂”,或是“中国经过历史的考验,博大清深,且复杂,你不懂。”

骂别人不懂中国的,最喜欢嘲笑台湾人自豪的民主自由。我是觉得很好笑,黄安、黄智贤这些人,如果没有台湾的民主自由,如果台湾真的成为中国的一部份,还有他们撒野的空间吗?真以为成为骂台急先锋,就根正苗红,和人家当起赵家人来了?革命公子哥们,看你们当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但因为有民主保障的言论自由,他们才能露尽当人奴材的狗腿样,而没有牢狱之灾的危险。

“民主、自由”被那些个小屁孩、小粉红讪笑,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不读书,所以不知道人类为追求自由而产生的民主革命,正是推动人类社会均衡改变的最大推手,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事件。因为他们不懂自由,所以看着美国疫情一天天变严重,他们开心的笑了,他们感到安慰,看吧,民主不能当饭吃,自由还会让你染病死。

灰色有五十种不一样的灰,自由更有不只五十种的自由,对各种自由的不同认知和实践,是拥有自由的人,才会有机会论辩,才会有机会检讨,才会产生为保障自由的均衡手段。

美国建国之初,很重要的一个争论点是宗教自由。绝大多数为新教徒的美国人,圣经、上帝和教会,都还是生活的重心。但因为思想启蒙的缘故,具有进步思想的开国先贤,提出了真正的宗教自由,信什么都可以,不信也可以,政府不可以介入信仰,更不可以为任何宗教,提供优惠,真正做到“政教分离”。这个宗教自由,就是日后美国变成先进国家里,信基督教最虔诚的国家的缘故。传统的欧陆国家,尤其是以天主教为国教的国家,到了近代,反而国民都不上教堂,这些人,很多生下来就规定是天主教徒,人生对宗教的选择,就是“天主徒”,“不信教”两途,但美国不一样,信基督的美国人,他们的宗教选择,不是二选一,而是各种教派里择一,还可以不信教。因为你有选择,所以你思辩宗教的意义,因为你做了选择,所以你诚心信主。这种宗教自由带来的深层宗教认知,不是仪式化的天主教国家所能比拟。

对自由的认知也是这样。

没有自由的地方,人生下来就只有两种选择,“视自由为无物,因为没有,所以不屑自由”或者是“自由变成人生最大的想像,充满渴望”。不管是哪一种,对自由的认识,就是黑与白。这两种极端的看法,“美国人太自由了,乱得很”,“美国人多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都是有问题的。自由的五十种不同色度,只有在自由社会的人,才有办法分辨。为什么禁枪的问题这么难解决,每年死于枪击的人这么多,因为这牵扯到美国的宪法、美国的生活方式,还有美国人对政府的态度。想要不受枪枝威胁自由的人们,怎么用法律和民主程序,说服拥枪自重的其它人。或者是,不信赖政府,居住在危险地方的人,如何用宪法保障的方式,反对别人侵害他拥枪自卫的自由。这样不同色度的自由,岂是没尝过自由的人能够了解?

会把民主自由当陈腔滥调的,多半是这种对自由无知的人。(汤森路透)

每天五万个冠状病毒病例,吓死人,政府怎么不管?不懂自由的人,怎么会知道生死和自由,居然也可以有同等的比重。不懂自由的人,怎么会知道笨蛋和傻瓜,和你有一样的自由权利。

我一天到晚讲“民主、自由”,会把它当陈腔滥调的,多半是这种对自由无知的人。而这些对自由无知,或者是享受着自由而无感、对自由不屑一顾的人,正是不了解自由正在对人类造成改变的人。上天造人,但万年以来,人类一直没有办法把上天给的脑袋拿来发挥创造,人类一直束縳于为了求生存而不得接受的专制框架,近几百年来,人类终于可以靠着解放的心灵,突破这个令人窒息的框架。这个改变专制均衡的势,浩浩荡荡,沛然莫之能御。

“中国人不适合民主、自由”,“中国有自己发展的道路”,这些独裁者拿来唬弄、奴役人民的话,却被这些可悲的小粉红、小屁孩,朗朗上口。对史的无知,对世界大势的不了解,才不知道中国对人类贡献最大的时候,正是少数中国人享有自由的时候。被奴役的人,把上天赋予的脑和心灵弃之一旁的人,岂有资格自封伟大。

我不懂中国,好吧,但你不懂自由,傻的是你,笨的不是我。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