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赴华调查 传染病专家:这八个问题必须问清楚

5

2020-7-10 22:45| 来源:纽约时报

几十年来,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丹尼尔·R·鲁西博士(Dr. Daniel R. Lucey)一直奔波于世界各地,研究流行病及其起源。现在,他关注的是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后者去年年底在中国武汉首次引起公众注意。这场大流行病的确切起源尚不足够清楚,世界卫生组织已对此展开广泛调查。先遣小组将于本周末启程前往中国,鲁西公开建议世卫组织搞清楚他认为最重要的八个问题。

Profile photo, opens profile page on Twitter in a new tab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chinese
华南海鲜市场的阳性样本中是否有与人类感染相关的?是否从易感动物身上采集了样本?病毒是否有可能来自实验室? 这里是传染病专家公开建议WHO搞清楚的八个重要问题。
WHO赴华调查前,传染病专家八问新冠病毒起源
华南海鲜市场的阳性样本中是否有与人类感染相关的?是否从易感动物身上采集了样本?病毒是否有可能来自实验室?这里是传染病专家公开建议WHO搞清楚的八个重要问题。
cn.nytimes.com
126
See the latest COVID-19 information on Twitter

“如果调查组不问这些问题的话,就不是一个正当合理的调查,”鲁西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他引用公开报道和科学论文作为这些问题的出发点,并补充说,北京“从未正面回答过这些问题”。

鲁西说,明确的答案会使人们了解这个致命病毒是如何迅速传播的,或许还能揭示它究竟是怎样暴发的。中国一直不很愿意提供信息,特朗普政府的威胁和恐吓使情况激化。后者在没有拿出证据的情况下,指责这种微生物是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传给人的。在威胁要退出世界卫生组织一段时间后,美国政府已于周二开始采取正式步骤,终止自己的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身份。

作为一名流行病研究者,鲁西去过亚洲、非洲、美洲、欧洲和中东,有时是作为医务人员。2014年,他曾为无国界医生组织(Doctors Without Borders)工作,在利比里亚给埃博拉病毒患者治病。上个月,他在为美国传染病学会(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写的博客中,提出了自己的八个问题。他的这篇博文是对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宣布世卫组织将派小组前往中国调查新冠病毒起源(这是特朗普政府一直寻求的举措)的回应。

“我们了解了有关新冠病毒的一切,包括它是如何开始的之后,才能更好地抗击病毒,”谭德塞6月29日在日内瓦的一次例行记者会上说。世卫组织的决策机构世界卫生大会今年5月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世卫组织与其他国际组织合作,搞清楚“新冠病毒的来源,及其传播到人类的途径”。

自从新冠疫情去年年底在中国中部暴发以来,全球各地的谣言工厂里制造了各种各样的猜测和阴谋论。专家们已经排除了新冠病毒是人工制造出来的一种生物武器的说法。专家们认为,新冠病毒最初是一种蝙蝠病毒,可能是在另一种哺乳动物身上自然演化为擅长感染和杀死人类的病毒。但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现场和实验室里进行了数月全力以赴的研究后,至今尚未找到明确的中间宿主。

鲁西八问的前三个集中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这个庞大的市场在被关闭前曾出售新鲜的鱼和肉。病毒最初被认为起源于海鲜市场。但中国科学家的一项研究很快让这个说法受到怀疑,他们的研究报告称,大约三分之一的最早住院患者(包括第一例确诊患者)从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鲁西在今年5月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引用中国疾病控制中心主任的话说,已排除了大流行病起源于华南海鲜市场。这名中国卫生官员说,该市场“只不过也是个受害者”。

据报道,在华南海鲜市场采集的数百个环境样本中,有33个样本的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但有关细节几乎从未公布过。鲁西问:这些阳性结果中是否有与人类感染相关联的?样本是从哪些表面——门把手、砧板、下水道、垃圾车——采集的?到目前为止,报告的阳性检测结果没有一例是来自动物的。

他的第四个问题将调查范围扩大到武汉和中国各地的其他市场。是否从“目前已知易感染病毒”的动物身上——包括猫、老虎、水貂和雪貂——采集了样本?(雪貂通常被用来判断人类流感病毒的传播能力)他还问了有关穿山甲的问题,穿山甲最初被认为可能是引发人类疫情的中间宿主。

鲁西的第五个问题针对的是香港《南华早报》上的一篇详细报道,该报道称,湖北省早在去年11月17日就发现了一例人类新冠病毒病例。湖北省的面积与美国华盛顿州的差不多,武汉是其省会。鲁西今年3月写过一篇有关这条报道的博客文章,《南华早报》的报道用其称为来自政府的信息,描述了新冠病毒在湖北省的迅速传播。鲁西现在敦促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人员,确定湖北省的这些早期病例是在哪里报告的,如果确实有这些病例的话,以及是否有其他更早出现的“有记录的、或疑似的”人类感染病例。

第六个和第七个问题是关于这种致命病毒是不是从实验室传染到人身上的。虽然一些情报分析人士和科学家考虑过这种情况,但尚无直接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泄露出来的。

尽管如此,鉴于华南海鲜市场在调查中的分量有所下降,“回答病毒是否有可能来自实验室的问题很重要,无论是在武汉还是其他地方,”鲁西在他的博客中写道。

为此,他敦促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人员寻找任何“功能增强”研究——有意增强病原体使其更加危险——的迹象。这种技术极具争议性。批评者质疑这种研究的价值,并警告,这样做有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实验室泄漏。支持这种研究的人则将其视为一种正当合理的工作,可以了解病毒及其他传染性生物体是如何演化出感染并杀死人类能力的,从而有助于制定新的保护和预防措施。

2011年,研究人员宣布,他们成功地使高致命性的H5N1禽流感毒株能够通过空气在雪貂之间传播——至少是在实验室里——之后,爆发了关于这种研究是否明智的争论。

鲁西在博客中问道,“有哪些、如果有的话”在武汉、中国其他地方或与国外实验室合作进行的让冠状病毒获得功能的研究。

“如果科学地进行的话,世卫组织的调查应该会减轻人们对新冠病毒起源的持续担忧,”他写道。“这也将有助于为未来几十年研究和防控这个可怕病毒及其他病原体建立一个更好的标准。”

最后,鲁西希望世卫组织调查组对中国主要的流感研究实验室有更多了解,这个生物安全级别最高的实验室位于中国最北部省份的省会哈尔滨市。他指出,今年5月发表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的一篇中国论文称,今年早些时候,该实验室对两份来自武汉的病毒样本进行了非常详细的研究,包括使用了各种动物。该论文报告说,猫和雪貂对新冠病毒高度易感,狗只是轻微易感,而猪、鸡和鸭则完全不受影响。

鲁西在世界各地的旅行包括去巴西研究寨卡病毒,去马达加斯加研究肺鼠疫,去约旦研究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以及去中国广州研究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他说,过去几十年里在世界上跑来跑去让他现在能提出这些问题。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补充说,世界卫生组织知道他提出的八个问题,并给了他“良好的反馈”。

鲁西把他的问题比作打开一座大楼的大门。“关键是打开大门,”他在采访中说。“进去后去哪里,我就管不着了。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