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战争,TikTok已被扮成木马推了进来 当斩则斩

2

美国据说正在考虑禁TikTok,这个抖音的海外版。以前我说过,“抖音有一个很狭小的缺口,可以成为下一个大型的社群网络,建立下一个广告平台”,现在看起来态势已成,真的让字节跳动做起来了,所以美国打压TikTok,意义深远。

来看专家怎么说。

科技策略专家Ben Thompson有一个硅谷很多人订阅的付费电子报Stratechery,常常谈科技产品策略,相当深入。偶尔他会放些文章在收费墙外,因此不愿付费的大众也可以看,他最近谈TikTok战争的文章,刚好就免费,所以我来分享一下专家的看法。顺道一提,Thompson太太是台湾(专题)人,他是以台湾为基地的知名硅谷观察家。

TikTok合流了网络与中国意识形态

TikTok战争之所以重要,Thompson认为,是因为TikTok是两个趋势的合流,一是有关人类和网络,二是有关中国和意识型态。先讲第一个。从传统纸媒开始,媒体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广告,所以网络出现的时候,纸媒上网络的方式,就自然的以文字旁边的广告投放为主。虽然网络上的传统媒体有流量,但广告收入却不成比例,媒体经营因此出现困境。

脸书之类的社群网络,靠的是feed,“餵给读者的流动性内容”,feed摆脱了纸媒接触读者的方式,这种新方式只有数位化的媒体才办得到。而且feed很贴近使用者,可以即时地为读者客制。如果新闻、故事,依你的兴趣在你的时间轴里流动,那自然广告也可以客制,所以社群网络的广告投放效果远胜纸媒这种撒大网捕小鱼的方式。

“广告的金额,约略等同人的注意力”,一个社会有这么多的注意力,就会只有这么多的广告收入可以分。脸书吃掉了,传统纸媒就没有了。而如果观察人的注意力,图片吸引人的程度,还远胜过文字,所以Instagram出来的时候,脸书感到巨大的威胁,因此非把它买下来不可。而图片吸引人的程度,又还不及影片,因此脸书时时在注意影片平台的堀起,担心他们变成和纸媒一样,广告收入被新媒体吃掉。所以Snapchat在推Stories的时候,脸书怕极了,赶快让IG抄袭,先挡住用户往Snapchat流。Thompson说,“重点不在把用户从Snapchat拉回来,而是根本就要挡住用户,不要让他们想尝试Snapchat”。IG的Story大成功。

但Thompson说,TikTok的崛起,证明脸书没有学得正确的教训。Snapchat的Stories是个威胁,是因为使用起来,最接近影片,而影片用户会吃掉照片和文字的广告。当然脸书一直有在推影片,还花大钱请专家、名人拍影片。但失败了。从事后诸葛的角度来看,脸书最强的是用户产生的内容,不是专家制作的专业内容,脸书推动影片的方法错了。

公平地讲,脸书之所以要找专家拍影片,是因为业余的影片制作,比照片或是文字创作,有更高的难度,虽然手机上就有镜头,软体也不断在发展,但还是要设计内容和拍摄角度,影片上传就是没有拍照上传那么容易。而且脸书是社群网络,分享的对象是朋友,不是不知名的大众,影片要变成病毒般的散播,还有这个隐私设定问题要克服。

于是TikTok的崛起,就势所难挡。

美国要认真看待中国的企图

在搞抖音/TikTok之前,字节跳动的热门产品是“头条”。脸书一开始是社群网络,后来才发展出feed和演算法。但头条一开始就是feed和演算法,而且这个演算法是人工智慧/机器学习的演算法,头条不断地在学习你想看什么,你看越多,内容就越接近你的喜好。而且头条的产生的新闻内容,还可以跳过大部份的新闻审查问题,机器学习的演算法,给你看的都是“乾净”的内容。字节跳动成立抖音后,把头条的演算法,弄到短小影片上。除了在制作影片上,比YouTube或是脸书容易外,抖音还有一个强处,他们不是社群网络。一开始,影片就是全网公开,分享出来的内容,就是面对全世界。这又会回馈到机器学习的演算法,越多的影片给机器学习你的喜好,就会学得越好。看抖音,会上瘾,不是没有原因的。字节跳动买下Musically,把服务并入TikTok后,TikTok就完全照抖音的方式演出。

Thompson特别指出美国也有人注意到小影片的重要,比如说好莱坞名人Jefferey Katzenberg(梦工厂SKG里面的K)搞的Quibi,但他们没有看懂这个用户自制影片的趋势,而想要找专家拍。这个是放弃新时代大数据人工智慧的功能,回到旧时代靠专家挑选的逆势而为,当然不能成功。

抖音/TikTok虽然在世界爆红,但身为中国公司,自然地要被捲入这个美中的新冷战。

Thompson谈美中战争的一个重点是,美国要认真看待中国的企图。而且,这战争不是美国先开枪的,中国很久以前,禁止美国科技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就开枪了。美国人在对中关系上,太常自我中心,“所有事情都是美国说什么,美国做什么,把中国当成局外人”,因此不把中国当真。但中国要中兴,恢复过往荣光,一直是中国的目标,而中国共产党深信马克思主义是让他们达成这个目标的手段,西方的自由价值,对中国的目标来说,是相敌对的。

所以共产党一直在进行与西方的意识型态斗争,因为西方的价值观,才是共产党生存的最大威胁。“这也是为什么,对中国来说,仅仅把脸书、推特等西方社交网络封锁在中国之外是不够的。中国还需要西方的组织,像是NBA,在推特上做内容审查。”“中国不只在抵抗西方的自由理念,更在寻求施加他们自己的价值观。”

如果没有从这样的观点了解中国,就会糢糊了打TikTok的重点。

TikTok定会为中国共产党政府利用

TikTok有搜集用户资料。现在的手机和电脑,因为设计的关系,都把应用程式的区隔做的很好,不太容易取得最核心的个人资料。但这不代表TikTok没有搜集资料,位置、IP、使用资料等,TikTok都有在收集,一如脸书。但这也是一些评论家搞错的重点。重点不是搜集的资料是不是比脸书多,而是TikTok是中国公司,而脸书是美国公司。美国是法治的国家,除了司法的力量控制脸书的行为外,还有民意机关的监督。但TikTok的祖国是中国,依据中国的法律,字节跳动得应政府要求,而交出资料,这是一个没有公开透明的程序,更何况,这是一个和西方正在斗争的政府,再多的保证,也没有阻挡共产党的能力。

 

  如果中国正在和西方进行意识型态的斗争,TikTok的科技,定会为中国共产党政府利用。

中国自古以来,就以搜集人民资料为统治的手段,科技只是让威权统治如虎添翼而已。

而如果中国正在和西方进行意识型态的斗争,TikTok的科技,定会为中国共产党政府利用。Thompson特别提到不久前的一个新闻。川普在奥克拉荷马州的造势场合,据说票先被一大堆小朋友给订走了,造成体育馆空空荡荡的窘样。而这些小朋友是怎么被动员的?K-pop粉丝和TikTok用户。我们不知道TikTok是不是有人为的操纵,故意让川普难看,但“TikTok对造势活动有这样的影响力,就该让所有从事政治的人害怕。”

资料安全最重要

TikTok在言论审查上,本来就前科累累,绝对是无法相信他们的任何保证。重点在于,美国要把中国当真。共产党讲得这么清楚,做得这么明白,他们就是要控制资讯的流通,怎么可以轻易放过TikTok。“该是认真地,并且照字面上意义,来好好对付中国的时候了。”

Thompson最后开出政策建议。

资料安全最重要。任何有处理国家安全、智慧财产的机关,要先禁员工使用微信。如果Zoom不把运作,从中国搬离,也要禁止这些机关使用Zoom。

然后,字节跳动绝对不能再拥有TikTok,最好是卖给非中国的公司或是个人。因为TikTok能挑战脸书的独霸,所以也不能卖给脸书。禁TikTok也不好,因为就会让脸书的Instagram Reels,这个抄袭品捡了便宜。如果字节跳动不卖,美国政府要考虑用CFIUS,回溯管理Musical.ly卖给字节跳动的审查,或者是由国会启动“国际紧急经济法令”,禁止Musical.ly的出卖。

对中国共产党的警觉心,没有人比台湾更高,也因为有这个警觉心,所以挡住了冠状病毒的入侵。也许Ben Thompson住台湾久了,所以也比大多数的美国人,对共产党更警愓。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全世界都要把共产党讲的话当真。

这是战争,TikTok已经被扮成木马推了进来,当斩则斩,不要犹豫不决。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