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越来越孤独的沙皇 民意危险下降

2

2020-07-24 00:06:17  法广 

 

Poutine-2.jpg

法国历史学家和评论家尼古拉-巴维莱兹(Nicolas Baverz)7月23日在法国《观点》周刊撰文指出,弗拉基米尔-普京用尽办法留住权力,却积累各种错误,没有看到自己的民望正在危险地下降。

巴维莱兹是研究托克维尔的专家。他说,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和习近平一样,都利用美国的隐退和民主国家的分裂,公开推行自己的事情,不再隐藏。于是,2020年标志着上帝和沙皇制回归俄罗斯宪法。普京曾是俄前总统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1999年指定的接班人,当时他完全不为人知。现在,弗拉基米尔-普京打算主宰俄罗斯的命运,直到2036年他84岁。他能这样做,是因为修改了宪法。这个修宪法案7月1日在一场欺诈性的公投结束时,以78%的选票获得批准。该法案授权普京可以在2024年和2030年再次当选总统。

民主专制混合

这篇文章说,弗拉基米尔-普京从未像现在这样拥有如此绝对的权力。他领导的“民主专制”(démocrature)混合体,已成为一切独裁者的标杆。然而,普京也从未像现在这样脆弱:对Covid-19疫情的灾难性管理让他失去了俄罗斯公民的信任;他与沙特阿拉伯的较量,导致油价暴跌,加剧了经济危机;他为帝国梦而进行的过度外交和军事干预,阻碍了国家现代化。这一切正在损坏普京的民意。

该文指出,Covid-19流行病引发的前所未有的危机,似乎强化了俄罗斯“民主专制”原则的取向。全球化的内破裂和多边主义的瓦解,都加速对1945年以来的国际秩序的质疑。国家和边界的强势回归,显示其选择“稳定高于人权”的垂直权力体制的正当性。中国与美国的新冷战导致战略风险急剧上升,为他基于军事力量的帝国主义政策提供了合理性。由此回到亚历山大三世的格言:“俄罗斯只有两个盟友:自己的军队和舰队”。该文说,最后,大部分民主国家,特别是美国,在疫情和经济与政治冲击面前变瘫,证明民主国家的危机确实严重,也加重了对民主衰落的赌注,验证那些支持民粹,增加网攻和在社交网络操纵民意,攻击民主制度的策略有效。

疫情最大输家之一

这篇文章说,但是,与中国相反,俄罗斯是这次冠状病毒疫情的最大输家之一。该国对疫情失去了控制,特别是在大城市,如果从医护人员超高死亡人数来看,俄罗斯疫情死亡病例肯定超过官方报告的12500人。由于人口和卫生系统的崩溃,俄罗斯的情况非常严重。与此同时,俄罗斯的经济遭遇重创: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暴跌三分之一,十分之一的人失业,40%的人收入直线下降。因为俄罗斯缺乏真正的复苏计划,预计在2022年之前情况不会恢复。现在,俄罗斯经济面临着苏联式的长期停滞威胁,原因是生产率低,对石油天然气的依赖严重,尝试多样化的系统性失败。

忽略Covid-19病毒

该文写道,普京的责任与川普或博尔索纳罗等民粹主义领导人一样,直接跟这场灾难有关,这次灾难与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灾难有很多共同点。普京操持的事情,从操纵修改宪法确保自己担任一辈子总统,到纪念战胜纳粹德国75周年,再到通过使用武力在欧洲和中东扮演首要领导角色,唯独忽略冠状病毒疫情。他在疫情初期反应迟缓,然后优先保持经济社会活动,疫情失控后,他把责任推给各地方省长,但没有给他们追加资源,让莫斯科市长谢尔盖-索比亚宁(Sergueï Sobianine)充当抗疫领袖。

错上加错

在低估冠状病毒疫情的错误之上,普京又犯了一个大错,那就是,他在全球纷纷进入隔离之际,与沙特阿拉伯在石油市场上角力,结果输得一塌糊涂,油价暴跌到16美元一桶,耗干俄罗斯的财政资源,使他无法落实一项撑经济的方案,并且被迫调整对外干预行动,特别是在利比亚的行动。最后,俄罗斯不得不承认沙特的权威。沙特后来通过放宽生产配额,引导石油价格逐步回升。

该文还说,俄罗斯出于政治动机对意大利和塞尔维亚提供的卫生援助,以及猖獗的腐败问题,都进一步破坏了普京的声望。如今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俄罗斯人还对他抱有信任。继2011年以来的中产阶级抗议活动,2018年养老金改革引起不满,捍卫环境运动,反对无休止战争的批评,现在是冠状病毒疫情,在日益孤立的政权,和越来越难控制的社会之间,划出一道深沟。

个人崇拜 两个困局

对普京的个人崇拜,掩盖了一个政权的两个困局,其一是,这个政权的唯一逻辑是延续一个人的权力;其二是,越来越依赖与中国建立伙伴关系的国际处境。这个非常不平衡的伙伴关系,对中国有利。中国在西伯利亚取得突破,也在那些被新丝绸之路吸引的前苏联盟国取得突破。

该文说,在这个大国的言辞中,俄罗斯的衰落比美国更快,更深。因为世界越变化,俄罗斯越陷于双头鹰所象征的矛盾中。它的强权政治和帝国野心与一个破坏社会和压迫本国公民的专制国家相抵触,也与一个依赖输出资源的经济相抵触。俄罗斯的战略是根据它对西方的战争而定的,西方又是它梦寐以求的归属。因此,弗拉基米尔-普京的神化,可以概括为沙皇专制和苏维埃主义的最糟糕结合体。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