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船调头,中国走向“王莽模式”

1

上报 于

美国自我清算50年前的亲华路线,而中国在新世纪,却是一直直路走向王莽模式,压力将来会越来越大。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总统图书馆暨博物馆”前面,发表美中关系新定调。尼克松任内,在知名 China Hand 季辛吉协助下与中共接触,那就是选址也充满了 political symbolism。

尼克松跟毛泽东和周恩来直接谈话,开始了联中制俄的大战略;即使尼克松后来下台,后来的邓小平也念着他,晚至1979年,卡特做总统,邀请邓小平去美国吃饭,邓还是指名白宫国宴要邀请尼克松。几十年过去,现在美国班农大闹季辛吉是中共代言人,骂他是卖国贼;美国当下四处抓捕隐瞒中国背景的疑似特工;英国法国都开始排挤华为;澳洲英国在香港问题表现积极;加拿大在孟晚舟问题毫不让步;美军和日军在南海演习,美国正式表态不承认南海是中国的势力范围;最近当然还有休斯敦中国大使馆的政治攻防加谍战…

美国攻势如怒涛强袭,地动山摇。一切都是来自尼克松,来自中美合作;当美国不合作,中国的好运就完了,之后要靠自己。是龙是蛇,将很快分晓。

美国或者民主国家,不像专制国家那样高效,好像抗疫也就是各个州的权力,但民主政权可以代价很小地推翻自己以前的政策。因为当时是尼克松掌权,现在是我们掌权。没有甚么祖宗家法要遵守,因为每一届都要选民重新授权。美国可以一边打仗,一边反战;一边保守主义,一边进步主义。这一点中国做不到。民主国家小节粗疏,但主题灵活;专制国家小节高效,但航道僵化。

我们一直听很多中国国内或者海外“华人”舆论说,川普要选举,他只是个富豪、商人,他不会对中国动格。所以第一次选举,中国人反而想川普胜选。川普掌权之后,不断任命反华鹰派。可见中国人对美国人有一种一厢情愿。最近数落川普的波顿、已经离任的前国防部长马提斯、蓬佩奥、彭斯……可谓人人鹰派。在各种时刻,中国人以及港台很多人,都认为中美之间再不满,都不会出大事;当出大事了,他们惊讶一阵,又重回冷静,说几句“没事儿,没事儿”,并且嘲讽英美国家只有一张嘴,不会来真的。这是因为广义的中国人无法想像一个中美脱轨的世界,在这一代人的记忆之中,美国是会无条件需要中国的,所以中国无论怎样做,美国都不会干预。美国就像改革开放一样,是中国人胸前不会摘下的不变勋章。

他们忘记了,改革开放勉强还能说是自己的,但美国可以改变政策,“美国因素”不由中国人作主,而中国恐怕没法想像一个不同以往的、对自己有敌意的美国。毕竟,现在的大局和具体政治环境,都是子那一代继承爷那一代,爷那一代的家山不在了,纨绔子弟能否适应呢?

美国可以一边打仗,一边反战;一边保守主义,一边进步主义。这一点中国做不到。(汤森路透)

自我清算亲华路线

美国自我清算50年前的亲华路线,而中国在新世纪,却是一直直路走向王莽模式,压力将来会越来越大。王莽是西汉末年的儒生,名门之后,是西汉皇家的外戚。他在上位之前,学问好,礼贤下士、为人清廉,名声非常好。后来西汉内忧外患,“五德终始”之说流行,实现了和平的改朝换代。汉帝退位,王莽做了“新朝”皇帝。王莽醉心周朝古学,新政权叫“新”朝,但政策却是激进复古,灵感很明显就来自那句“周虽旧邦,其命维新”的古语。

用今日的话来说,王莽相信社会主义,幻想古世是黄金时代,所以官职、钱币改为周式;复兴井田制,又压抑商业,将盐铁酒等行业收归国有。这些共产式国进民退政策,触犯了天下人利益。天下人以豪强为代表,豪强又以皇族为代表,开始不满,最终也是豪族出身的刘秀推翻了王莽。王在位时,大一统上脑,将匈奴、高句丽、西域诸国、西南地区的王侯降格,外交上侮辱匈奴单于,海内外沸腾,人人都不满,但在王莽看来,也许周朝就是如此,天子就是一个。他用古代的圣王想像,套用于已经十分复杂的西汉末年,那个时候还未有辽朝这样成熟的敌对政权,但各个民族和地区都有实力,不是汉人随便予夺、也不是朝廷随便说甚么都可以。

王莽复古改制之下,外交格局提早崩溃,外交搞不好,马上倾覆了国内。

后来评价王莽,有时都予以同情,有认为他是远古的社会主义者,但书生学者政治,不符现实。他太相信经书中的世界和定理,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太过相信意识形态。在那个年代,东亚充满迷信,迷信亦即沉迷意识形态。王莽用符瑞和五德终始之说上台,之后光武帝也迁就这一套,认为汉是火德,所以要迁都洛阳,可见汉武帝独尊儒术以来,学者自己成了一个世界,这个意识形态的高峰,就是制造了王莽这种理想主义产物。

蓬佩奥在演讲中批评“已破产的极权思想的真正信徒”,也就是等于王莽实在太真心,太相信复古。然而王莽虽然速亡,但他的复古基因,在之后也有人继承。朱元璋也搞很多经济复古政策,醉心于将整个中国化为《四书五经》中的古朴世界;之后同样出身底层的毛泽东,也似乎敬仰朱元璋 (和刘邦),因为出身相像,共产主义的理想世界亦无异于荡清一切的混沌和原始,儒生则幻想古代的简朴刻苦就是道的所在。在上世纪,王莽朱元璋的复古思想,和德国制共产主义,在毛身上奇异地共鸣交织。

毛有固执一面,不断改造社会、又要争共产阵营的理论正当性;但又有蛇一般的灵敏,他接受了美国,他见了尼克松,对苏联的恐惧情结,转化为与美国合作的动力,他没有硬干,也不相信中国能独力大杀三方。毛曾感谢日本,相信也吸收了日本下场的教训。硬干能一时快慰,但日本的下场是吃了原子弹。一旦骑虎,终于难下,只能蛮干。中国现时有山本五十六吗?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