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C
Melbourne, AU
2020-10-09 15:32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新加坡是如何控制住第二波疫...

新加坡是如何控制住第二波疫情的?

1

 

一个开始时新冠病毒控制成功的例子,忽然又迎来了感染人数的激增。新加坡的故事和最近维州爆发新冠疫情的状况惊人地相似。

关键看点:

  • 新加坡每日病例增长300例左右。
  • 第二波最高峰时,每日增长达到了1400左右。
  • 外来务工人员表示封锁影响着他们的健康。

在实施多月的严格措施之后,新加坡已经成功地将二次爆发最严重时日增1426例病例的状况,减少到了每日新增约300例。

新加坡的二次爆发主要集中在流动人口社区。拥挤的宿舍环境令病毒的传播危险而迅速。

流动人口社区中病例刚刚出现时,这些宿舍就被封闭起来从而限制病毒传播到更大的社区范围。

新加坡的其他地方则实行了八周的名为“断路器”(circuit breaker)的行动限制令,来控制社区传播。

“各方面都非常配合限制令,”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戴尔·费希尔(Dale Fisher)对ABC表示。费希尔教授也是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Global Outbreak Alert and Response Network)的主席。

流动人口社区宿舍以外的感染人数很快下降到每天20例左右,之后又进一步下降。

“宿舍区域的爆发还在发酵,每天增加在200例左右,我们还在寻找方法进行控制,”费希尔教授说。

“情况很复杂,规模非常巨大。”

虽然新加坡似乎已经控制住了二次爆发,但一些工人权利维护者认为外来务工者却付出了代价。

新加坡控制二次爆发的方式

由于宿舍区域的封锁,新加坡社区其余人群几乎被完全保护了起来。

被称为“断路器”的行动限制令涉及很多与墨尔本目前封锁中类似的禁令。

生活在新加坡其他地方的人被要求呆在室内,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家办公,餐馆则只能提供外卖。

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卫生系教授张毅颖(Yik-Ying Teo)认为即使是在封城措施放松之后,管控病毒的措施也仍在严格执行中。

“你会被罚款。特别严重的话,一些人(外国人)则因为违反相关规定而被遣返。”

虽然新加坡看起来再次控制住了疫情,但张教授认为如果封锁措施出现疲软,新加坡仍旧会面临风险。

“社会中存在倦怠的迹象,在澳大利亚是这样,在新加坡也是一样,”张教授说。

“如果我们不小心的话,在社区中又或者在流动人口宿舍中,就可能再次出现病例的激增。”

“我们要不断提醒公众对潜在疫情的再次爆发可能性保持警醒。”

外来务工者承受着残酷的封锁

当拥挤的流动人口宿舍中感染数字出现了增长,新加坡政府采取了迅速的行动。

被认为更容易受到新冠病毒攻击的年龄较大的工人被带到单独的隔离中心。

政府保证工人在隔离期间会得到工资,并提供了食物、免费的医疗服务和网络。

病毒检测开展非常迅速,能讲工人家乡话的医务人员也被派到工人宿舍工作。

“这种做法是出于对死亡率而不是感染率的重视,”费希尔教授表示。

卫生和人力资源部主导了这项工作,他们将所有医院和很多社区医生都派往提供医疗服务。

“每一个大的宿舍都有一个每天运营的诊所,这会让人们保持平静,给他们提供所需要的照顾和关怀,以及进行良好的沟通。”

但一些维权人士和外来务工人员却表示封锁措施是非常致命的。

劳工组织“客工亦重”(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组织副主席欧伟鹏(Alex Au)称一间房间通常居住10到12人,“有时甚至多至16到20人”,隔离措施非常教条,人们必须一天23小时呆在室内。

“这和罪犯的待遇差不多了,然而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欧先生说。

一位28岁来自孟加拉的仍在隔离中的男性工人表示他与另外13个人一起共用一个房间,并且不能出门。

他说虽然政府保证工资一定会有,但他并没有收到全额工资,而且很担心还债的问题。

“我还需要钱给我的家里人买药,”他说。

并不只有他一个人对此表示了担心。一些人还很害怕如果政府方面的钱用完之后怎么办,他们中很多人都需要给家里人寄钱。

“他们对此非常严格苛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还会继续这么苛刻,”欧先生表示。

而张教授则认为政府在困难时期的做法应该获得表扬。

“我认为新加坡在新冠疫情期间针对流动人口的政策是全球最好的政策之一了。”

ABC尝试通过电话、推特和网站表格联系新加坡人力资源部门,但是没有收到回复。

新加坡正为阻止第三次爆发做准备

随着第二次爆发得到控制,新加坡正在不懈余力的消除再次爆发疫情的可能性。

政府正派遣专家预测潜在的,可能导致病毒再次“泄漏”的“弱点地区”。

老人院和监狱被认为是新冠病毒再次卷土重来的高风险地区。

“之后的弱点地区不会是我们已知的区,”张教授表示。

张教授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团队正在研究性工作者是否会造成之后病例的增长。

“各国都需要通过透明的方法发现他们的弱点地区,”他说。

“让大家积极参与寻找潜在的弱点地区,要比大家一起等着下一次爆发强得多。真到了再次爆发的时候就太晚了。”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