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名企业家谏言北京当局开放互联网遭封杀

1

VOA 于

Profile photo, opens profile page on Twitter in a new tab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中国企业家谏言开放互联网遭封杀
中国企业家谏言开放互联网遭封杀
中国一知名企业家呼吁中共当局进一步开放国际互联网,在获得“实实在在的”经济好处的同时,能“打碎美国封锁TikTok的正当性”,并在争取盟友的外交战和舆论战上取得优势。不过,分析人士认为,这个开放互联网的呼吁对习近平来讲,是与虎谋皮,中共当局不可能进一步开放可能对其统治造成致命威胁的互联网。

中国一知名企业家呼吁中共当局进一步开放国际互联网,在获得“实实在在的”经济好处的同时,能“打碎美国封锁TikTok的正当性”,并在争取盟友的外交战和舆论战上取得优势。不过,分析人士认为,这个开放互联网的呼吁对习近平来讲,是与虎谋皮,中共当局不可能进一步开放可能对其统治造成致命威胁的互联网。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二(8月4日)在白宫记者会上表示,他限期微软或任何美国公司在9月15日左右之前完成收购TikTok的谈判。此前,特朗普表示,出于安全方面的原因,美国将禁止TikTok。

TikTok的安全风险

美国要求中国科技公司字节跳动出售“抖音”海外版TikTok的理由是该公司收集的个人数据可能被中共当局利用。特朗普说,TikTok虽然是成功的公司,但是与华为一样,美国不能接受它们带来的安全风险。

不过,TikTok表示,美国用户的数据存储在美国本土,备份在新加坡,其数据中心位于中国境外,不受中国法律的管辖。但专家指出,中国现有的法律可能会迫使字节跳动等中国本土公司将数据交给中国政府。

视频分享应用程序TikTok在美国,尤其是美国的年轻人中非常受欢迎,据称现在美国的活跃用户超过1亿人。

梁建章:以牙还牙正中美国下怀

面对美国出于安全原因要禁TikTok,中国知名的企业家、携程旅行网共同创始人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日前呼吁当局以进一步开放国际互联网来抗衡美国封锁中国高科技企业在美国的运作。

梁建章在网上发表文章说,面对美国部分政客近期又接连发表敌视中国的表态,扬言要封锁WeChat和Tiktok等等,“如果我们只是简单采取以牙还牙的策略,同样实施排外和封闭的策略,反而会正中美国的下怀。”

2011年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的梁建章建议中国当局要采取进一步加大开放互联网力度的对策,在各方面加强对外合作的力度,更加欢迎外来的投资,顺势取得经济和国际形象上的制高点,提升经济的软实力和硬实力。

他还表示,美国要封锁WeChat和Tiktok,“我们也完全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开放谷歌和其他国际主流互联网网站,使得中国拥有更开放的国际互联网环境。”他说,这样做不仅能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包括开放国际互联网有利于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新,有利于中国企业和商品开拓国际市场,有利于吸引全球人才,而且能彻底揭破美国所谓的“自由和法治”的虚伪面纱,“其打压中国的正当性也就荡然无存”,从而能取得“外交战和舆论战”的优势。

梁建章说,中国开放互联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加以监管”,用法律手段屏蔽一些热门的高度敏感的词,“这样控制的正当性会大幅提高,毕竟要比美国完全封闭WeChat和Tiktok要开放很多。”

胡平:开放互联网是中共承受不了的风险

旅居纽约的中国政论家胡平说,美国是个民主法治、媒体自由的国家,长期以来中国媒体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入,但是中共当局对美国媒体进入中国却一直严密审查和监管。现在美国要禁TikTok事出有因。首先,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其次,美国媒体在中国受到不公平、不对等的待遇。他说,梁建章提出在美国屏蔽TikTok时开放国际互联网,让美国公司谷歌、脸书等进入中国,以此来否定美国“打压中国的正当性”的呼吁,中共当局不会采纳,因为完全开放国际互联网给中共带来的风险太大。

他说:“但是我觉得,当局还是不会采纳,因为这样做太麻烦,成本太高,还不如干脆一封了之,根本不让你进来,这不是更省事儿吗?”

胡平指出,即使中国开放谷歌、脸书、推特等进入中国,中国当局仍然会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来监管,过滤、屏蔽和审查内容,给这些公司在中国的运营制造障碍。

中国在二十世纪初曾经允许谷歌等美国公司进入中国,但是谷歌在2010年该公司进入中国四年后,因为拒绝接受中国当局对其搜索内容的审查和监管,最后决定退出中国市场。

习近平算的是政治账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梁建章呼吁开放国际互联网是以中国整个经济大盘的公心、公利为出发点,包括企业家对经济发展的期盼,老百姓从发展中能获得的利益,信息渠道多元等,他算的都是经济账。但是他的这个初衷,对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来讲,到头来还是鸡同鸭讲,与虎谋皮,因为习近平算的不是经济账,而是政治账,包括美中贸易争端,大撒币外交等等,而这个政治账归根结底不是为了中国人民,而是为了他长期牢固掌握最高权力,定于一尊。

他说:“在互联网这个领域里,作为习近平和他的班底,开放互联网涉及到政体安全,政治安全,意识形态安全。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与虎谋皮的,那样做会要他的命的。”

夏明表示,美国威胁要禁止TikTok在美运营,除了安全和对等的因素以外,是要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分开对待。他说,美国当局过去称习近平是中国国家主席,现在改称他习近平总书记,以此表明习近平代表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国人民。他说,美国希望,通过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切割,来寄希望于中国人民朝着民主法治普世价值的国家进行改革。

口子一开,三个月变天!

北京的权利活动人士胡佳认为,梁建章建议开放互联网,与中共当局耗费巨额人力财力物力封锁互联网,限制人民自由地获得信息权利的“治国国策”背道而驰,不仅在政治上是幼稚的,而且其“人在曹营心在汉”的立场,也会招致中共当局的排斥。他说,如果中国开放谷歌自由进入,就无法完全阻止中国人民获得过去被“拒之门外”的大量敏感信息,包括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人权律师高智晟等等。他说,中国人民一旦掌握了真实的信息,中共就不能再一手遮天,不能再以虚假信息蒙骗愚弄百姓,中共的政治生命将危在旦夕。

他说:“中国如果自己开放互联网,信息能够大行其道的话,那么各种各样的视频就可以满天飞了,各种各样的原来的(被认为)错误的价值观的信息就能够自由的流动。正如一个中共官员曾经说过的那样,如果这个口子一开的话,三个月就可能变天。开放互联网,信息能够百分之百地自由地流动的话,就会把中共专制的大厦冲垮,这对中共来说是万劫不覆的,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历史的潮流推着它,那时离这个体制的崩溃,也就近在咫尺了。”

君子谏言被党国封杀

梁建章的文章仅提到开放互联网在经济上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并没有涉及到更广泛的民主、法治、宪政等政治敏感字眼或议题。尽管如此,他这篇文章目前已经在中国防火墙内的互联网上被封。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此举显示中共绝对不会顺应民意,进一步开放国际互联网。他说,在习近平主政下,中共改革突然刹车,换成倒档,其原因在于,中共意识到,如果改革继续推进,经济的多元化,公民社会的成长,人民对政治参与,对自由,对多元的追求,中国社会就会变成一个党国无法控制的社会。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