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C
Melbourne, AU
2020-10-30 03:36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二战结束75年 至今仍深刻...

二战结束75年 至今仍深刻影响着澳大利亚

2
2020年8月15日 ABC NEWS

ABC Radio National

8月15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事结束75年纪念日。75年前的这一天,日本向包括澳大利亚及其新的超级大国盟友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投降。

随着我们距离这些事件越来越远,无论是文化上还是时间上,即使像这样的里程碑周年纪念日也可以轻易流逝。

但是二战对太平洋地区的影响直到今日仍然能够被看到和感受到。

当年日本占领了英国在新加坡的港口并俘虏1.5万澳大利亚士兵,很明显,大英帝国已经不再能够保护其亚太地区的领地。

短短几天内,日本入侵了太平洋岛屿,袭击了亚洲更多地区,并轰炸了澳大利亚大陆。

哪些二战事件导致了澳新美安全条约(ANZUS)同盟

  • 1941年12月7日:日本在珍珠港轰炸美国舰队
  • 1942年2月8日至15日:新加坡沦陷入日本之手
  • 1942年2月16日至19日:日本袭击了菲律宾、马来亚、泰国、关岛、吉尔伯特群岛和香港
  • 1942年2月19日:日本轰炸达尔文
  • 1942年5月31日:日本潜艇进入悉尼港
  • 1945年8月6日至9日: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了原子弹
  •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二战太平洋战事结束
  • 1951年9月1日:澳大利亚、美国和新西兰签署澳新美安全条约同盟

这些事件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后来我们跟随美国派兵阿富汗和伊拉克,为什么我们如此密切关注中国在做什么,自1940年代以来我们的经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甚至能解释我们多元文化人口的构成。

我们问了三位澳大利亚外交政策专家,为什么二战周年纪念日如此重要,以及二战如何继续塑造澳大利亚。他们是这样说的。

“与美国结盟是我们基因中的一部分”

“就目前而言在澳大利亚,从丛林大火到COVID-19我们经历了许多灾难,澳大利亚人从未感到如此不安全,”纳塔莎·卡萨姆(Natasha Kassam)说。她通过研究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院的年度民调(Lowy Institute Poll)来了解全国公众的想法。

“如果您在想什么时候[人们的]国家不安全感可以与今天相提并论,那么我认为您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

“因此,今年的周年纪念日甚至比过去的更加重要。”

卡萨姆女士曾参与澳大利亚的外交事务,曾在中国和所罗门群岛担任外交官。

她发现我们的不安全感回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水平,但她说,有一种情绪一直很稳定,那就是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对我们与美国的结盟持正面态度。

她说:“如果你研究一下洛伊年度民意调查,你会看到当中的一致性,即使澳大利亚人对现在谁主白宫深有愤世嫉俗之感。”

她说,今天,由澳大利亚、美国和新西兰在战后签署的澳新美安全条约同盟(ANZUS alliance)在全国民众中产生“更多不同的反应”。

她说,部分原因是因为在最近的历史中,这“导致澳大利亚军队被派往海外以支持这种关系”。

卡萨姆女士说:“在没有经历过冷战的澳大利亚年轻人中,人们存有更多的怀疑态度,在他们生活的年代,对于这一同盟的记忆是伊拉克战争爆发,美国的运作也出现了问题。”

“相比之下,年长的澳大利亚人记得二战结束时存在的威胁。他们记得冷战和这个同盟为保护澳大利亚免受这些外部威胁而卷入其中。”

 “同盟使我们有发言权并平衡军事力量”

美国研究中心(United States Studies Centre)的约翰·李(John Lee)是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的高级顾问。

他说,我们与美国的同盟“赋予我们原本在该地区能获得的强大得多的地位和影响力,因为毕竟,我们不是太平洋地区的一个大国”。

他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意识到它需要在太平洋地区拥有更加活跃和持续的存在”。

他说:“由于军事技术的进步,我说的是远程轰炸机、导弹、核武器,美国需要有能力成为我们现在所说的’前瞻性部署‘,基本上是永久存在。”

“这是组成同盟决定的基础。”

但是李博士说,拥有一个超级大国的盟友有时会是困难的,“因为总是存在着实力不平衡”。

他说:“我们并非不同意美国想要的最终目标。我们不同意的是美国的策略或方法。”

“相比中国,是的,我们希望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但最终我们从根本上不同意中国想要的目标和结果。”

他以“一带一路”和南中国海局势为例,他说,这些举措是中国为中国的利益而设计的,而不是为该地区的利益而设计的。

李博士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澳美同盟为今天的太平洋地区提供了军事平衡。

他说:“现在,中国每年在军费上的支出要超过整个东亚、东南亚和南亚。”

“因此,基本上没有美国,就没有平衡。

“这也意味着中国在对澳大利亚实施实际威胁之前将要三思而后行,而对东南亚许多国家却并非如此。”

“新同盟,新信心”

前陆军总司令彼得·莱希(Peter Leahy)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与美国同盟产生了许多积极的社会和经济影响。

他说:“首先,从孟席斯总理到科廷总理,结盟关系从与英国结盟变成与美国结盟。”

“脱离旧世界的英国使澳大利亚有了新的信心,可以作为自主的参与者在国际上特别是在太平洋地区参与事务。”

莱希教授从2002年至2008年担任陆军总司令,参军37年。他现在是堪培拉大学(University of Canberra)国家安全研究所(National Security Institute)所长。

他说,澳大利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不仅成为一个更加独立的国家,且拥有最大超级大国作为军事盟友,而且澳大利亚还得以享受到战争结束带来的经济和文化利益。

他解释说:“更有信心意味着我们在经济上开放。我们从食品生产转向制造业,并开始与所处地区及其他地区进行贸易。”

“第二次世界大战也使澳大利亚成为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战后几年带来了新的移民潮,首先是来自被战争摧毁的欧洲国家的移民,然后是来自越南和韩国等亚洲国家的移民。

“澳大利亚从中受益颇深。”

他说,澳大利亚人也从“最伟大的一代”人(the greatest generation)的努力中受益匪浅。

他说:“德国和日本对全世界的自由构成了严重威胁,那一代人为我们今天享有的这些原则和自由而战。”

在承认二战对澳大利亚产生了巨大影响的同时,他也表示:“我认为回头看时不觉得这好像是塑造澳大利亚的唯一事件也不为过。”

他说:“回顾过去是件好事,但还有很多其他事件也影响着我们。所有这些都是交织在一起的。”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