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低下?但有丰富的矿产…澳大利亚经济谈不上繁荣,也说不上萧条

5
2020年08月19日 9:23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前 言

长期以来,澳大利亚是一个富有争议的国家。

作为一个缔造神话的国家,澳大利亚书写了最长时间无经济衰退的历史。同时,作为一个令人向往的国度,澳大利亚是世界上第八大富裕的国家。

然而,作为一个“骑在羊背上的国家”,澳大利亚被指经济结构简单,依靠原始未加工的资源出口。

同时,作为一个骨子里还是西方思维的国度,澳大利亚又广泛受益于移民(主要是中国)所带来的红利,长期游走于东方文明和西方民主的“夹缝中求生存”。

如果说美中贸易冲突本身不足以重塑全球供应链,那么新冠疫情的来袭则可以近乎肯定地缓解全球贸易的紧密程度。

另外,伴随中国“大国外交形象”的崛起,澳大利亚经济似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何以抉择成为了当下令人头痛的问题。

1

澳大利亚被指人傻钱多

继上个世纪的经济大萧条以来,澳大利亚凭借丰富的矿业资源和地产开发一路高歌猛进,打破了由荷兰创造的经济记录,成为史上连续无经济衰退历时最久的国家。

然而,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总能听到这样一种声音,即澳大利亚经济谈不上繁荣,也说不上萧条。

总之,眼下的经济令人沮丧之余,也让人觉得怪异。

一些人士指出,从很多方面而言,澳大利亚是一个“懒惰”的西方国家,具体表现在经济增长疲软、生产力低下、央行无能、政府缺乏改革的有效办法……。

我们不仅拥有全球最高的家庭负债,当前的经济增长又完全归功了移民的红利。

但是,繁华的背后都是沉重的代价,其中就包括不堪负担的房价。

同时,近期发布的《哈佛经济复杂性地图集》(Harvard Atlas of Economic Complexity,注:哈佛的一个研究与数据可视化工具)又给了澳大利亚一个终极侮辱。

按照经济复杂性排名,澳大利亚位列第93位,低于塞内加尔和巴基斯坦。不少人直言,这个排名真丢脸!

与之相反,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这一排名从全球第51位上升至第19位。

所谓的经济复杂性指数是用于衡量国家出口结构多样性和复杂性的重要指标。

哈佛大学的数据明显暴露了澳大利亚经济体中存在的矛盾,即澳大利亚虽然是全球排名第八富有的国家,但是出口结构却和落后的非洲国家——安哥拉相似。

按照净额计算,出口海外市场的商品中,矿产和能源占到了大约70%。如果加上食品、酒类、羊毛、旅游业和金属产品,这一数据激增至99%。

尽管澳大利亚高科技企业中不乏成功的案例,如软件供应商Atlassian、血液制品巨头CSL等,但是,相对于总出口而言,澳大利亚可以说不向海外市场提供任何需要加工的东西。

于是,澳大利亚被指“人傻钱多”,虽然富有,却似乎变得越来越愚蠢。

2

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今年6月,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再创新高,达到146亿澳元。这也是澳大利亚连续30个月对华实现贸易顺差,达到82亿澳元。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评论,即澳大利亚非常依赖中国,或者澳大利亚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了“中国”一个篮子里。

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如今在它的出口总额当中占了32.6%。

针对突如其来的新冠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关闭,澳大利亚本财年的联邦预算赤字将达到1850亿澳元,几乎占GDP的10%。

预计到明年6月,联邦政府债务总额将从2019年预算的5600亿增至8510亿澳元,对经济造成的冲击仅次于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

于是,这场危机暴露了政府保护下行业缺乏竞争力的问题,以及联邦政府依靠外资的脆弱性。

今年3月和5月期间,澳大利亚有 87万人失业,另有100万人减薪。7月最新的失业率攀升至7.5%,为1998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于是,一些经济学家指出,眼下我们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变得前所未有。

毕竟,不能永远实施工作补贴(JobKeeper)。同时,JobKeeper自身并不能创建所需的数百万个新工作。另外,政治上也不允许政府通过疫情后时代的紧缩政策来偿还债务。

由于政府干预的规模过大,澳大利亚政府究竟需要花多少钱似乎还没有定论。

然而,有一点可以肯定,即澳央行行长Lowe所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负债总需要有人来买单。

如果生产力下降的趋势没有得到扭转,就不能保证经济的增长速度快于我们债务成本的增长速度。

从这一角度而言,澳大利亚的确十分依赖中国市场。

然而,从政治层面而言,澳中两国还是存在根本意识上的差异。

有人说,澳大利亚骨子里还是一个西方国家。

伴随中国经济实力的崛起,“大国姿态”开始展现,两国政治上也开始越走越远,继而累及经济。

克里斯·凯利(Chris Kelly)是澳大利亚本土一名大麦农场主。

他说:“在过去,我们都很喜欢中国人,爱死他们了。澳大利亚每个种大麦的人都喜欢中国人,因为他们让我们富了起来。”

去年,澳大利亚生产了超过800万吨大麦,用作酿啤酒和做猪饲料。中国买下了当中超过一半,并且付的还是高额溢价。

但是,事态随后迅速发生变化。

年初,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加征80%关税,随后又发生了暂停牛肉进口、警告学生/游客不要前往澳大利亚等……。

对于澳大利亚经济而言,可以说眼下走到一个十字路口。

3

十字路口的澳大利亚经济

过去几十年,全球贸易急剧增长。

在这个过程中,澳大利亚无疑是受益者。

然而,如果说去年美中贸易冲突本身不足以重塑全球供应链,那么新冠疫情的来袭则可以近乎肯定地缓解全球贸易的紧密程度。

麦肯锡(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最近的一项研究估计,16%-26%的出口(约占企业全球采购额的四分之一,按2018年美元计价值2.9-4.6万亿美元,或4.1-6.4万亿澳元)可能“正在松动”。

简言之,这些商品的生产不是转移至国内本土生产,就是转移至新的地点。

穆迪(Moody)本周分析也得出了以下结论,即新冠的全球大流行加速了全球贸易关系的根本性转变。

供应链将变得更加稳健、更加分散、并且更加注重区域性。

波士顿咨询集团也于上月底发表了自己的分析报告。据其估计,今年全球贸易将减少3万亿美元(从18万亿降至15万亿美元),直到2023年才回恢复至2019年的水平。

换言之,贸易流动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额可能会下降,而美国、欧盟、印度和东盟之间的贸易额则会相应增加。

同样,澳大利亚的贸易模式也可能发生巨大转变。

一方面,澳大利亚与日本和韩国之间的能源煤贸易下降;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与中国和印度之间的铁矿石贸易持续增加。

全球贸易和全球化的未来形态对全球经济和地缘政治稳定至关重要。

一开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所有人(特别是中国)发起了贸易战。随后便是新冠病毒的全球爆发;再到近期,美中关系进一步出现恶化。

考虑澳大利亚贸易风险敞口,这种情况对澳大利亚尤其重要。

波士顿咨询集团表示,在全球化加速发展的过去20年中,制造业占澳大利亚GDP的比重已从13.8%下降至5.6%。

本土制造业的大幅减少让澳大利亚几乎所有行业的企业和消费者都依赖进口增值产品。

在报告中,波士顿咨询集团称澳大利亚为全球供应链的“最后一站”。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大流行对供应的影响如此之快,如此之重。

显然,从新冠大流行的经验来看,针对药品、医疗设备、以及卫生有关用品的供应,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国家都将从此寻求更高的安全性。

中美之间针锋相对的冲突日益加剧,又加上美国大选在即,无论是出于国家安全,还是大选造势,中美之间的这种情况在11月份之前都不太可能减弱。

然而,作为美国的盟友和西方经济体松散联盟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又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国。一方面,中国是澳大利亚矿业资源的最大客户;另一方面,我们的农产品以及很多成品也主要出口中国市场。

因此,在新冠疫情大流行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影响之上,澳大利亚所面临的风险最大。

全球贸易流动和关注点从“即时(just in time)”采购的效率转向供应链的弹性和国家安全。

4

澳大利亚并不孤单

然而,在这件事情上,澳大利亚并不孤单。

据穆迪估计,中国占发达经济体进口总额的20%至25%。其中,美国、欧盟和日本从中国的机械进口占40%。美国、日本和韩国从中国的抗生素进口占比25%。

毫无疑问,重建这些供应链,以推动供应来源多样化、或者实现“重新在岸生产”不仅极具破坏性,而且成本很高。

对于这些威胁,中国也无法幸免。

过去十年间,中国持续努力在减少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继而提高了从巴西进口铁矿石的份额。然而,即便如此,中国获取自然资源的途径依然高度集中。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仍占中国铁矿石和精矿供应的59%。另外,中国也受到某些技术进口的影响。以计算机芯片为例,中国在2018年进口了3120亿美元。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许多全球供应链网定点的作用正在发生显著变化。

一方面,随着中国日益变富。中国的目标也自然更为雄心勃勃,旨在成为提高价值,占据全球技术领导地位。这样一来,既往低成本生产商的地位已被其他地区所取代。

另一方面,早在中美贸易冲突和新冠大流行爆发之前,中国产品受全球贸易和市场开放影响的弊端业已存在。

虽然庞大的国内市场给其提供了一定的缓冲,但全球贸易的萎缩给中国造成的伤害,甚至超过其他任何主要经济体的伤害。

进言之,各国已经对新冠疫情暴露的脆弱性做出了重大回应。

例如,美国和日本已将数十亿美元的刺激计划用于激励企业在岸生产/采购关键产品。

麦肯锡指出,今年前三个月,货物贸易已经下降了13%。由此可以得出一个合理的结论,随着疫情的全面影响变得更加显著,全球货物贸易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随着公司重组供应商网络,五年内全球产品采购的四分之一将出现“大搬家”。

另外,报告也指出,环境和全球经济的变化正在增加企业遭受冲击的频率和程度。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发生了40起天气灾害,每起事件造成的损失超过10亿美元。

平均而言,目前破坏性事件每3.7年发生一次,最极端事件造成的经济损失一直在上升。麦肯锡预计,每十年平均损失一年利润的40%以上。

在过去30年中,贸易的全球化加速发展,当时贸易的增长速度是全球GDP的两倍以上。

然而,这一增速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有所停滞,现在却在明显减速。同时,伴随新冠疫情的出现,再加上经济大国之间的贸易冲突,全球供应链重新设计并不是在痴人说梦。

全球贸易的初衷是改善发展中经济体大量人口的生活,同时降低发达经济体中商品的价格。然而,整个全球化过程无论是对全球,还是对单个经济体均产生了重大影响。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影响显然并非全是积极、正面的影响。

结语

虽然澳中外交关系变得紧张,但两国关系的经济逻辑仍然存在。

然而,地缘政治秩序的破坏意味着,澳大利亚在获得更多权利的同时也消耗着从中国发展获得的红利。

疫情之下,澳大利亚人遭受了巨大的健康和经济冲击。澳大利亚人民的生活不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对未来前景的希望也还是变得渺茫。

为了“灭火”,政府透支着未来的资金。但是,为了实现澳大利亚人期望的繁荣和安全,眼下似乎需要更多的政治和国家意愿。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