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微信在澳洲,封禁还是松绑?

4
2020年08月21日 11:28

来源:SBS普通话

 

墨尔本居民Winson在微信群内谈论被捕的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的数小时后,发现自己的微信账号被封了。

在微信平台向Winson发出的通知中说:“你的微信账号违反了用户协议,已被禁止登陆”,并建议他在8天之后,即8月19日向平台再发出解封请求。

Winson’s WeChat account was blocked from login.

Winson

Winson回忆说当时微信群内一些人说黎智英勾结美国势力、是反动分子,也有不明情况者询问此事。

他告诉SBS普通话节目:“我就跟他说他(黎智英)不是这样子的”,“你先去正面看一下,这样子的话,对他有更好的了解,那你的认识也会清楚,不会有这样的判断。”

香港警方在声明中确认,包括黎智英在内的七名人员因违反《国安法》、涉嫌“勾结外国势力”在8月10日被拘捕。

黎智英创办了壹传媒旗下的《苹果日报》和《壹周刊》。黎智英已在8月11日深夜获保释。

从马来西亚移民来澳、从事留学移民工作的Winson使用微信已有6、7年时间,这是他与中国学生联系的主要方式,同时也是他分享生活点滴的平台,甚至还创建了一个以墨尔本当地的华人朋友为主的聊天群——也就是在这个群里的讨论让Winson的账号被封禁。

Winson说,在这个容纳了约300人的群内时而会有不同的观点碰撞。

有不同的声音,我是不会禁止他发言的

“因为我觉得有些事情是大家的信息不对等(导致)的。”

而在账号被封禁后,Winson开始认真考虑减少对微信的使用和依赖。

他告诉SBS普通话节目:“我在澳大利亚跟其他在澳大利亚的人一起用(微信)这个软件,限制了我们澳大利亚的言论自由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探讨一下我们可以有一些方案可以令到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呢?”

因不符合中国的审查标准,微信海外账号被封禁的情况并不鲜见。

墨尔本的华裔艺术家、民主活动人士巴丢草对SBS普通话节目说:“当你想要说一些所谓中国政府不喜欢的话题、词汇、图片的时候,这些图片会被封禁的,这些话题甚至你的账号可能会被冻结。”

“不管你是在国内(使用)微信而是国外,不管你是使用所谓的国内版而是国际版,审查都是存在的。”

巴丢草本人早已弃用微信,这位人权艺术家最初在大众面前一直保持匿名状态。

停用微信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Chinese cartoonist Badiucao standing behind his artwork titled ‘Light’ in his studio in Melbourne.

Getty

但他同时也理解微信对于大多数海外华人的重要性,以及“对于普通人来讲,他觉得未必每次话题都跟政治有关,所以这个事情(封号)未必会发生在我身上,或者发生一次两次对我的生活影响不大”。

墨尔本居民Susan Wang(化名)是一名典型的微信“深度”用户,划开手机,与远在中国的家人聊会天,参与下本地华人群的团购解决买菜问题,点开订阅的公众号了解下今天维州的C0VID-19病例又增加了多少……

Susan告诉SBS普通话节目:“微信简直可以说满足了我的日常所需,看新闻、聊天,现在疫情当中还能在微信上团购买菜,下个单都不用出门。”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信息审查时,Susan表示:“这个……别的社交媒体,像Facebook啊、Twitter啊,好像也都有(审查)吧。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吧。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

8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限期禁止与字节跳动和腾讯进行交易,理由包括微信涉嫌侵犯个人隐私、传播虚假信息。这引发微信用户关于未来在美能否继续使用微信的担忧。

而澳大利亚一位政府部长在面对记者提问是否会禁微信时予以了否认。

8月7日一场发布会中,一名中文媒体记者问及澳大利亚政府是否考虑禁微信及有何调查进展时,代理移民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回应称:“不,这不在我们的计划之中”。

他同时表示:“我知道在澳大利亚有超过80万人使用微信,它已经成为许多人的重要(通讯)工具。”

身为媒体平台的微信公众号

针对微信在澳使用的问题,巴丢草认为,像美国的这种突然“死亡”的方式也许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美国的这个做法等于是给全世界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

“我觉得原则上微信其实是对澳大利亚社会是非常有问题的,会造成很大的障碍以及威胁,所以我是在原则上赞成对它的封禁。”

他观察到,微信作为新闻或资讯渠道的功能“对(澳大利亚)社会的舆论走向以及社会价值都产生非常重大的影响”。

他补充说:“说中文、看中文、读中文我觉得这个无可厚非”, “但问题就在于当我们只能从微信上摄取资讯,而这些公众号其实很大程度上不单只是受到中国这个文化管制或者新闻管制的影响。”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曾经对澳大利亚的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的信息来源做过深度研究,她的观点是,大众平时接触的信息源正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政见和思维方式。

“平时长期通过微信接收信息,有些在家里装了卫星电视,看的也都是中国的电视节目。”

她告诉SBS普通话节目:“他(们)的思维方式在出国前后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他们的观点也是由来自中国的信息源主导的。”

Chinese Social Media

Getty Images

于博士补充说:“这些中文资讯平台肯定会影响一部分海外华人的态度,但是我反对这种Generalization(一概而论)。我觉得这是不对的。”

她认为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有能力、也正通过中、英文多种媒体渠道来获取信息。

“我每天看Facebook,我也听ABC News,也读《纽约时报》、《金融时报》。我不认为我的观点受到了微信、今日头条等中文资讯平台的影响。”

而在另一位墨尔本居民Bing Yang看来,微信在生活中变得不可或缺后,用户会进入一种“信息旋涡”,这意味着无论生活在世界哪个角落,但还是生活在与中国大陆同样的一套“叙事方式”和审查体系下。

Bing是一个微信群的发起人,与其他的微信聊天或功能群不同的是,这是一个为在澳华人提供新闻真实性核查的社群。

Bing观察到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不少事实核查中心,但没有针对在澳中文阅读群体的信息核查的机制,而本身微信的辟谣和举报机制不足以填补这个空白。

“每天大家会看到信息新闻,发到群里面,” Bing说,“可能有点怀疑,(想要)能不能核实一下。”

Bing向SBS普通话节目列举了不实新闻的惯用“套路”,而其中最典型的一种就是“通过‘洗稿’英文的报道,把信息挑选、过滤后通过更加夸张的手段展现出来”,从而可能导致“信息扭曲,并不能传达英文原意”。

她举例说今日悉尼在5月15日发表了一篇名为《澳洲出现新传染病!症状和新冠相似,多人确诊!卫生部警告!神秘病毒正在澳洲蔓延》的文章。

“这篇文章混合杂糅了两篇英文报道,一篇是《每日邮报》5月14日关于新州蓝山区域发现三例鹦鹉热确诊病人的报道,一篇是ABC 在5月1号关于昆州一些鹦鹉之间流传的传染病。”

Bing分析说:“这两篇本来没有联系的英文报道被黏合成了一篇,给读者一种一个新的和新冠相似的流行疾病正在爆发的印象。”

这篇阅读量超过10万的文章也曾出现在Susan的朋友圈里,她表示对这篇报道仍留有印象,尽管第一感觉标题有些夸张,但还是被吸引了点击进去看个究竟。

中文信息需求如何填补?

无论是否赞成封禁微信,巴丢草、Bing都关注到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如何满足澳大利亚人在中文阅读或信息获取方面的需求。

巴丢草对SBS普通话节目表示:“取缔或者说禁止微信或TikTok在我理想中的处理方式中,那只是一部分”,“澳洲政府或社会各界应该扶持其他的华人能够交流和发声的频道,包括一些独立的华语媒体。”

“其实可以通过加强我们已经有的和开发新的中文的媒体,来填补比如说我们禁止微信之后的这样一种信息渴望的空缺。”

而Bing则认为,也许澳大利亚应考虑的不是限制微信的使用,而是反其道行之,通过与腾讯公司的协商,来帮助它不受限。

Bing说:“微信公号确实给一些英文阅读有困难的华人提供了很多当地资讯,如果微信受限且没有可替代手段的情况下,这些人就失去了接收当地信息的渠道。”

“敦促微信去除在海外市场上的审查机制,让其符合澳洲对新闻自由和公众讨论的要求。”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