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C
Melbourne, AU
2020-10-31 11:57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从浴血长空到破例加入空军:...

从浴血长空到破例加入空军:澳洲空军首位华裔军官

1
2020年8月22日 ABC NEWS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以罗伊·古恩“不算是真正的欧洲人”为由拒绝其参军。罗伊感觉自己遭到蔑视,其家族在澳大利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40年代。

关键看点:

  • 二战期间,巴拉瑞特出生的罗伊·古恩训练了数百名澳大利亚皇家空军飞行员
  • 罗伊的军事生涯始于中国,作为飞行员帮助国民政府军队抗击日军
  • 皇家空军最初没有招收罗伊,因为他“骨子里不是欧洲人”

“我爸爸曾说,这是一种侮辱,”罗伊·古恩(Roy Goon)的儿子克里斯·古恩(Chris Goon)。

罗伊·古恩1913年出生在巴拉瑞特。

罗伊的父亲是受人爱戴的华裔草药师弗兰克·申·古恩(Frank Shum Goon ),母亲则是有爱尔兰和华人血统的澳大利亚人艾达·伊丽莎白·马赫罗(Ada Elizabeth Mahlook)。

罗伊在1999年去世,享年86岁。

罗伊·古恩在大概10岁的时候就爱上了飞行。有一天,他在巴拉瑞特的围场骑自行车时遇到一名飞行员,据说这名飞行员带罗伊坐上飞机飞翔。

“从那一刻起,他就深深地爱上飞行,不能自拔,”克里斯·古恩说。

成为飞行员

20岁时,罗伊·古恩放弃学习商业广告艺术,扔下画笔投身航空。

他在1933年加入皇家维罗利亚飞行俱乐部(Royal Victorian Aero Club )。

数年后,他在中国开始了自己的军旅生涯。罗伊作为战斗机飞行员加入蒋介石国民政府的空军,参加抗日战争。

二战爆发后,罗伊·古恩立刻申请加入澳大利亚皇家空军(RAAF),保卫生他养他的国家。

尽管拥有飞行经验,但他还是因为1909年《联邦国防法》中的一项条款而被空军两度拒之门外,该条款禁止“不是真正的欧洲人或真正具有欧洲血统的人”在军队服役。

尽管到了1950年代,1909年《联邦国防法》仍在实施 ,但澳华历史博物馆确认在二战中仍有1000余名华裔澳大利亚人在军中服役。

“这就说不准了,”退役华裔国防军少将达里尔·洛·蔡(Darryl Low Choy)说。

“军医或募兵官决定申请人是否真正具有欧洲血统。”

部长破格批准参军

当时,古恩在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埃森登军用机场(Essendon Airfield)培训即将进入空军服役的飞行员。有一次,他遇到了时任“空军部长”(Minister for Air)的詹姆斯·费尔贝恩(James Fairbairn)。

他告诉费尔贝恩部长,自己在考虑举家搬到香港,这样就可以在那里随英军参战。

“费尔贝恩部长听到那番话后,说‘把你的文件资料都给我,我来想想办法’,”克里斯·古恩说。

罗伊·古恩重新申请参军,并成为了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中的首位澳籍华裔军官。

“我认为他挺直了腰杆,坚持自己的立场,确信自己能为战争出一份力,我对此非常自豪,”克里斯·古恩说。

尽管进入武装部队服役面临着巨大的障碍,但入伍后,华裔澳大利亚人并没有遇到系统性的歧视。

罗伊·古恩被晋升为中校,担任某空军中队的中队长。

1945年,他因“出色的领导能力和对工作的奉献精神”而获得嘉奖。

还有很多华裔澳大利亚人在空军服役,在英国、欧洲和澳大利亚北部有卓越的表现。

然而,他们在太平洋战场却要远离前线,以免被误认为是日军。

太平洋战争胜利日

8月15日,盟国宣布太平洋战争胜利后,罗伊·古恩松了一口气。

“太平洋战争胜利日(Victory in the Pacific occurred)那天,他还没有回来,”罗伊的儿子克里斯·古恩说。

“他为能回家而特别开心。”

在澳大利亚,华裔群众与同胞们一起上街庆祝。

“中国和亚太地区从日本人手中解放出来,更是让他们感到欢欣鼓舞,”澳华历史博物馆的研究员赵汝权(Edmund Chiu)说。

现在,赵汝权在为澳华历史博物馆撰写一本书,记载二战期间维州华裔澳大利亚人的贡献。

他说,像罗伊·古恩这样的人为保卫澳大利亚做出了贡献,要将他们的贡献记录存档。

二战改变了澳大利亚

对达里尔·洛·蔡来说,罗伊·古恩这样的华裔军人开辟了一条道路,帮助自己取得了军旅生涯的成功。

1930年代末二战爆发时,洛蔡的父亲正在学习驾驶“虎蛾”式教练机。

他曾五次试图参加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但均因没有真正的欧洲血统而遭到拒绝。

“我家中有人入伍,但有的人却没能入伍,”洛·蔡说。

“我父亲对从未能进入皇家空军服役而感到失望。”

二十多年后,洛·蔡在上中学时就开始了戎马生涯。

他一步步晋升为少将,这是国防军中华裔澳大利亚人被授予的最高军衔。

“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你从一个他们不想要的人爬到了职业生涯的顶峰,”洛·蔡说。

“二战后,我们的社会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赵汝权正在撰写的《荣誉与国家》(Honour and Country)一书记载并纪念二战期间维州华裔男女对国家做出的贡献,预计于2021年澳新军团日当天发售。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