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艳星称与特朗普约会一年:他儿子那时刚出生

1

东方网·纵相新闻 于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冯茵伦

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被曝婚外性丑闻,女主角之一的美国成人电影女艳星斯蒂芬妮·克利福德曾立誓要与他”死磕”到底。

据美联社报道,当地时间22日,洛杉矶高等法院判决,特朗普”作为协议的一方”,需向克利福德支付4.41万美元,以偿还她在保密协议(nondisclosure agreement, NDA) 法律诉讼中的律师费。克利福德随后在推特上写道,这是”又一个胜利”。

克利福德曾是一名成人电影女演员,艺名为斯托米·丹尼尔斯 (Stormy Daniels) 。她自称在2006年至2007年期间与特朗普保持恋人关系。她曾告诉《接触》(In Touch)杂志,自己是在内华达州的太浩湖边”邂逅”特朗普。当时,特朗普的第三任妻子梅拉尼娅刚刚生下儿子拜伦。

2016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向她支付了13万美元(约合84万人民币)的封口费,以避免其公开讨论与特朗普的这段关系,双方还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当时,科恩用 “大卫·丹尼森”(David Dennison)这一名字签署了这份协商。

2018年3月,克利福德起诉特朗普,决定归还封口费,并向法院起诉,希望法院判令上述”不以实名签署”的保密协议无效,允许她公开自由地谈论自己与特朗普的关系,并不再试图封口。

去年3月,法院以协议失效为由,裁定克利福德的索赔”没有意义”,驳回诉讼。不过,洛杉矶法院认为,根据加利福尼亚州法律,克利福德仍被认定为”占优势的一方”,她有权收回因诉讼而支付的法律费用。

当庭法官罗伯特·布罗德贝尔特三世(Robert Broadbelt III)还驳回了特朗普律师就”总统无需承担相关费用”的论点。他认为,”用假名签约”的总统,实际上是协议的一方。一方面,特朗普此前已经偿还了科恩支付给克利福德的13万美元。另一方面,特朗普法律团队曾提出,根据保密协议,克利福德对总统发起的诉讼应该由仲裁员处理。

科恩公开与特朗普决裂后,曾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2016年的一次私人交易中,我用我的个人资金,向史蒂芬妮·克利福德女士支付13万美元。”

至于是否与克利福德有染,因特朗普没有用真名直接签署协议、白宫方面坚决否认以及缺乏证据,法院无法作出判决。

判决出来后,克利福德在推特上写道:”这是又一个胜利。”其律师对《华盛顿邮报》表示,特朗普一直强调自己不是保密协议的当事人,也从未要求封口并支付相关费用,但法院的做法,明确表现了不接受这一说法。

相关新闻

特朗普遭私人律师爆料:他真玩黄金浴 出轨还通俄

川普的侄女Mary Trump出了本书,名叫《太多,远远不够》(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曝光了很多川普的黑料,

在大选临近时,让川普尴了个大尬。

而这几天,一位川普身边曾经的亲信也要揭川普老底,准备发表新书《背叛:回忆录》。

作者自称是“除了他太太和孩子外,最了解川普的人”,还经常帮川普摆平黑料,

他说:“我目睹川普脱衣舞俱乐部、秘密商务会议以及他暴露真实人性的时刻,我能证明,他出轨、撒谎、欺诈、霸道、种族歧视,还是个强盗和骗子。”

这几年他经历了从人生巅峰到谷底的巨大落差,和川普反目成仇,

所以对于他的爆料,吃瓜群众都已经搬好小板凳,等着看川普老底被揭。

这位即将出书的人,就是川普的前私人律师Michael Cohen……

事业有了,钱也有了,Cohen想从政,想有权。

他曾给国会议员当过实习生,2008年投票支持过奥巴马,但后来对奥巴马的表现感到失望。

从2003年起,Cohen两次竞选市议员和州议员,还是以不同党派身份参加的。

Cohen的从政生涯并没有太大起色,但他在律师老本行上却遇到了一个机会,这个机会也将在之后助他走上人生巅峰。

2006年,Cohen成了川普的手下,开始给他当律师。

据说他被录用的一部分原因是,他本来就是川普的粉丝,曾读过两遍特朗普写的书《交易的艺术》。

有能力,还是自己的粉丝,他很顺利成为川普的手下。

加入川普的公司后,Cohen开始拼命为川普卖命。

还以实际行动支持川普的生意,买了好几套川普公司开发的房产,甚至动员父母和妻子娘家人也买川普家的房子。

最主要的,他协助川普跟川普大厦共同管理委员会斗争,帮川普获得该委员会的控制权;

这一番操作让川普看到了Cohen的能力。

渐渐地,Cohen从川普的手下,变成他的左膀右臂和密友,他的办公室离川普大厦里川普的办公室很近。

2008年,Cohen被任命为MMA推广公司Affliction Entertainment的首席运营官,川普在该公司有不少股份。

在担任该公司高管时,手下给Cohen起外号叫“川普养的斗牛犬”,

无独有偶,媒体也给他起了个相似的外号,叫“川普的问题解决者”。

因为那时Cohen就像川普身边的随时待命的强悍“保镖”,时刻准备着为川普冲锋陷阵。

目睹川普接受色情服务,帮川普摆平出轨丑闻,他掌握太多川普黑历史

很多人觉得这么近的工作关系,Cohen的爆料也因此有了十足的可看性。

Cohen在新书的前言里写道:

“从拉斯维加斯色情俱乐部的黄金浴,到税务欺诈,和前苏联腐败官员私联,再到用不光彩的手段让川普的秘密情人噤声,我不仅仅是总统崛起的见证者—我还是积极的参与者。”

“我知道那些骸骨埋在哪儿,因为我就是那个埋下它们的人。”

这短短两段内容,就透露出不得了的信息量,

咱们细细说。

据Cohen说,2013年川普曾和俄罗斯人光顾拉斯维加斯的一家色情俱乐部,在那里谈生意,把他的“环球小姐”选美大赛办到俄罗斯。

而这家俱乐部有一项大尺度服务叫做“黄金浴”,客人可以观看妓女在舞台表演时小便。

Cohen的这个说法和之前的一则爆料不谋而合。

2017年初川普刚就职时,Buzzfeed就曾爆料一份秘密报告,

说川普2013年去俄罗斯时,住在莫斯科丽思卡尔顿酒店,选了奥巴马夫妇住过的总统套房,并叫来几位妓女,在奥巴马夫妇睡过的床上享受“黄金浴”服务。

(图为2013年,川普在拉斯维加斯一家酒店与一些俄罗斯商人会面,其中也有Cohen的身影)

Cohen不但自称了解川普接受色情服务的内情,还真真正正帮他摆脱过花边新闻的困境,川普大选前两次性丑闻危机都是Cohen帮忙摆平的。

2016年,知名色情片女优Stormy Daniels向媒体爆料,称2006年川普和她发生婚外情,

川普的发言人否认此事,并指控Daniels说谎。

同年10月川普总统大选临近,Cohen自掏腰包,向Daniels偷偷支付了13万美元封口费,签了保密条款让她闭嘴。

不仅如此,

还是2016年,《花花公子》杂志模特Karen McDougal自曝2006年至2007年间,川普和她外遇,关系维持了至少10个月。

很快,美国媒体公司AMI就和McDougal联系上了,AMI出价15万美元买下McDougal和川普的故事,要求她不得向其他媒体爆料。

而AMI的老板David Pecker和川普是朋友,这则故事被压下来,没有在AMI旗下的八卦小报《国家询问者》发表。

然而!在当年美国大选前4天,这个故事另一家媒体《华尔街日报》发表了,川普方面只得赶快出来“辟谣”,否认和McDougal的婚外情。

2018年,McDougal被封口的事被一位厉害的记者知道了,他就是将好莱坞大亨韦恩斯坦拉下马的Ronan Farrow,并将这件事在《纽约客》杂志发表。

7月,《纽约时报》爆料了2016年大选前,Cohen和川普就“给McDougal付封口费”一事进行的一段对话,证实摆平McDougal一事Cohen也有参与。

也就是说,川普婚外情出轨,接受色情服务,欺骗妻子梅拉尼娅,

这些丑闻,Cohen是知情人,也是帮川普摆脱麻烦的人。

写书爆料,担心自己安全:川普想杀了我

和川普彻底撕破脸后,Cohen决定在狱中写书爆料。

Cohen说,在向国会作证后,时刻都在担心自己被川普的亲信和爪牙们暗杀。

他写道:“美国总统想要我死。”

“川普就像一个黑帮老大,他不会直接下令,而是用暗示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知道他是怎么干这种事的,因为以前我就是他的爪牙之一。”

“总统说我是‘过街老鼠’,还发推特愤怒指责我和我的家人。

Cohen说,打从自己认罪后,邮箱、手机短信里收到了几百条死亡威胁,他感到被人跟踪,甚至好端端走在街上也会有车忽然撞向他。

“总统曾说他可以在纽约第五大道开枪杀人,然后逍遥法外,他说的那个人就是我。”

“我知道这听起来太戏剧化了,但想想川普所拥有的支配权和控制权,再想象一下一个这样的人亲自来威胁你,你会是什么感受。”

“我知道自己被跟踪了,虽然这听上去很疯狂,但完全符合逻辑。我是这个国家最臭名昭著的人,被成千上万的人视为叛徒、眼中钉。”

“川普如同邪教一般地控制着他的支持者们,其中一些人显然彻底疯了,他们为了取悦总统甘愿做任何事。”

“我知道这些狂热的追随者们有多忠诚,因为我就曾是他们中的一员:一个痴迷于唐纳德·J·特朗普的手下,一个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的爪牙,就像我曾对一名记者所发誓的那样,我可以为他挡子弹。”

Cohen甚至因为压力太大,在向国会提供不利于川普的证据的前几周,考虑过自杀。

现在,这本书定在11月美国大选之前出版,相信在出版后,还会有更多后续爆料。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