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著名“换妻俱乐部”重开仅三天就关门 只因太成功?

99

华舆 于

华舆讯据维他命资讯报道 比利时换妻俱乐部Acanthus宣布,由于上周五重新开业后的巨大成功,它将不得不再次关门。。。

这家比利时乃至荷比卢地区最大的换妻俱乐部距法国边境21公里的Harelbeke,之前由于疫情的原因而关闭了5个月,上周五,该俱乐部开始欢迎情侣和单身人士的重新光顾,并声明,在性活动期间,顾客不会被强制要求保持距离或佩戴口。

该俱乐部内部图像

遵照安全措施,访客必须预订并留下他们的联系方式。跳舞是不被允许的,而且该俱乐部的餐厅在疫情期间的运作方式和其他比利时餐厅也相同。

“由于新冠措施,我们只能接待125名顾客,”经理Gino Seynhaeve说。“正常情况下,400人可以进入俱乐部。我们会在周五和周六处理订单,但很多人并不清楚情况。”

网上给出的价目表

“数百人被禁止进入,我们不得不在停车场拦住他们并让他们回家。一些游客从法国和荷兰一路驾车远道而来,我们却不能让他们进来,这实在太糟糕了。”

据Seynhaeve称,大量的拒绝正在损害俱乐部的声誉。现在,他决定再次关闭Acanthus,直到游客人数限制被取消。

周六,病毒学家Marc Van Ranst在推特上回应记者向其询问该俱乐部开张的看法:他说:“Dear journalists, the experts can’t explain this, probably due to a lack of experience in this field”

(“亲爱的记者,可能是因为在这方面缺乏经验,“病毒专家”无法对这件事作出评价。”(原标题:荷比卢最大的“换妻俱乐部”开张仅三天就关门,啥原因?)

推荐阅读:

荒唐的“换妻”俱乐部:“虽然和别人上床,但是我依然爱你……”

在PH上,无论你输入什么关键词,它永远都不会给你一个“无搜索结果”的返回页面。

“只要你敢搜,我就敢给你。”

年少不知事,知事不少年。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也忘记是被谁,就带进了PH的坑,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无意中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结果一发而不可收。

娱乐圈的才女徐静蕾曾做客过凤凰的一档节目叫《锵锵三人行》,目的是宣传当时在国外拍摄的新片。

可与主持人聊着聊着却说起了 “换妻俱乐部” 的话题,结果刚聊了一半,就被旁边的编导紧急叫停,提醒他们注意“尺度”。

消息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网友热议,该消息被各大媒体疯狂转载!

换妻是一个敏感话题,涉及伦理道德,在国内绝对的洪水猛兽,李银河曾因此话题广受关注。顾名思义,换妻就是多对情侣/夫妻,互相交换彼此的伴侣,然后进行X行为的行为。大规模有组织的换妻局,就被称之为俱换妻乐部。

徐静蕾不仅清楚的知道巴黎有很多换妻俱乐部,而且了解在一个银行的街上(实际上就是换妻的人聚集地),换妻的人就在那条街上交换情侣,有的还就地发生关系。

老徐还说,我觉得每个地方都有这种,中国人也一样,并煞有介事地解释道你可以去那种地方不做任何事,言外之意,你可以去现场看看!

并对男主持陈述的一个又一个年轻人跟老太太交欢、老头拉着手抚摸老太太银发的老夫妻换性伴儿场景“听起来感人”…..

美国密歇根大学社会关系学博士Terri Conley在调查中发现,5%的美国人正处于一段“开放式关系”中,有16%的女性和31%的男性表示愿意尝试。这个数字,还在缓慢爬升。

男男女女在“夫妻”的名义下,各自寻找新的性伴侣甚至参与“换妻”,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当道德边界逐渐模糊,当人性欲望占了上风,所谓“换妻”,究竟是“开放”还是“沉沦”?卷入其中形形色色的个体,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我们约定,要告诉对方所有细节……”31岁的美国主妇Kate,已参与“换妻”活动6年。如今,Kate会用一个词来形容夫妻关系:“十分和谐。”

在Kate心中,保持“开放式关系”并非上不了台面的丑事,她和丈夫多次光顾换妻俱乐部,结束后并未影响双方感情,反而带来了新意。

Kate说,她和丈夫制定了一张详细“清单”,规定了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可以各自寻找性伴侣,以及完事后如何处理。这样做也是为了保证夫妻俩与他人的关系仅限于肉体。

“我们还彼此约定,要与对方分享上床时的细节,这会让枯燥的夫妻生活增添许多乐趣。”

如今在美国,有多少对伴侣正处于这种“开放式关系”中,我们很难找到确切的统计数据。只是从零碎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迎合这个群体需要的“俱乐部”,正发展得如火如荼:

全美有超过500个“换妻俱乐部”;

有些大型的换妻俱乐部甚至会包下一整座大饭店,让多达4000人举行换妻派对。

而这样的现象,并不仅仅局限于美国。

在日本,如今特别流行一个叫做「已婚者联谊」的活动,简单来说就是换妻。

人们婚后某一方在生理或精神上无法得到满足,这样一群人,就聚在一起,搞起了“联谊会”。

通过联谊会,你可以选择喜欢的对象,他们称之为“第二伴侣”。

在联谊会上,你可以和喜欢的对象进行拥抱、接吻的亲密动作,但是不能更进一步。

因为,在日本的离婚诉讼中,亲吻是不会被判定为不忠贞行为的。万一跟家里那位闹到要离婚的地步,可以避免婚外恋的嫌疑。

但是特么问题来了,亲都亲上了,这车能说刹就刹?

注意了,人家规定是联谊会上不能更进一步,又没说结束后不能。接下来的画面,大家自行脑补吧。

不想离婚,但又无法在配偶那里得到婚姻该有的幸福,这些人就创造了一种婚外的补充方式–已婚者联谊。

其实,不伦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渗透到日本的文化中。

你以为只有日本这样奇葩?

当然不是,人天生就是喜新厌旧的,人性这种东西,无国界之分。只不过有些人懂得克制,而有些人克制不住。

在我国古时候就有 “易内” 现象,就是交换妻子的意思。

清代乐钧的《耳食录》记载,有甲乙两人,原是好友。

某日乙从外头回来,将甲与妻子抓奸在床,甲自知理亏,便当场表示若乙不深究,他愿意让乙睡自己的老婆。

大家都知道,这种事情是及为不伦的。是没办法打开门说的。

所以古时候发生了这种事情,也只是相知在两对夫妻之间,你知我知罢了。

但是发展到现代,规模竟然大了起来,有了换妻俱乐部,那就不再是仅限两对夫妻之间的闺房之乐了。

在日本的已婚者联谊会上,参与者可能是背着自己的另一半出来偷吃的,而我国的换妻有点不一样,都是双方自愿,并一起参与。

在网上随手一搜,就可以找到“换妻”事件及其俱乐部被爆料的踪影。

说到把“换妻”发展成一种俱乐部活动,就不得不提到2009年发生的的“马尧海换妻案”。

当时马尧海组团换妻的案子曾曾轰动一时,引发网友热议。

而戏谑讽刺的是,这位马尧海是南京某高校的副教授,高级知识分子。你很难想象白天教书育人的教授,夜晚竟是“换妻俱乐部”里呼风唤雨的那个人。

2009年南京换妻案当事人马尧海

据悉马尧海从2002年二次离婚后就一直单身,但身边却从不缺女性知己。在深受海外盛行的“换妻”风潮影响后,就通过自己组建QQ群的方式,四处联络到有意“换妻”的伴侣。

2009年8月17日,南京市秦淮公安分局在一快捷酒店的房间内抓获了5名正在参与换妻活动的男男女女,随后又陆续牵扯出17人。

在这二十多人里,不乏有年轻的家庭主妇,还有像马尧海这样的大学老教授。最终法院对马尧海被从重处罚,获刑3年6个月。

对于这样的判罚结果,马尧海感到很气愤。他表示:“夫妻保持开放式关系是一种个人自由,每个人都有权选择生活方式,不能因为别人看不惯,就定义它为犯罪。”

而且在他看来:把“换妻”比喻成美酒,参与换妻活动要比夫妻双方出轨或偷偷摸摸搞外遇要高尚的多。

从他的字里行间中,发现似乎这种“换妻活动”是建立在夫妻达成共识的基础上,所追求的一种开放自由。

许多人觉得,此人为人师表,却干出这种道德败坏之事,实在是罪有应得。但也有少数人为他鸣不平,最突出的一个就是李银河。

李银河认为,换偶活动是极少数人喜爱的性活动,它是公民的权利与自由,没伤害任何人。而且她提出,在夫妻双方知情并认同的情况下,保持这种开放式的关系是合情合理的;只有其中一方被刻意隐瞒,这种做法才是有错。

著名性学家李银河

可能有些人不知道,李银河就是中国当代学者、作家王小波的夫人,一个性观念非常前卫的女人。

李银河将性行为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种,犯罪的,比如强奸;

第二种,犯错的,比如红杏出墙;

第三种,合理的,例如夫妻生活。

在李银河看来,换偶行为如果伴侣不知情,那就是犯错,但如果伴侣之间彼此接受,一起参与,那就是合理。

在马尧海的案子公开宣判之前,她就提议取消聚众淫乱罪。她指出,聚众淫乱罪已严重过时。

它没有伤害任何人。换偶活动是公民中极少数人喜爱的性活动方式。

后来凤凰网做了一次网上调查,显示36.6%的网友表示绝对不能接受换偶行为。

也就是说,有63.4%的网友表示接受或不表态。

很明显,到了今天这个自由的时代,人们的性观念越来越开放了。

也许,你身边就有类似玩“换妻”的老司机,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在马尧海事件之前,还发生过这样一个事情。

2006年爆出过“换妻女警”苏静的事件,女警苏静与丈夫共同建立了一个“换妻”网站,事件一出,便被网友们炮轰,最终苏静被辞退。

苏静最后主动接受采访,并表示自己与丈夫的做法没错,只是换妻作为一种较为先进开放的性观念,“始终无法被中国人接受”。

女警苏静

之后,有爆出北大的副教授 余万里 也发表过换妻的言论。

当时教授余万里和一名来自新加坡的女学生保持着暧昧的关系,后经女学生爆料,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自己和余万里交往在了一起,并被余万里邀请去换妻俱乐部,而似乎余万里还是那里的常客。

前一段时间,福州福清的男子林某,终日在家无所事事为了寻求快感刺激,短短四个月内在不良网站发帖招募“换妻”,在一家温泉酒店的客房内上演了 “ 换妻游戏 ”。

2018年2月24日,林某与其妻子王某在网上召集网友到福建一家酒店客房内进行多人淫乱活动。期间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竟用手机拍摄照片作留念。

从那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几个月后,网友何某通过网站留下的联系方式添加了林某微信,几人又相约在某大酒店实施换妻X交活动。

直到去年9月份,以林某为首的网友们被公安抓获,他们的“换妻游戏”被判决为聚众淫乱罪至此才告一段落。

在中国,“换妻”这种开放式关系似乎也正以隐秘的姿态渗透进生活。但由于极易触到“聚众淫乱罪”的边界,和美国等西方国家相比,它尚未发展得那么“高调”,亦未被广泛接受。

无论是较为开放的美国,还是相对保守的中国,每当有“换妻”事件爆出,我们总是不难发现——参与其中的大多都是中产阶级夫妇。

“换妻”,少见于挣扎于温饱线的底层民众,顶层富豪混迹其中的故事亦不多见,反而是有一定社会地位、有稳定收入、家庭看似美满和谐的中产阶级,最常在换妻的新闻中出现。

当这些人频频献身于“换妻”活动中,将这种关系作为日常的情感宣泄,到底是一种社会的进步,还是一种沉沦?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我尊重别人的选择,但自己无法接受。”

但只要是国家一天没有废除“聚众淫乱”,那这些“换妻”的人们就都是在法律的边缘试探。

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有些阴暗面一旦开闸,很可能覆水难收,走向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因为人性无比脆弱,也最不容挑战。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