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妈”老公陷性骚扰丑闻:身为耶鲁知名教授的他做过什么

1

红星新闻 于

据英国《卫报》及多家美国媒体报道,“虎妈”蔡美儿老公、耶鲁大学知名法学教授杰德·鲁本菲尔德,因卷入性骚扰学生调查,于本周正式被停职。目前,其名字已不在耶鲁法学院官网教职员名单之列。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被停课前,耶鲁大学已对鲁本菲尔德的性骚扰指控进行了为期两年的内部调查,包括他曾对女学生进行口头性骚扰,并试图强行亲吻或触摸她们等等。

“虎妈”老公因性骚扰学生指控被调查两年后停职 为耶鲁知名教授

鲁本菲尔德和蔡美儿夫妇 图据《卫报》

《卫报》称,鉴于鲁本菲尔德和蔡美儿夫妇在耶鲁法学院的地位和角色,耶鲁这一决定意义重大。

被耶鲁停职两年,当事人不认账

据《纽约》杂志报道,本周一上午(8月24日),耶鲁法学院的教职员工收到教务长发来的一条简讯,告知杰德·鲁本菲尔德“将离开耶鲁大学的教职岗位,为期两年,立即生效”。而在他返回教职岗位后,将被禁止教授“小团体课程或必修课。他还将被限制出现在与学生的社交聚会上。”

英国《卫报》26日报道称,鲁本菲尔德本人向该报证实了上述情况。他同时承认,耶鲁大学对其涉嫌猥亵学生、发表骚扰言论和试图接吻的指控进行了调查。同时学校还对一项指控进行了调查,即他曾在醉酒状态下提出开车送学生回家。

但对于所有指控,鲁本菲尔德表示是“虚假、令人愤慨,且不真实的。”他坦言自己曾说过一些让自己感到后悔的话和“笑话”,“这可能会让学生们感到不舒服。我尊重敢于站出来的学生。”但他否认曾对任何人进行过口头或其他形式的性骚扰,还表示自己从未进行过“不顾意愿的性触摸或试图接吻”,也否认自己曾在喝醉后开车送学生回家。

然而,据《纽约》杂志报道,多名女性透露,在校园里私下流传着一个关于鲁本菲尔德传言,身为法学院的学生,她们都曾被警告在他身边要小心。其中一位表示,一名男性校友曾对她说:“对鲁本菲尔德的行为你还没有彻底地了解。离他远一点。”

耶鲁大学的发言人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一位曾在耶鲁大学法学院求学的匿名人士向《卫报》透露了此事属实,但她声称自己被要求不能谈论此事。

夫妻俩曾让学生打扮得“像模特一样”见法律界大佬

耶鲁大学法学院是美国最负盛名的法学院之一。鲁本菲尔德在该院担任教员已有30年。有耶鲁法学院毕业生向《纽约时报》表示,鲁本菲尔德与同样是该院教授的妻子、“虎妈”蔡美儿能够帮助学生获得梦寐以求的联邦法官助理职位,从而开启他们的职业生涯。这让这对夫妻在法学院内部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然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生及活动人士表示,该学院对校友和教师的不当行为视而不见。

2018年,外界对耶鲁法学院的批评声达到了顶峰,当时毕业于该学院的布雷特·卡瓦诺被提名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针对他性行为不端的指控也随之出现。而耶鲁法学院因支持卡瓦诺而遭到学生强烈反对。

“虎妈”老公因性骚扰学生指控被调查两年后停职 为耶鲁知名教授

2018年,耶鲁大学法学院学生抗议提名布雷特·卡瓦诺担任最高法院法官 图据美联社

据英国《卫报》此前报道,多年来,耶鲁法学院为卡瓦诺提供了众多法官助理,而鲁本菲尔德夫妇在审查为卡瓦诺工作的职员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在此过程,夫妇两人的言论让一些学生感到非常不舒服。

据悉,蔡美儿曾在一个法学院的委员会工作,该委员会负责帮助学生获得美国最高法院法官,以及包括卡瓦诺在内的其他高级法官的助理职位,这让她在耶鲁法学院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据知情人士透露,蔡美儿曾指导准备接受卡瓦诺面试的法律系女学生如何着装,以散发出“模特般的女性气质”,帮助她们赢得卡瓦诺律师事务所的职位。

《卫报》报道称,2018年,蔡美儿曾私下告诉一群法律系学生,卡瓦诺的女性助理都“长得像模特”,这“并非偶然”。曾有一名法学院学生被蔡美儿关于如何打扮的建议及其影响所困扰,最终决定放弃卡瓦诺的助理工作。

鲁本菲尔德也曾对一位准备应聘的学生透露,卡瓦诺喜欢某种特定长相。蔡美儿则向这名学生建议,去面试卡瓦诺时,应该穿得“外向一些”,并建议她去面试前先给自己发一些穿不同衣服的照片。但这名学生并没有照做。

“虎妈”老公因性骚扰学生指控被调查两年后停职 为耶鲁知名教授

耶鲁法学院 图据路透社

蔡美儿还曾在《华尔街日报》专栏上为卡瓦诺发表了一篇热情洋溢的评论文章,称他是“女性的导师”,之后鲁本菲尔德和她的女儿就成为了卡瓦诺的职员。

“虎妈”:自己与“杰德的问题”无关

2018年,耶鲁大学刚开启针对鲁本菲尔德性骚扰调查时,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称,一些学生担心,由于两人在法学院的地位,任何对鲁本菲尔德不当行为的投诉可能遭到报复。

因此,《卫报》在26日的报道中指出,对鲁本菲尔德的停职决定意义重大。耶鲁大学毕业生波金也向《纽约时报》表示,她对这一停职令感到惊喜。她指出:“在耶鲁,终身教授因性行为不端而承担有意义的问责,这在历史上是罕见的。鉴于之前学校花了这么长时间来调查,我们很多人都认为学校是想拖延道我们班毕业,所以如果什么都没发生,他们也不会再去抗议了。”

对此,蔡美儿在给《卫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她不能对“杰德的问题”发表评论,并表示她在耶鲁的角色“在对杰德的调查过程中完全没有被提及。没有人打电话给我或询问我,我相信在诉讼过程中也没有人提到我。”

她还补充道,她认为自己的课程是“法学院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尤其是对女性和少数族裔而言”,她还在2019年获得了耶鲁法学院女性教师奖的提名。

当被问及是否还在为耶鲁学生争取律师职位时,蔡美儿告诉《卫报》,她已经自愿放弃了这个职位。“退后一步,其实是一种享受,我的工作量太大了!特别是因为我一直不遗余力地帮助那些来自州立学校或被许多法官忽视的边缘背景的学生。我从未想过要加入委员会,但当时的院长邀请我加入,因为我在历史上从未被代表过的群体中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功,”她说道。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徐缓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