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里·奥布赖恩(Kerry O’Brien)表示:澳大利亚的政治体系正在让年轻一代失望,因为担心我们走的路与美国相同(Q&A)

9

克里·奥布赖恩(Kerry O’Brien)谈到了对澳大利亚年轻人的担忧以及我们与中国的关系(ABC)

  简要重点:

  • 西澳大利亚州前总理科林·巴内特(Colin Barnett)表示,新生一代根本不必付出太多牺牲
  • 七点半报道(7.30 Report)的前主持人凯里·奥布赖恩(Kerry O’Brien)说,澳大利亚的贫困人数正在增加。他将我们目前的社会状况与美国的社会状况进行了比较
  • 联邦政府针对中国的对外关系法案受到密切关注

 

七点半报道(7.30 Report)的前主持人克里·奥布赖恩(Kerry O’Brien)警告说,如果不解决领导层的失败问题,如果不控制澳大利亚贫困人口的数量,澳大利亚很有可能会走上与美国类似的道路。

作为“Q+A” 讨论小组”的成员,奥布莱恩(O’Brien)与卧龙岗大学校长吉利安·布罗德本特(Jillian Broadbent)、前西澳州总理科林·巴内特(Colin Barnett)、原住民牧师雷·明尼康(Ray Minniecon)和OzHarvest首席执行官罗尼·卡恩(Ronnie Kahn)一起回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就澳大利亚目前面对的社会问题与美国现状进行比较。

在澳大利亚,关于新生一代的财富机会与挣扎中的年轻一代的财富机会的社会讨论一直层出不穷。

尽管奥布莱恩表示,他很高兴自己已经成为老一辈的一员,但他也表达了对未来一代深深的担忧。

他说:“作为一名父亲,和每一个新生一代的父母一样,我希望留给下一代的机遇和发展空间不要说更多,至少不能比我们这一辈甚至祖辈们的的发展前途还要差。但是可惜的是,事情的发展并不如我们所愿”。

西澳州前总理科林·巴内特认为,与年轻一代相比,新生一代拥有良好生活条件的时间最长。

 

“对于年轻一代来说,拥有独立的房产将变得更加困难,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人们对房产的渴望超出了现实中可承担的经济能力。”

“当今的年轻人将面临职业、职业等多重变化,这将是一项新的挑战。”

随后,他对澳大利亚是一个平等主义社会发表了评论,但奥布莱恩表示,澳大利亚的平等主义并不是现实中真正得到落实的。

奥布莱恩表示:“我认为澳大利亚根本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平等”。

“我读过一些可信的研究,这些研究告诉我,过去的澳大利亚社会比现在更加平等。”

“我知道,很多澳大利亚原住民有理由不同意这一点,因为在很多方面,他们在那个时代并不平等的正式存在,促进澳大利亚土著土权立法的“马宝裁定案”也没有发生过。”

“但尽管如此,今天的情况却是,澳大利亚——作为跻身于世界发达国家之列的繁荣代表,贫困人口数量却正在逐年增加。据统计,至少有320万澳大利亚人生活在贫困中。”

“ 775,000名儿童生活在贫困中,这些数字无论在百分比上还是实际数量上都在增加。”

“根据生产力委员会的最新报告:35岁以下的人的工资在过去10年里一直在下降。”

“就美国所呈现的现状看出,如果不是美国那些数百万对生活现状存在不满的人民的支持,特朗普就不会存在,也不会出现在白宫。”

当主持人哈米什•麦克唐纳(Hamish Macdonald)问道是否认为澳大利亚与美国走在同一条轨道上时,奥布莱恩的回答很坚定。“我想我们是的。” 他说。

“我们现在是一个两极分化的社会,我们的政治也是两极分化的。”

“这个国家真正的根本失败是未能坚持持续的高质量领导。”

“我对我们的两党制感到非常强烈的失望。双方都必须挺身而出,为此承担责任。”

政治领导人也因与中国和联邦政府提出的《外交关系法案》有关的问题而受到攻击,该法案将赋予联邦政府取消州、地区和地方政府与海外政府签订的协议的权利。

小组成员认为该法案直接影响中国与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倡议,而该法案也遭到巴内特先生的抨击。

视频链接:https://twitter.com/i/status/1300405107931017220

 

巴内特在谈到拟议中的立法时说:“这与中国有关。这项立法是在与中国的贸易关系恶化以及一名澳大利亚记者在北京被拘留的背景下制定的。”

“我不会签署维多利亚签署的“一带一路”倡议”—[现任西澳州总理]马克·麦克高恩(Mark McGowan)则表示不会签署。

“ “一带一路” 倡议是中国的主要国际外交政策,并具有政治影响力。”

然而,尽管巴内特不同意维多利亚州加入协议,但他抨击联邦政府介入他所说的州问题,并呼吁澳大利亚软化对中国的立场。

他说:“我认为没有必要制定这项立法。”。

“如果这是一带一路的倡议,现在就要处理这个问题。”

“官僚机构的层层令人难以置信,如果国家领导人要出国,他必须得到与他或她交谈对象的许可,这是多么傲慢无礼的态度。”

“西澳大利亚州和其他州将继续发展其经济政策,他们将继续与其他国家进行安排。”

 

当被问及奥布赖恩的观点,更具体地说,如果按照目前的贸易限制,中国是在试图“给澳大利亚一个教训”,他表示,虽然澳大利亚需要为自己辩护,但也应警惕对其与中国的关系造成太大损害。

“澳大利亚必须对自己的价值体系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同时也必须清楚地知道如何保障自己的未来……我认为我们的未来在这里岌岌可危。”

“无论总理怎么强调他谈论的是其他国家而不是中国,我们都绝对知道他在谈论中国。”

澳大利亚与美国关系密切(AP: Martinez Monsivais)
 

如果澳大利亚确实与美国步调一致,奥布赖恩表示,这应该引起一些关注,因为尽管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发表了断言,但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美国必将成为未来的最佳伙伴。

他说:“我们正处在特朗普的时代,我们正看着特朗普在下一次选举中可能面临失败时,努力试图重建声望,(他)越来越多地试图把中国描绘成美国的敌人,而且我们正在追随某种感觉 ,虽然不太同步,但也有类似的现象和手段”。

“与此同时,总理表示美国是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我严重怀疑,30年后我们能否说……如果美国决定不再对中国那么咄咄逼人,那么澳大利亚会有什么感受?”

 

实习编辑:Vivi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