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悍!澳洲一空姐转行矿工?直言“工作很开心”,背后原因令人心酸

214
2020年09月04日 9:56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前 言

在澳洲,矿工被视为最挣钱的行业之一。

受疫情影响,航空业惨遭血洗,澳媒直接报道了维珍空姐转行去做矿工的事件。

那么,澳洲矿工的薪水有多高?

高薪的背后,是否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1,空姐转行做矿工

莎拉·罗斯·夏普(Sarah-Rose Sharp)原本是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公司的一名空姐。

在疫情酿造的航空业悲剧中,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惨遭易手,大量员工失业。莎拉也开始脱下高跟鞋,改穿上了工人靴,转行去矿场工作,成为了一名矿工。

莎拉表示,自己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空姐。刚刚得知自己失业时,自己也曾伤心欲绝。

但是,伤心也解决不了吃喝拉撒的日常。

于是,在积极寻求就业机会时,自己有幸成为了必和必拓(BHP)公司的一员。和她一起被录用的还有其他45名空姐。

萨拉目前的主要工作是负责为前往皮尔巴拉矿区的FIFO(飞进飞出)矿工进行检测,以确保他们不会造成感染风险。

谈起自己的转行经历,萨拉说:“虽然空姐生涯就此暂告段落总归有些不舍。曾经一度,我感觉无法想象4万英尺以下的生活。”

“但是,在短短的一天之内,我就决定换下高跟鞋,改穿皮靴。”

自3月以来,澳洲有逾百万人失业。对此,萨拉说道:“我感觉我比他们幸福多了。”

她说,对于有机会还能疫情期间找到一份工作,自己很感激。同时,崭新的角色也是一次重要的冒险。

2,矿工薪水多高

每每提到各个行业的薪水对比,澳洲采矿工人都会被拿出来说事。

在澳洲,貌似大家对采矿业和矿工已经形成了一种固有的观念,即在澳洲,矿工一直都是最挣钱的行业之一。

根据上网查到的澳洲矿业部门工资数据,这一行业整体的平均年薪高达107,548澳元,经验丰富的一年挣超过15万澳币也很常见。

具体到各工种,打眼放炮的工人最低年薪约为9.5万澳币,最高约为24万澳币,平均年薪16.6万澳币。

从事勘探的工人也差不多,最低10万澳币,最高24万澳币,平均16.4万澳币。

矿山的管理人员呢,最低年薪大约为9万澳币,经理级别最高可达32万澳币,平均年薪为16.4万澳币。

矿山工程师最低7.5万澳币,最高20万澳币,平均年薪为12.8万澳币。

如果没有概念的话,对比一下可能更能明显。相比之下,澳洲大学教授年薪介于10-15万澳币。公立医院的医生也差不多。

澳洲的“低收入人群”,像清洁工、售货员、服务员,年薪不过3-4万澳币。

这么一对比的话,澳洲矿工看起来的确是一个高薪收入岗位。

疫情笼罩之下,其他行业不是减薪,就是裁员。相反,采矿业反而成为了本次疫情的赢家。

由于巴西感染病例持续上升,淡水河谷铁矿石减产严重,全球(特别是中国)对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的需求激增,铁矿石价格也是一路上涨,突破100美元/吨的重要关口。

于是,相比疫情爆发之前,澳洲的矿工需求其实是上升的,他们的收入也是上涨的。

但是,繁华表面往往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辛苦。

正如好莱坞著名电影《血钻》所演绎的那样,每一颗钻石的背后都带着不为人知的血泪。在澳洲,每个矿工高薪的背后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辛苦。

3,血汗换来的高薪

西澳矿产与能源商会政策和宣传主任罗伯·卡鲁瑟斯(Rob Carruthers)表示,在澳大利亚经济陷入衰退之际,采矿业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支撑。

但是,很多人只看到了矿工拿的高工资,却看不到矿工背后付出的血汗。

她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几乎就是血汗钱。”

自今年2月以来,艾琳(Erin Chenevier)一直都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矿工丈夫。她的丈夫一直在西澳Pilbara矿场做着机械钳工的工作。

目前,艾琳和她的两个孩子居住在维州

她说:“每次我的小孩问我爸爸去哪了,大概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每次都说快了,快了。”

今年3月,由于新冠疫情,西澳州长马克·麦高恩(Mark McGowan)宣布关闭州界。

禁令来的很突然。西澳很多矿业公司的员工都来不及做出妥当的安排。

他们被要求在24小时内决定是否携带家眷从东部各州迁往西澳。于是,很多矿工都是一个人只身前往,留下老婆孩子留守。

艾琳就是其中之一。她说,不知道这样的限制还要持续多久?

她说:“感觉事态变得越来越糟糕。日子也过得非常局促不安。看到别的家人都团聚在一起,自己心里总归不是滋味,那种牵挂、担心、焦虑……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五味杂陈。”

据艾琳透露,疫情期间,采矿业公司反而变得比以往更加忙碌,丈夫的班次从上两周,休息一周换成了上四周,休息一周。

她说,在没有见到丈夫的六个月内,通过电话她能明显感觉到丈夫的情绪波动明显加大。

据艾琳透露,矿场提供的心理支持非常有限,就算心理压力加剧,矿工也只能靠自己排遣。

她说:“矿区的工作文化,您知道的。尽管那头的丈夫也非常担心自己和孩子,但是他们能够得到的也就是说‘没事的,不要担心’一句话而已。”

艾琳表示自己也曾在FIFO部门工作过,对于这份工作的性质,她非常了解。

她说:“现在,很多FIFO工人都开始养成了不好的习惯,比如说借酒消愁。”

4,获利丰厚的矿商

在本轮疫情触发的经济衰退中,铁矿石价格却像极了经济鼎盛时期的表现,令很多投资者匪夷所思。

根据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提供的数据,铁矿石价格攀升至每吨121.40美元,创一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作为钢铁生产的主要成分,铁矿石是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商品之一,可以影响从汽车到公寓大楼各种商品的价格走势。

同样,在澳洲,财报季仍在如火如荼的上演着,相比其他行业黑天鹅事件频发,受益于铁矿石价格坚挺,需求持续旺盛,澳大利亚矿业巨头的财报还是体现了行业的弹性。

例如,根据必和必拓于8月18日发布的2020年财报(截至2020年6月30日),尽管集团总体营收出现下降,铁矿石部门实现营收和利润双增长。

截至今年6月30日的12个月内,该集团全年营收同比减少了5%,降至约429亿美元,净利润则同比下降4%至79亿美元。

受益于中国市场的强劲需求,该司在铁矿石领域的营收和利润均出现正增长。铁矿石部门为必和必拓2020财年总营收贡献了50%的收入,中国成为了铁矿石的最大买家,占比80%。

同样,第二大铁矿石巨头力拓于7月29日发布了上半年财报,上涨的铁矿石价格推动其实现了47%的EBITDA利润率。

上半年,力拓铁矿石业务当期EBITDA达到76.98亿美元,同比增长2%,为力拓众多业务中唯一实现同比增长的板块。

此外,澳洲第三大铁矿石出口商FMG的铁矿石出货量、营收和利润也录得增长。

不过,澳洲采矿业中的大量投资来自于海外机构,他们才是最大的赢家。

结语

电影《血钻》中有一句经典台词,

即“If You want long life,never touch the diamond!”——想要长命,别碰钻石。

在澳洲,矿工看似高薪,其实,在华丽的长袍下,也爬满了跳蚤。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