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难了!为了去澳洲看患绝症儿子,这位父亲用了这些方法……

4
2020年09月05日 10:07

来源:新西兰中文先驱网

上周,当60岁的父亲,走出隔离酒店,紧紧抱着他37岁的儿子时,这是令人感动,又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刻。

许多人不知道,为了这一天,父亲经历了包机骗局,又是飞到新加坡,又是隔离,才看到患绝症的儿子。

惊闻噩耗

故事要从今年6月20日说起。

那天,家在住奥克兰南区Pukekohe的Robert van der Hayden(以下简称Robert),突然接到远在澳洲儿子Chris的电话。?

这位37岁的儿子说他在发烧和腹痛后,被送到珀斯(Perth)医院。

经过检查,医生发现他的结肠有15毫米的肿瘤,癌细胞已经扩散到淋巴结,医生告诉他只有2到5年的生命时间。

Robert不是那种容易流泪的人,但当他描述听到这个消息时,这位60岁的老人的声音嘶哑了。

“他有一个5岁的男孩,和一个7个月大的女孩,在珀斯还有一幢漂亮的房子,他的人生才开始走上正轨”。

(Chris和小女儿)

Robert的第一反应是马上搭飞机,去看看被他形容为“最好的朋友”的儿子。

“我只想抱住他,陪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喝喝啤酒,聊聊天……”

他也曾考虑到是不是让儿子回奥克兰来治疗,但毕竟儿子一家都在澳洲扎根下来,加上新西兰抗癌药品有限,回来不现实。

(Chris和他的孩子)

于是,他决定出发去澳洲。

当时澳洲也因疫情封锁边境,一家人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打了数十个电话,发了几十封邮件,直到7月24日,才得到澳洲边境当局的同情性入境许可。

包机骗局

但是问题来了 ,新西兰没有直飞西澳珀斯的航班,如果搭商业航班中转,他必须要隔离两次共28天,除非是搭私人飞机。

见子心切,Robert马上就开始找私人飞机。

他找到一家网络公司,自称为Jet Beaver,提供私人飞机租赁服务。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Robert决定以2.9万纽币的价格租下来,条件是允许Robert出售剩下的11个座位来分摊费用。

因为费用高昂,Robert的一名家人还在Gofundme网站上发起众筹:(众筹页面)

Robert已做好计划了,准备于7月29日起飞。

但这时,他儿子Chris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这像是一个骗局。

于是,Chris通过租赁公司的LOGO找到它的母公司Fly7,并发邮件询问。

没想到,这家瑞士的公司表示,他们与Jet Beaver没有任何关系。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还表示他们正要对盗用公司形象的Jet Beaver提起诉讼。

另外,通过Robert手上的合同,看到飞机制造商、型号和注册号等信息,网上一查,这架飞机正由一家美国公司Southern Cross Aviation代理出售。

据他们说,这架飞机还停在巴西的一个停机坪上。“不可能在新西兰”。

据新西兰飞机租赁公司介绍,包机2.9万纽币看起来有点贵,但对于飞去珀斯则是太便宜了。因为新西兰没有此类飞机,需要先从澳洲飞过来。

幸好,Robert差点要开出支票付款了。

Chris说:“我了解父亲,他很绝望…他什么都愿意做。”

对于Robert来说,他又回到起点了,他还需要得到澳洲政府的批准,搭机到悉尼,在那隔离2周。然后再订航班飞珀斯,在那里再隔离2周。

困境重生

但有情人总能得到上天给予的幸运。

Robert的遭遇于7月30日在新西兰媒体Stuff报道出来。

文章出来后,Robert有天就接到远在南岛但尼丁一家旅行社老板娘Rosann connley george的电话。

(Rosann connley george)

“她说她可以帮我,会把我送到珀斯去,她跟我说了一下全程计划……”Robert说道。

原来,还有一条“曲线救国”的路线——从奥克兰飞新加坡,再从新加坡飞到珀斯。

但这并不是在网上订几张机票那么容易。

Robert可以通过新加坡转机,但在新加坡的停留时间不能超过24小时。

而且由于珀斯每天限制只允许30人入境,飞行时间必须掐得很好。

“一周只有一天可行,”Rosann说。

“这需要紧锣密鼓地安排,整个过程从开始到结束需要花费两周时间,每天我都会打电话安排豁免文件,整理相关表格。”

不仅如此,在新加坡樟宜机场,还要给Robert安排一间机场酒店客房,不然,他只能在机场“隔离休息室”等待。

但一切都值得,8月10日,Rosann接到电话,说Robert3天内可以出发。

“我告诉Robert‘你终于可以出发了’,我们俩都在电话里哭了”。

8月14日,Robert终于转机到了珀斯机场,并被送进隔离酒店。

8月28日,“两分钟后”,Robert终于紧紧抱住了儿子Chris。

最终,这趟旅程花费了7200纽币,而且Rosann没有向他收取一分钱的服务费。

“这绝不是为了钱……只是他必须要见到他的儿子,因为我是一个母亲,能体会到那种感觉。”Rosann说。

现在,Robert坐在儿子家中的沙发上,微笑着描述他与儿子孙子女们过去几天情景。

“这很特别,我到这里的前两天,孙女才开始会爬;孙子快6岁了,是一个很酷的小家伙……”

真是不容易啊。

没有什么困难能隔断亲情,即使是疫情!

给这位父亲点个赞!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