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豪赌:“辽宁”号东归记

35

2020-09-14 13:34:33  坚若尘

 

Capture.PNG

两名黑海造船厂工人走过辽宁号的前身“瓦良格”号

“我们站在码头上,眼里含着泪水,

告别的鸣笛声渐渐消失。

停泊厂上,

我们的美人儿‘瓦良格’号慢慢离开了,

它永远离开了我们。

难道大国不需要自己的舰队?

卢布和格林夫纳(乌克兰货币)一起陷入泥潭。

锤子一敲,赢了一堆废铁,

乌克兰与俄罗斯,一起羞愧吧”

黑海造船厂(尼古拉耶夫南厂)电气技术员、诗人,恩·伊·菲利莫诺夫在中国人拖走半成品的“瓦良格”号之后的第二天,悲伤的写下了上面的诗句,送行那天,站在岸上的黑海造船厂的工人们流着眼泪看着瓦良格号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序曲

历史上的中国一直是陆权国家,对海权的重视远远不够,明朝还出现过“片板不许下海”的禁海令,帝国用布缠住了女人的脚,用无形的锁链锁住了自己的前程,直到晚清被海权国家用坚船利炮叩开了已经生锈的国门,曾经亚洲第一、世界第九的北洋水师,被伊东祐亨和东乡平八郎打到全军覆没。

此后一直到辽宁号面世,中国最大的攻击性水面舰艇一直是早已在1894年殉国的北洋水师的定远舰和镇远舰。

49之后,中国的海军发展也是非常缓慢的,一波三折,而建造航母又是对综合国力的大考验,因此航母计划也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搁浅,直到长者上位后前南使馆事件的发生,航母这事儿算是终于敲定了。

在落后于世界主要国家海军力量的前提下,再自己研发、生产显然是划不来的,当然不如直接“拿来”,再说这也一直是我国的强项,航母也不例外,这就有了“里加”号,也就是后来的“瓦良格”号,再到“辽宁”号的故事。

其实在辽宁号之前,中国已买过三艘航母,第一艘是1985年购买自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号,此舰前身是英国1943年建造的“威严”号,只有1.4万吨,载机34架。

“墨尔本”号在澳大利亚就是个丧门星:先是1964年撞沉本国“航海者”号,82名官兵丧命,69年又撞沉美国“伊文思”号驱逐舰,70多名美国士兵死亡,此后还多次撞过客轮、货轮……72年10月自燃,79年3月锅炉爆炸,8月雷达罩掉入大海……澳大利亚军方一位官员说:它迟早会全歼澳大利亚海军……

拆除所有武器、电子设备和动力系统后,澳大利亚政府警告澳大利亚海军:不得在本土拆解“墨尔本”号,因为污染太大。

1985年广州造船购回“墨尔本”号,再转售给中山拆船厂,拆为废铁,因为购买合同上写着“买方不得用于军事用途”。

“墨尔本”号买回来后,时年33岁的张召忠,带着团队打着手电,在“墨尔本”号上观察、记录、学习了一个月之久。

局座在在公开的视频节目和他自己的微公号里,表现出了不同的风格:比如视频中承认我们的航母和美国航母差距还非常大,破冰船的老大是俄罗斯,咱们作为晚辈必须谦逊……但在他的公众号里,从选题到内容一直在到文风,好像换了一个人,但我也理解。

中国买的第二艘航母是“明斯克”号,1991年苏联解体,“明斯克”号和“新罗西斯克”号在被拆除武器和电子系统后以1300万美元卖给韩国大宇重工。交易条件比“墨尔本”号更苛刻:

不仅不能用于军事用途,还必须切割为每块两平米左右的钢板,韩国和美国仔细研究了这两艘航母,然后如约切割了“新罗西斯克”号,1997年金融危机,大宇集团以530万美元将“明斯克”号卖给中国,广州文冲船厂将之改造为“深圳明斯克航母世界”主题公园,如今落户在江苏南通“航母世界主题公园”。

第三艘是天津游乐港的“基辅”号,这个就不展开了,上一个图片,这是我在基辅号尚未改装、没有对外开放的时候通过海军的一位朋友进入基辅号参观,在征得同意的前提下获得的一块纪念品,完全看不懂。

Capture.PNG

来自基辅号航母的纪念品

一、“辽宁”号的前身

“辽宁”号原是苏联海军“库兹涅佐夫元帅”级航空母舰的二号舰,属于苏联第三代航母,于1983年下订单,由乌克兰加盟共和国的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厂承建,厂方代号为“订单106”,最初命名为“里加”号,“里加”是加盟共和国拉脱维亚的首都。

88年11月25日“里加”号下水,为了纪念日俄战争中自沉于朝鲜仁川的瓦良格号巡洋舰,更名为“瓦良格”号。

“瓦良格”号的完成度达到67.8%时,苏联解体,92年1月20日中断建造封存,95年,俄罗斯与乌克兰签定不再继续建造协议,瓦良格号正式退出俄罗斯海军编制,在拆除部分装备后以偿还债务的名义交给乌克兰。

1996年黑海船厂私有化,将舰上所有的武器设备拆除后,乌克兰希望以1,800万美元的价钱招揽为此舰解体的公司。当时乌克兰政府预计解体该舰需2.5亿美元,废钢却只值500万美元。

1997或者1998年,香港创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退役军人徐增平以自己的名义注册了一家名为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的私人公司,以购买船只改造赌船为由前往商讨购买事宜。

最终徐增平以私人公司名义新增200万美元购得30万张、约重40吨的图纸,航母作价1800万而成交。

此间所费波折极多,无法一一详述,我会简单说下重大节点和过程。

1、苏联解体,刘华清、贺鹏飞(海军副司令)想购买航母,并做了大量工作。

2、海军向中央提了想法,未获批准,因为航母的养护、维持所需花费极大,于是海军决定自己先弄回来再说。

3、外围人员徐增平出现,马甲也办好了,并和乌方谈妥此船将拖回澳门,改装后将用于博彩业,但徐的资金链出问题,海军找到华夏证券邵淳。

4、此事被朱XX知道,但海军不在他管辖范围内,又有刘华清罩着,但证券公司那就太管得着了,于是说了一句:证券公司买什么航母?肯定有好处!成立了6个部委的调查组,16字批示是:胆大妄为、严肃查处、以敬国法、以儆效尤,“敬国法”是要掉脑袋的。

5、眼看这事儿要黄,99年5月前南使馆五·八事件发生,长者受了刺激,决心发展航母,中央对瓦良格的态度发生了180度转变。

6、2000年6月瓦良格出发,美国使个眼色,土耳其百般刁难,不让瓦良格号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

7、2001年4月南海撞机,中美谈判,其中一条就是放瓦良格号回来(美国当时有24名机组人员和一架EP-3侦察机在中国手里),只要美国同意,土耳其就好打点多了,2002年3月3日瓦良格号抵达大连。

现在我们试着展开“瓦格良”号的漫漫东归路。

苏联解体的第二年1992年1月20日“瓦良格”号停工,时任黑海造船厂厂长马卡洛夫估计,只需要5个月时间,改舰就可以进入系泊试验阶段,如果完全建成再出售,至少可以为乌克兰政府增加15亿美元的收入。

这个时候是轮不到中国来买的,因为俄罗斯也对这艘大船非常感兴趣,但是马卡洛夫的专业意见对俄罗斯构成了致命一击,1993年俄乌两国总理造访黑海造船厂,马克洛夫明确表态:

“瓦良格”号这样的巨型系统工程,如果没有D中央、国家计委、军工委和9个国防工业部的协调一致,将无法完成。

到1995年,俄乌两国都对恢复“瓦良格”号的建造不抱希望,于是签署谅解备忘录,终止航母工程,授权黑海造船厂自行拍卖“瓦良格”号舰体,同时提供了几百页设备清单要求拆除。

在严密的监督之下,导弹发射筒、阻拦索、电子对抗设备、空中导航系统、无线电装置、柴油发电机组、抽水机……以及将近上百公里的线缆全部被拆除,同时锅炉管道和增压设备也被破坏。

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些设备没有交给乌克兰海军,而是被船厂职员私下倒卖到黑市上。

尼古拉耶夫的骄傲变成了一堆总重3.35万吨、锈迹斑斑的废铁,1997年9月24日,乌克兰发改委下设招标处向全球50多个公司发出邀请,招标拍卖“瓦良格”号的空舰壳。

早在92年3月,时任海军装备部长郑明少将就已经在乌克兰的默许下,带领海军装备专家登上“瓦良格”号了解完工程度和保养情况,到95年,已经有5批中国考察团去过乌克兰,当时装备部门对“瓦良格”号估价为90亿美元,这比俄罗斯当年的报价高350%,基本相当于解放军当年的军费。

中国能购得“瓦良格”号,贺龙元帅之子,分管装备建设的海军副司令员贺鹏飞中将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从1996年4月到1998年2月,贺鹏飞和香港创律集团董事局主席徐增平累计会面十余次。

徐增平,山东青岛人,1969年入伍,1983年退伍,1988年开始在香港经商,为香港回归中英两国军队顺利交接做了很多工作。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此前海军曾运作的两家公司参与竞标均被乌克兰婉拒,徐增平的创律集团,成为最后的希望。

徐增平是拿不出这么多钱的,但此时高层的意向尚不明确。

徐增平前后找了很多人,包括当时的海南人民银行行长马蔚华,马蔚华也没钱,就召集了金融机构,但那时海南的金融机构也凑不出两千万美元,马蔚华还不能说是军方的事,就说要买个赌船,机构们一听是赌船,这在大陆可是名不正言不顺的生意,就更没钱了。

1997年下半年徐增平在北京西苑宾馆和大陆第一大券商华夏证券新任总经理卲淳会面,透露了购买“瓦良格”号的意向,卲淳听说航母才卖两千万美元,差点儿把徐增平赶出去,徐说是未完工的,卲淳说没完工的也不可能这么便宜,徐出具了乌克兰的协议,邵看了又看,觉得不是假的,但要求看红头文件,徐说文件没有,领导面谈行不?卲淳问:啥领导?

“海军副司令”。

领导谈完话,当场达成意向。

卲淳是搞金融的,账算得很清:将成本控制在3000万美元内,最后以10亿到20亿人民币卖给海军,对华夏证券来说这是一个盈利超过400%的优质项目。

1998年1月27日,徐增平携带200万美元定金、各种文件和50箱二锅头,经莫斯科飞抵基辅,进入最后攻坚阶段。

1998年3月19日,大船终于拍下,但磨难刚刚开始。

二、627天海上漂流记

2000年6月14日,“瓦良格”号正式开始黑海之行,荷兰籍拖船“南风”号是唯一牵引者。

2000年8月,“瓦良格”号驶入土耳其领海,准备穿越博斯普鲁斯海峡,土耳其国家安全委员会宣布:出于安全考虑,不允许“瓦良格”号行经本海峡。

早在1999年美国驻土耳其大使皮尔森会见了土耳其主管海洋事务的官员,表示了对“瓦良格”号未来去向的关注,所以尽管中国一再低调,但是当巨轮踏上东归路的时候,依然引起了全世界极大的关注。

加拿大《汉和防务周刊》总编辑平可夫听说“瓦良格”号将用于在澳门改建为赌场十分怀疑,亲自跑到澳门考察,然后他说:

澳门港口水不到10-20米,无法停泊航母。

更为离谱的是,澳门官方当时宣布:禁止“瓦良格”号未来在澳门停泊。

中国驻土耳其大使姚匡乙多次和土方磋商,承诺购买巨额航行保险,从中国派出大马力拖船,均被土方拒绝。

万般无奈之下,“南风”号返回乌克兰,“瓦良格”号被隔离在黑海内,每月停泊费用1.7万美元,此外还需要付给“南风”号每天8500美元的使用费,到当年年底,因暂停航程而产生的额外费用超过100万美元,创律公司无法支撑,将“瓦良格”号拖曳到费用较为便宜的保加利亚过冬。

更倒霉的事情还在后面。

1999年,接替卲淳出任华夏证券总经理的赵大建,在内部审计的时候发现公司违规挪用客户保证金购买“瓦良格”号,证实有5亿资金被套在该项目上,还有其他40亿元的违规挪用,至此,华夏证券在购买大船这件事上的热情已经被消磨殆尽。

在金融危机中损失惨重的徐增平为了保住大船,将刚到手不久的深水湾山顶豪宅出手,两次向乌克兰请求延期偿付款项,因此产生的罚金超过1000万美元,两年下来,花在“瓦良格”号身上的现金已经突破3000万美元。

事已至此,如果没有国家力量的介入,此事将彻底黄摊儿,同年5月8日,发生了前南使馆事件,中央对航母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中国答应了开放旅游市场、部分产品市场、政府出具书面保证,但拒绝了提供导弹技术,土耳其取消了10亿美元保证金的苛刻条件,但要求周边有国家为此提供担保。

此时此刻,一个国家帮助了中国:希腊。

希腊是土耳其的老对头,但跟中国关系不错。

(1997年阿尔巴尼亚局势动荡之际曾希腊协助中国撤侨,2006年黎以冲突期间,希腊让中国侨民搭乘其撤侨专船撤离。2011年2月利比亚撤侨行动,13000多人通过希腊中转撤离……2008年希腊债务危机,中国公开表示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内,同时斥资数十亿欧元购买希腊国债。)

2001年11月1日上午8:00,停航506天的“瓦良格”号被挪威籍拖船“哈里瓦冠军”号和俄罗斯海军“尼古拉·恰克尔”号前拖后推,加上4艘土耳其拖船协助,缓缓进入博斯普鲁斯海峡,再小心翼翼通过博斯普鲁斯大桥,船队用了7个小时才通行了30公里的海峡,土耳其海军则在旁边严密监视。

原本规划的路线是穿越苏伊士运河,但是考虑到埃及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土耳其,“瓦良格”号放弃了可以节约一半儿距离的苏伊士运河,而是绕行大西洋进入印度洋,一路经过摩洛哥、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几内亚湾、安哥拉、纳米比亚、南非、马达加斯加进入印度洋再过南海,最终于2002年2月20日以6节的低速进入中国领海,3月3日抵达大连船舶重工公司维修码头。

Capture.PNG

图中绿色线路是实际线路,红色线路为规划线路,自己画的,大家将就看,抱歉

历时627天,航程15200海里(28150公里),“瓦良格”号终于抵达目的地。

2008年年底,张召忠公开声称瓦良格号将成为中国第一艘航母,该舰再次引起关注。

2011年4月6日《环球时报》网站以“巨舰即将出航,圆70年中国人航母梦”展开图文报道。

2003年,华夏证券在获准同意后以8.6亿人民币将“瓦良格”号舰体出售给军方,而华夏和创律为此项目前后共投入十多亿人民币,徐增平到2007年底才偿还清为“老瓦”项目拆借的债务。

在“瓦良格号”驶入大连港的同一天,创律公司的博彩执照因为到期而遭到吊销。

2005年底,华夏证券破产重组。

2013年8月10日,“辽宁”号服役一年后,徐增平终于获准可以携家人登上这艘巨舰参观,此时距离他第一次在黑海造船厂第一次拜访“瓦良格”号,已经过去整整16年。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Capture.PNG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