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工作专署调查澳洲农场剥削背包客工人

5

 ↑澳洲社会资讯、时事热点、优质干货, 尽在掌握↑

澳洲打工度假项目亟需重大改革

一场议会质询收到警告称,对持有打工度假签证背包客的剥削盛行,亟需对移民政策进行彻底改革。

议会正在对打工度假项目(Working Holiday Maker program)中出现的问题、这一项目对澳大利亚经济和旅游业的价值以及疫情期间的劳工问题进行评估。

移民工作者中心(Migrant Workers Centre, MWC)在周三一场听证会上请求对这一项目进行改革,以更有力地保障移民工作者的权益。

MWC总监马特·康克尔(Matt Kunkel)说,这一项目的缺陷让大量打工度假者遭到雇主和劳工中介公司的剥削。

“这一系统会让打工度假者面临结构性的脆弱性,澳大利亚急通过改革签证系统对此做出回应。”

“这一签证种类的根本缺陷……不仅让打工度假者陷入不利局面,还给那些欺压打工度假者的不道德雇主提供了沃土。”

“我们没有拿到任何报酬”

31岁的陈深潭(Hsein Tan Chen, 音译)说,他在打工度假期间曾遭遇过欠薪问题。

雇佣了这位台湾居民的劳务公司被破产清算,当时正在维州西南部Werribee区的一处屠宰场工作。

他告诉SBS新闻,这意味着他有两周时间没有获得薪水,大约1600澳元。直到两年后的今天,他仍称他没有获得赔偿。

“一开始,我们在遭遇欠薪后不知道去哪里求助,”他说。

“我们觉得很愤怒也很无助,不知道该去哪里获得支持。”

陈深潭说,他的欠薪情况仍未解决(图|网络)

陈先生说他不得不动用自己的存款以支付住宿、食品和交通开销。

他说他现在希望能为其他容易遭受剥削的人发声。

陈先生称当时他有试过联系公平工作监察员(Fair Work Ombudsman),“也试着走那些流程,但最终没有实际结果”。

“这让我们觉得澳大利亚并不真的关心背包客,我们只能靠自己——没有人会来关心我们,”他说。

让移民工作者了解他们的权利

公平工作监察员也在听证会上出示了证据,说打工度假者受到了不合比例的影响。

尽管只占整个劳动力的约1%,在公平工作监察员正在进行调查的所有案件中他们却占到了近7%。

公平工作监察员社区参与总监路易斯·彼得斯(Louise Peters)说,针对打工度假者的工作权利教育项目仍然是他们的工作重点。

“我们把增加移民工作者的保护意识作为我们的优先事项,尤其是那些拿签证的人。不仅是关于他们在工作场合的权利和应得的利益,还有当他们遇到问题是去哪里已经如何获得帮助。”

根据MWC提供的证据,有关打工度假者的最严重的五种问题包括薪资和工作条件问题、欠薪、雇佣终止后的赔偿以及裁员赔偿等。

“持续违规的惯例”

MWC就移民项目改革提出了一系列建议,称这些措施可以为移民工作者提供强力保护。

MWC的建议包括取消六个月的时长限制,允许他们长时间为同一雇主工作。

这是因为投诉不当解雇的前提是雇员为雇主工作超过六个月。

康克尔说,这一限制让临时移民工作者们不敢提出关于安全和欠薪的问题,因为他们担心会被解雇。

“他们剥夺了打工度假者的权利,形成了一种持续违规惯例,”他说。

MWC还建议对严重的欠薪进行刑事处罚。如果违规情况不合比例地影响到了临时移民工作者,还应该有额外的处罚。

这一组织还建议对于申请第二年或第三年延期的打工度假者取消必须在偏远地区工作的要求。

公平工作专署介入调查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正在调查背包客工人在澳大利亚农场摘水果时是否受到剥削。

ABC调查揭露农场背包客承受欠薪和性骚扰(图|SBS News)

澳大利亚工作监管机构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Fair Work Ombudsman)对澳洲农场剥削移民工人的情况并不陌生。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本周发布一份调查报道,详细列举了背包客工人被招聘至农场摘水果后面对的遭遇:欠薪和性骚扰。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合规执行主管史蒂夫·罗森(Steve Ronson)表示,该部门正在调查与指控有关的三名人员。

他在周四的议会质询中说:“不幸的是,ABC报道的事件对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来说并不陌生。”

“十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处理这类情况,这就是为何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会优先调查园艺业。”

罗森先生说,调查已确定至少一名涉事人员,他对此很有信心。

据澳广网ABC的数据,在昆士兰州,一名背包客采摘草莓的时薪仅为每小时2.5澳元。

但农业部长戴维·利特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周三声称,采摘草莓的工人每周可赚3800澳元。

(图|网络)

副监察专员克里斯汀·汉娜(Kristen Hannah)表示,有关剥削的报道令人担忧,但并未全面反映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在整个园艺部门的工作。

她说,在过去18个月中,针对移民工人的推广教育活动有所增加。

劳工短缺

联邦政府的农业研究人员周四表示,该行业依赖海外工人,突显出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在2019年2月的收获高峰期,几乎五分之一的农业工人是临时工或合同工。

在这些人中,有45%是持有临时签证的海外工人,包括打工度假签证和季节工人计划。

这相当于6.9万名工人,在6月劳动力需求达到全年最低点时,这一数字降至4.7万人。

劳工短缺导致背包客剥削严重(图|网络)

莫里森政府正在考虑鼓励澳大利亚人在国际边界关闭时,填补农业工人的短缺。

一项议会调查建议对移民工人计划实行有限的豁免,从太平洋岛国地区引进工人。

内政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认为,年轻的澳大利亚人不愿做这一工作。他告诉媒体称:“不幸的是,当你与农场主了解年轻人到那里采摘水果的经历,这些经历并不好,他们在日光暴晒中不会做太长时间。”

他说,虽然最好是通过国内劳动力填补短缺,但还是需要通过移民计划来保持平衡。

澳洲农场劳工(图|网络)

维州政府周四宣布了一项1700万澳元的一揽子计划,帮助解决农业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这项计划斥资600万澳元为季节性工人增加住房,其余将用于保持工作场所的新冠安全措施。

END

获取最新澳大利亚新闻资讯

长按关注澳大利亚联合时报

👇

实习编辑:Vivi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