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出口业务面临“灭顶之灾”,中国已将目光投向其他国家

3
2020年09月20日 14:33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华为澳大利亚公司(Huawei Australia)前董事长约翰?洛德(John Lord)警告称,如果两国政治关系继续恶化,中国政府将长期减少对澳大利亚出口(包括铁矿石),那么澳大利亚每年1500亿澳元的对华出口贸易就很容易受到影响。

洛德表示:“令我担忧的是,中国寻找替代供应来源的趋势。”

“中国政府总是从长远考虑。

“我们都在假设,铁矿石将是不可碰触的,他们将永远不得不购买我们的铁矿石。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中国作为全球铁矿石第一的进口国,渠道较为单一,不同于原油的进口渠道,铁矿石渠道主要是澳大利亚和巴西,而澳大利亚是进口主力,占了七成,巴西仅二成。今年6月,澳大利亚最大的铁矿石出口地黑德兰港向中国出口铁矿石将近4620万吨。

近些年来,因为中国铁矿石市场的大量需求,澳大利亚从中国获利颇丰,澳大利亚媒体曾称,“铁矿石是澳大利亚最赚钱的生意,而中国就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金主”。

但中方表示,为了营造更好的贸易环境,开始对进口的铁矿石进行品质监管模式的改良。从2020年6月1日起,中国将对进口的铁矿石进行通关检查。在铁矿贸易市场上,中国一直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

换个角度看,澳大利亚也是一直以来对中国的出口。根据澳大利亚的贸易统计,2019年,中澳双方贸易额增长约11%,约1590亿美元,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68%。但中国并非只有澳大利亚这唯一的进口渠道。

2019年,中国进口的10.7亿吨铁矿资源当中,约6.7亿吨来自澳大利亚,约2.3亿吨来自巴西。换而言之,中国是澳大利亚出口的唯一选择,但澳大利亚并非是中国唯一选择。其他国家,例如巴西,也可以向中国提供大量的铁矿石资源。

约翰?洛德(John Lord)是一名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前海军少将,其在担任华为澳大利亚公司(Huawei Australia)董事长9年后,于今年3月辞去职务。洛德先生指出,从长远看来,中国正在建立更多的港口泊位,以更多、更好地获取从巴西运来的铁矿石。

他表示,服务和医疗等“已准备好进入中国市场”的行业,也容易受到中国政府将业务转向别处的影响。中国还从美国购买了更多大麦。今年5月,中国对进口的澳大利亚大麦征收了高达80%的关税。

洛德发表上述言论之前,中国本周还进一步表示,正以更严谨的态度,审视澳大利亚进口谷物中可能出现的杂草和害虫。据悉,中国海关总署(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Customs)的一份声明表示,将对澳大利亚小麦和大麦进口实施“强化检查”。

澳大利亚素来有“农业大国”的称呼,主要是因为独特的地理条件,非常适合进行大面积的农作物种植。例如在大麦种植上,澳大利亚就是全球排名靠前的重要出口国,每年可以至少生产出600万吨用作饲料的大麦,同时还能生产出200多万吨用来酿酒的大麦。能够和这一数据相提并论的只有另外一个拥有大面积平原地形的美国,可见澳大利亚的农业极为发达。

中国作为农产品进口大国,天然有着巨大的需求量。本月初,中国海关总署临时发布紧急消息,撤销了澳大利亚某企业对华出口大麦的注册登记资格,叫停了对该企业的大麦产品进口。

原因是海关总署已经多次从该企业出口的大麦产品中,检测到了多种检疫性有害生物。在多次向对方提出警告后,情况仍然没有得到改善,为此中方不得不做出暂停进口的决定。

而这种情况也不只是发生在大麦产品,肉类产品进口也同样受到了冲击。在今年7月份,中方就宣布对4家澳大利亚肉企的产品暂停进口,原因是产品存在安全隐患。由于澳大利亚的肉产品出口是重点项目,而中国又是澳大利亚肉产品的重点出口国,因此这个决定在当时立即引起了澳方的强烈反对。

据悉,由于澳大利亚几乎不出口大麦,中国最近转向美国和阿根廷进口大麦。

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所(Australia 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在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警告称,如果中国决定加大出于政治目的的贸易报复力度,中国有可能对澳大利亚造成更大的贸易损害。

洛德表示,澳大利亚出口商要找到新市场,在短期内取代与中国的贸易,并不容易。

“我非常担心澳大利亚未来的商业,”他说。“我们不能在短时间内改变许多行业的贸易伙伴。我们在制定战略政策时有些幼稚,没有意识到企业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改变方向。”

洛德表示,他预计澳大利亚与中国的铁矿石贸易在未来3至5年内仍将保持强劲。中国是澳大利亚出口贸易的最大单一组成部分。但他表示,澳大利亚还是需要意识到,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种长期策略,以实现供应来源多元化,包括可能从美国购买更多农产品,以取代澳大利亚的部分出口产品。他表示,尽管存在政治分歧,澳大利亚与中国保持对话非常重要。

“我们必须理解与中国打交道的敏感性,因为澳大利亚是一个贸易国。它不像美国那样可以“自给自足”。”他说:“我们现在有非常大规模的债务要偿还。

“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需要双方的贸易保持稳定。”

他说,澳大利亚需要学会以更专业的外交方式向中国阐述一些关键观点。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