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野菜千万别采!”专家教你在墨尔本慧眼识十种野菜

47
2020年09月25日 21:18

来源:澳洲辣妈联盟

现在墨尔本春暖花开,大家后院的各种野花野草都蓬勃的长起来吧!小时候在中国长大的帮主,印象中总忘不掉一些可口的野菜佳肴:荠菜春卷,凉拌马齿苋…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些可以食用的野菜。分享这个并不是鼓励大家去公园里挖野菜,而是,

在自家后院里拔草的时候,辨别一下这些草还是很有意思的事

有一些野菜其实很容易就能买到种子,或者挖到根茎来自己培育

所有的食用信息和药用信息来源于我甄选过的比较可靠的文献,以及自己的一些观察记录。大家在不是非常确定种类的时候,千万就别拿来食用了,毕竟自然界我们认识到的植物太过有限,说不定还有很多我们不认识但对人体有害的。

接下来介绍的这10种野草很常见,我基本每天都能在我院子里见到,去朋友家里也会看到,上个星期我拔掉的野草,装满了一整个green waste bin。

每次看见他们真的是‘爱恨交加’:一方面真的是痛恨长的之快,清除起来头真的很大,另外一方面着实敬畏,小小的植物,生命力之顽强,在各种不利的生长条件下他们都能生存下来真的很了不起。

·· 十种墨尔本常见的野菜 ··

1

锦葵

植物大家可能都非常的熟悉,因为拔起来的时候非常的痛苦,特别是长到很大的时候,它的根是非常粗的。左边的第一张图片大家可以看到它是伸出很长的根能伸到地下的,那么其实这个锦葵它是历史很悠久的一种药材,早在罗马时代就有记载了,它有点像我们的秋葵,如果把嫩叶采摘了之后,和其它的菜在一起拌炒之类的时候,它会有那种粘液出来,就是勾芡用。

当然我自己没有尝试过,只是它算是很多文献里边是有这样的记载。另外它的种子其实是富含淀粉的,也是很早的时候,作为加入咖喱,做一些汤里边的一个材料,那么比较重要的就是这个东西要采摘它比较嫩的时候,因为它长得老了之后,它就叶子变得非常的粗,可能我想口感不会太好,如果大家有尝试过的话,可以分享一下感觉。

2

马齿苋

马齿苋非常常见的,就是在我自家的院子里的石头缝里也见过,它就是长的叶片有点肉肉的感觉茎部有一些发红,然后其实很容易买到这个东西的种子,我比较鼓励大家去买这个种子来种,其实蛮容易种的,你想它自己本身是野草嘛!

马齿苋叶片有一点肉肉的感觉,茎部有一些发红。这个拿来做饺子的拌料,炒鸡蛋,或者焯水后凉拌都是很常见的。澳洲后院有这个种子卖,如果大家日常食用的多,可以自己买来在后院播种。

3

各种野生“芥菜”

我们平常吃的芥菜,学名是Brassica juncea,属于十字花科。十字花科下面的东西可以吃的太多了,像西兰花,羽衣甘蓝(Kale), 芜菁(Turnip)都是十字花科。十字花科的植物在野外也常常能找到,不过口感来讲就参差不齐了。

4

野生芜菁

(Brassica rapa L.Turnip)

我们见到的开黄花的这种野菜(下图),其实就是我们超市里买的芜菁,超市里卖的就是上面的叶子部分,这种野菜然后在维多利亚州也是非常常见的。这个植物的叶子和芥菜的味道很像。

碎米荠 学名 Cardamine hirsuta (英文名Hairy bittercress)

这个东西看起来完全和芥菜没什么关系,但是你要是扯一点叶子搓一搓闻一下,就发现很浓的芥菜味。这个植物在美国,在澳洲都有可食用的记录。大概主要是拿来拌沙拉。国内有的地区会采摘回来打蛋汤,或者焯水后凉拌。

5

野韭菜

那么可能大家也都听说过,有朋友去公园或者去海边的一些地去挖了野韭菜回来。这个野韭菜以前是非洲和地中海一带的观赏植物,但是它确实可以吃,它味道和我们正儿八经平时吃韭菜还是差别有一点点。

野韭菜开白色的花,采摘了之后,你把它砍一个截面,如果大家注意看左边的第一张图的右下角,这个一定是一个三棱形的,就是接近三角形的截面,这一点非常重要。

这是从地中海地区过来的,南非也是其原产地。也是维州大名鼎鼎的入侵野草,这也就意味着,相关部门在发现大面积的时候有可能会进行喷药。

平时吃的韭菜,根是不容易分开的,虽然它是球根植物,但是它的球根生长出来的根系会延长,变成一块块的,而且种过韭菜的朋友们知道,只要挖一小块这个韭菜根,拿回家就能种,不需要那个球状的部分。但是我们这个野韭菜就它的英文叫Allium triquetrum,就是说它的根其实有一点点像小洋葱挖起来是一个的,所以这个还是有一点差别。

这个图片打的红叉叉,就是百合科下面的一种观赏植物,也叫白色铃兰,它长得非常像韭菜开花的时候,但是有剧毒,它从花到叶梓到根部都是剧毒,所以大家一定不能弄错!

它是作为观赏植物引进的,跟野韭菜的最大的差别在于叶子和花:野韭菜是三棱形,这种不是,这一点是区别它们很重要的一个特征;

它的花瓣的最后尾端有一点点翘起来,像铃铛一样的感觉。

大家都知道百合科的东西都是剧毒,所以野韭菜一定不能和白色铃兰混在一块。

(这是白色铃兰,花瓣尾部翘起来,有剧毒,绝对不能吃)

6

荠菜

荠菜就是说比较好分辨的一点就是说它长到开花的时候,它种子是心型的,但是长到开花的时候可能口味也不太好了。

荠菜都是需要在比较嫩的时候采摘,但是长得像荠菜的这个型造型的野菜蛮多的,连我自己分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建议去买种子来种,因为荠菜是这边也是很容易就能买到种子的。

7

蒲公英和苦苣菜

这两个我之所以想把它们放在一块,是因为它们俩小的时候就长得特别特别像,就是锯齿还没分的时候就很像,那时候没有开花,其实不怎么容易变得出来。这两个都是属于药材类,蒲公英可能大家更熟悉一点。不过苦苣菜可能大家比较痛恨,就一长长到1米多,它除起来也是蛮难受的。

8

野生莴苣

莴苣我们吃的莴笋,它其实也有野生品种,这里讲到的两种,看起来不像莴笋。

野莴苣 Lactuca serriola (Prickly Lettuce)也叫野生生菜

部分食用生菜的祖先,一般食用还没长杆子的时候,部分文献认为成熟后的植物有轻微毒性

幼小时候容易和蒲公英混淆,分辨技巧:叶片背面沿中线有一排小刺,越老这些刺就越硬

9

野生生菜 prickly letters

可以拿来办沙拉或者烫了之后做炒菜用的,这个也是在很多文献当中记载的,特别是还没有长杆子的时候,因为它的杆子特别的毛长起来之后,然后其实它也是跟蒲公英还是有点容易混淆,因为蒲公英小的时候其实锯齿并不那么明显,那么分辨野莴苣的一个办法,就是你把它的叶子背面翻过来,会注意到它的中间线有那么一排小小的刺一样的,就幼小的时候可以很软,但是如果说是长大一点就会发现它有点变黑,然后再到成年的时候,叶子开始发生锯齿话,那么那个时候就连杆子上也会有了。所以这个是蛮独特的一点,就是蒲公英的叶子背面是没有这个东西,而且我自己感觉就是在采摘草的时候,其实是摸起来也是很像生菜的手感。

这个是叫鸦片莴苣,它们其实真的是非常像,因为都是同一个属类,就是植物的属类,只是不同种而已。它确实以前是拿来做鸦片的替代品的,因为你把它折断了之后,它有白色的浆汁流出,可以作为镇静剂的提取物,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确实是拿来做镇静剂的替代品。直到现在墨尔本的一些草药疗法的网站上都会有卖。作为镇静剂,你肯定是不能把它当做生菜一样的来吃。

这两个其实不是很容易分辨,特别是小的时候就是可食用的时候,其实真的是很不容易分辨,但是长大了之后它确实是样子是不一样的。

鸦片莴苣

野莴苣

就左边的野莴苣prickly lettuce它的叶子是偏锯齿化的,而且它顾名思义 prickly,它的杆子上是非常的毛的,就很多刺,但是其实鸦片莴苣的话,它相对看起来更光滑一些,叶片也更大一些,但是这恰恰是成年后我们才分辨出来的东西,就幼小的时候其实蛮不容易分辨的。

它叶片很小,而且它喜欢长在潮湿的地方,而且喜欢长在别的植物里面,一长就像地毯一样就铺开来了,除起来是很费事的,然后它的花也是非常的小。

在日本的话,它新年的时候要喝一种粥叫七草粥,这个七草粥当中有一种就是草。

容易混淆的是一种叫南欧大戟的植物。有毒的,特别是在折断以后,它有白色的浆汁流出来,那么有的时候如果没有戴手套,有的人皮肤敏感,粘到枝叶都会觉得发疹子或者是过敏之类的,然后有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眼睛,那是要及时就医的,所以如果要在找鹅肠草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区分出来,南欧大戟然后尽量不要去折断它。

两者区别还是很大的,南欧大戟顶部的嫩的部分是嫩绿色的非常的明显,叶片的序列也不太一样,但是我觉得最明显的办法就是你把和长草折断了之后,它是不会有白色浆液的汁液流出来的。

10

酢浆草Oxalis corniculata

(creeping wood sorrel)

外用治疗蛇咬伤,蚊虫叮咬,烧伤,内服治疗肠胃不舒服拉肚子一类的。

酸味,有药用价值,但不是适合多吃的植物

它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草药,这个药在很多的文献里面都有记载,包括我们国家很多少数民族的草药,比如说像佤族的阿佤药,还有藏族的藏药,还有苗药都有记载这个。它主要是用于治疗蛇咬伤蚊虫叮咬,就外用什么之类的。内服主要治疗肠胃不舒服,但具体还是要咨询中医。

它跟三叶草有点像,但细看就会发现是完全不一样的。

首先它是匍匐在地上长的,它贴地面贴得很紧,然后他开黄色的小花,有的是绿色的页面,有的时候泛紫,另外就是它的虽然也是三瓣叶片,但是它每一个瓣叶片都是一个心型的,而不是一个椭圆,而且心型中间沟还很深,这个是和它区别三叶草的非常重要的一点。

11

草头,别名苜蓿

学名 Medicago sp.

很常见,但不开花的时候容易和三叶草混合,三叶草的叶面常有深色的点,而草头不常见。这个在国内江浙地区叫金花菜,是常见的食用蔬菜,在澳洲后院网站上也可以买到种子来种。三叶草有药用价值,但不能像草头一样拿来当蔬菜吃,所以分不清的时候还是自己种比较安全。

到底哪里可以挖野菜

能挖野菜的地方一定是要清楚土地历史的,最好的地方就是你们家的后院。因为你自己知道土地情况,比如这一块地是长期种菜的,就比较适合去挖野菜,也不靠近任何工业污染源等等。

大家需要关注三个方面:铅

石棉

宠物和其它野生动物接触过的地方

老房子以前大概六七十年带油漆是含铅的在澳洲,所以也就意味着现在如果有的地方翻新,墙上的油漆剥下来,事实上那个里面是带铅的。那么如果在翻新的过程中,这些材料变成粉末,比如说某一块就掉到土里了,那么事实上土壤也是会被铅污染的。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野菜还是种菜都好,都不要去碰那样的土壤。

重金属的问题就是说,它是会被蔬菜类,特别是叶子菜是吸收到叶片里的,还有一些食用根部的菜,比如说胡萝卜。

石棉

石棉属于致癌物质,之前是当成建材使用,以前房子的屋檐,还有洗手间的天花板等等都是石棉的材料,直到80年代之后才被禁止。那么拆老房子的时候,很多石棉都已经变成粉了,因为年代很久,那个粉如果一旦污染到花园当中,也是对挖野菜也好,种蔬菜也好,都是不太安全的。它不会被土壤吸收,但可能沾到叶片上。

宠物和其它野生动物接触过的地方

像许多人家门口都会有草地( nature strip),有的人也会想在上面挖菜或者种菜,但其实不太好。别人遛狗的时候,狗狗可能会在那里方便,带有细菌。而且那个地方其实接触汽车的尾气很多,也会被污染。

挖野菜小Tips

挖野菜的时候尽量戴手套,避免植物枝叶折断后,上面的细菌引起皮肤感染。

尽量摘嫩的,嫩的就是有一个好处,一来它的口感上可能更好一些。另外很多植物在幼小时毒性较低。

最后一定要洗干净。其实主要还是要避免,比如说汽车尾气污染,还有动物粪便一类的。

哪里绝对不可以挖野菜?

最不安全的地方:不明排水沟

有可能和汽油及其副产品相挂钩的地方,比如路边,比如加油站,停车处旁

不知道过去土地历史的公园

有可能会喷洒药物的地方

不明排水沟

一个是靠近不明的排水沟,如果不清楚水源是哪里来的,就一定不要去挖野菜。你为水里边的排污我们不清楚。

可能有重金属的地方

靠近汽油加油站,还有停车场,有可能是重金属污染的地方。

公园

许多公园建在以前的垃圾填埋场,在填埋场上面盖了一层厚厚的土封起来,之后再把再盖上好的土,然后再开始种其他的植被。现在还并没有研究标明,就是说下面的垃圾填埋场里面的重金属是否已经被这些植被给吸收,但这样的风险还是尽量避免。

有喷过药的地方

很多时候喷药的地方会支起牌子,但有些公园,人力不够,喷完药他是不会跟你说的。我觉得比较好的办法去跟看守问一下最近喷药的是哪些地区。另外其实刚刚喷过药之后,你是能闻到很强烈的草甘磷味道。

喷药很多是针对阔叶野草,就包括了蒲公英、三叶草,还有野韭菜;另外有一些草它是属于维多利亚要典型整治的野草,像野韭菜就是。所以它被喷药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挖野草的注意事项

如果我们用工具去挖野草的时候,很有可能也会破坏到其它的植被。比如说像维多利亚州很多很珍贵的兰花,它大概只有在六七月份间从土壤里边出来开花,其他时候它是在地下的。

如果我们去挖起了其它的东西,可能在那个时候也就把兰花给破坏了,反而它真正是要被保护的品种;所以如果在national park里边,大家即便见到可以吃的品种,还是不要去挖了。

如果大家对野菜有更多兴趣,可以看看这两本书

左边的是我们的救荒野草,右边是墨尔本的非常出名的一本专门拿来用找这个城市里的野菜的一本书,应该说这两本都是属于比较靠谱的文献。

左边的这一本虽然是年代非常久远,但是当时他组织编撰的人朱橚,他是将组织了把这些草都收集起来,自己建了一个院子,因为他是皇帝的儿子,他有这个条件做,然后他去研究了这些是否能食用,所以我觉得大家有机会可以上网搜一下,现在是很容易能搜到的,它里面记载了很多能食用的野菜和入药的草类。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