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中国:美国的国家安全“工具箱”装了些什么?

1

2020-10-2 04:01| 来源:VOA

即将离任的美国驻中国大使布兰斯塔德本周为特朗普总统强硬的中国政策进行辩护,称这已经带来了贸易问题的进步,并希望这些进展扩大到其他领域。

“我们一直致力于在美中两国关系的公平互惠,然而遗憾的是,每次我们做出努力,中方都没有回应,”他说。

特朗普认为“美国一直在吃中国的亏”。为了改变现状,美国在2018年对中国掀起贸易战,并开始限制中国龙头企业华为。

今年,美国的中国政策更加强硬。华盛顿对中国外交官和记者加以限制,关闭休斯顿的中国领馆,多次批评中国在南中国海、香港和新疆地区的行为。与此同时,美国政府也使用了诸如出口管制和制裁等传统手段。

根据特朗普政府的说法,这一切的一切背后只有一个原因:国家安全。在这方面,美国政府拥有很多工具,不仅局限于行政部门,还包括国会和司法机构。一些工具影响广泛,而另一些手段直切要害。

“这是一个遏制战略,” 华盛顿智库美国国家利益中心国防研究主任哈里·卡奇亚尼斯(Harry Kazianis)对美国之音说,“美国重新拾起了冷战时期对抗敌人的姿态,这影响深远。这将影响美国未来数十年的外交走向。”

“全政府模式”遏制中国

中国在2015年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这个政策显示出中国开始转向高技术行业,并意图垄断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绿色能源车辆、太空领域等关键技术行业。

“中国崛起的方式是我们在市场经济或是民主社会没有看到过的。他们针对的是美国最先进的技术,之后用这种技术来强化和支持一个威胁到美国的意识形态”,霍金路伟法律事务所(Hogan Lovells)合伙人亚杰·昆特姆卡拉(Ajay Kuntamukkalala)对美中贸易委员会这样表示。

白宫在2017年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指责中国挑战美国利益、威胁美国安全、破坏美国的稳定和繁荣。

此后,特朗普政府使用了一系列经济工具来抑制中国。这包括施加关税、出口管制等手段来遏制中国国有企业、或是与政府有关系的大型企业占据诸如人工智能、电动汽车、5G等决定21世纪经济霸主地位的产业。

“然而过去几个月,我想是过去一年,美国开始改变这个做法,开始聚焦于中国带来的外交战略和地缘政治威胁”,美国国家利益中心的卡奇亚尼斯说。

美国在2020年5月公布《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正式确立美中两国的竞争关系。其结果是美国开始了一种动员全政府的对华战略 — 跨越各个政府部门,向更深更广的全社会方向发展,对中国进行制衡。美国政府称之为“全政府模式” (whole of government approach)。

“全政府模式显示出美国意识到中国带来的挑战来自方方面面”, 美国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国防问题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对美国之音说。

卡奇亚尼斯说,这意味着“美国正在使用360度的视角来审视中国崛起对亚洲的影响,并竭尽全力对其进行遏制。”

全政府概念强调的是全面性和整体性,并不局限于政府机构,可以包括社会的力量; 也不局限于本国政府,可包括盟友和伙伴国政府。

在这种模式下,美国综合外交、经济制衡、信息战以及军事同盟,全面应对中国带来的挑战。

强大的军队显然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保障。过去几个月,在特朗普政府对北京进行外交攻势的同时,美国国防部也加紧了遏制中国的步伐。

美国海军在7月派出尼米兹号和里根号在南中国海进行军演,以“支持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

自今年1月起,原本在巴黎附近的美国B-1B和B-52轰炸机已经在南中国海、东海和日本海等重要水域进行了20次飞行任务。军事专家认为,这些任务的目的只有一个:告诉北京美国即使不动用航空母舰,也可以随时威胁中国的地上目标和机队。

何天睦说,为了加大对中国的压力,特朗普政府比前任政府更加密切地关注同西方盟国海军的合作,这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和西欧。这些国家现在也派出他们自己的海军军舰到南中国海进行巡逻。

另一个重要的工具,专家指出,是美国巨大的市场。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使用关税,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等一系列贸易壁垒来遏制中国某些国有企业或与北京政府有联系的大型公司快速成长。

卡奇亚尼斯说,美国政府众多的经济工具是其对抗北京的最有力武器。

“中国迅速主导亚洲的根本就是经济,而美国会使用经济政策工具来遏制这种成长势头,像是使用出口管制来确保中国无法使用或复制美国的高级芯片,确保中国不能盗窃知识产权,以及对这样做的公司施加制裁,”他说,“因为我想,美中的竞争更多的是经济间的竞争。”

华盛顿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对美国之音说,特朗普政府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相比过去政府使用传统的军事和外交手段,特朗普政府特别依赖经济工具和经济外交”,他告诉美国之音。

兰德公司高级研究员何天睦说,美国在使用一系列经济外交手段来警告其盟友北京带来的威胁,“美国拥有强大的全球盟友体系,以及软实力方面的巨大优势—很多国家尊重并支持美国强调的人权和民主等价值观。”

比如说,在美国政府禁止本国公司与构成“安全威胁”的外国通讯公司合作。在美国的游说下,老牌盟友英国今年5月宣布停止在其5G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也已明确表示,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禁止华为参与其5G网络建设。

特朗普的另一项工具:总统令

特朗普政府使用的另一个工具是总统令。最近特朗普总统对微信和TikTok下了禁令,此前他在5月宣布禁止与中国军方有关的中国留学生进入美国。7月,特朗普的幕僚长梅多斯(Mark Meadows)表示,特朗普正在考虑更多针对中国的行政命令,“我们需要为重置平衡采取行动,” 他说。

美国总统通过总统行政令来实现自己的政策目标。这是美国宪法赋予总统的行政特权,也是总统手里的一枚关键武器。

具体来说,这是一份总统签字、下达给联邦政府的命令。这类来自白宫的文件不需经国会批准。

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 (Paul Tsai China Center)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罗伯特·威廉姆斯(Robert Williams)对美国之音说,目前广泛运用总统令在美国政府里已经引起了一些讨论。

“人们担忧这些行政令的合法性,其带来的先例,以及某种程度上似乎效仿中国禁止某些互联网平台运作的做法”,他说。

传统基金会的成斌说,总统令只在本届政府适用,所以对于重要的问题,政府需要得到美国人民的支持,也就是获得代表这些人民的国会的首肯。他举例说,参议员全票通过的《平等法案》,即要求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不能再逃避美国监管的法案就是一个例子。“这给本届政府打了一个强心针,因为这是参议院全票通过的获得两党支持的议案,”他说。

威廉姆斯认为,目前美国政府的挑战是,如何来区分哪些与科技相关的国家安全担忧是与中国的政治制度密不可分的,而在多大程度上这能通过中国进行现实的政策改革来获得解决。

“归根结底这需要信任,”他说。例如在科技层面,这需要中国政府可信地证实,有强大的法律限制中国执政党对于中国科技公司及他们如何使用数据进行影响。

“在目前阶段,我们看不出双方的互信机制有多大的成功几率”,他告诉美国之音。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