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苦等八个月终于到头了:南澳有望即将迎来首批国际学生返回

7

 ↑澳洲社会资讯、时事热点、优质干货, 尽在掌握↑

​澳洲边境何时开?

澳洲边境封锁将众多留学生挡在国门之外,在漫长等待中他们愤怒、无助和无奈。他们希望传达出一个声音,国际学生也是澳洲社会的一部分。

、中国学生对澳大利亚边境关闭感到失望 (图|网络)

王同学今年是博士研究生最后一年,但她或许无法前来澳洲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受新冠疫情影响,她的学习和生活计划都被打乱了。

在长达8个月的漫长等待中,她从刚开始的诧异和愤怒,到现在只剩下无奈:“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王同学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今年是最后一年。她今年初回国过春节之后,就一直被困在国内,无法回到澳洲。

所幸的是,她在博士前两年很努力,已收集到自己研究所需的数据。虽然没有做到最好有些遗憾,但至少还是能按时完成自己的博士学位。

每月1000澳元房租“白花了”

身在中国的王同学在澳大利亚还租着房,自己的车和个人物品也留在这里,加上刚签合约等各种各样的原因,暂时没有办法退房,只能白白交着每个月1000澳元的房租。

“那个房子一直退不了,我一直在交租金,还不能住,对此我非常愤怒,”她说:“每个月我要白白花1000澳元,就是打水漂了。”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8个月。

起初王同学希望自己很快就能回去,但到了今年六七月份,她的希望变成失望。

她只能拜托自己在本地的朋友帮忙卖车,把东西寄回来,想办法提前退房,这些也花了不少精力和金钱。

“其实我已经损失的够多了,再损失一些押金和违约金,相比继续多付几个月的租金来说,都不算什么了。”

“留学生也是澳洲社会的一部分”

王同学认为,澳大利亚在疫情开始时只针对来自中国的旅客实行入境限制,似乎有些“真反华、假防疫”。

澳大利亚疫情开始时,病例主要从中国输入。三月份以后,新增病例数突然增加,且主要来自美国和欧洲等当时的疫情热点地区。在全面实施国际旅客入境限制之后,澳洲第一波疫情才有所缓解。

王同学2015年就来到澳大利亚学习,在五年中,她热爱着澳大利亚的生活环境,但也感受到华人和澳洲本地社会之间的“隔阂”。

她说:“虽然很多人表面上很礼貌,但本质上没有把其他种族的人公平看待。”

王同学通过社交媒体发现,有很多同学都和自己有类似的遭遇。他们“抱团”发声,希望让澳洲人看到留学生也是澳洲社会的一部分。

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起的“StudyLocalSupportLocal”活动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

“我希望澳大利亚政府和澳洲人民能知道,虽然我们是留学生,但我们在澳洲是有生活的,”她说:“感觉我们的人生很受影响,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约300名国际学生将在九月经新加坡来到南澳,联邦政府试图通过该试点项目测试如果在全澳范围内允许国际学生返澳,能否得到有效管理。

终见希望:南澳本地媒体称,联邦政府已为南澳的国际学生返澳计划亮绿灯

Cindi Du 的学习因 COVID-19 边境关闭而中断(图|网络)

南澳大学的中国留学生Cindi Du来自上海,去年12月圣诞假期回国后就一直滞留在国内。

今年21岁的她本打算今年2月回阿德莱德继续学习早教专业,但她的飞机因为疫情封锁限制而被取消。

“我非常着急,非常担心自己的学业,因为我以前从未通过网络学习过,”她说:“你没有互动和把理论应用到实践的机会。”

和成千上万选择到澳大利亚留学的国际学生一样,Cindi的学习计划因澳大利亚国际边界关闭而被搁置。

此前,南澳洲政府在8月提出的国际留学生返澳试点曾给过他们希望。根据计划,来自中国、日本、香港和新加坡的国际留学生将通过新加坡乘机返回阿德莱德。

南澳本地媒体《Adelaide Advertiser》周四发布的一份报道称,联邦政府已经为首批300位留学生返回南澳洲的计划打开绿灯。

南澳洲州长史蒂文·马歇尔(Steven Marshall)表示,州政府“仍在努力解决最后的细节”。

他说:“我很希望看到国际学生回来。但我同意总理的看法,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尽快让澳大利亚人返回。”

南澳教育推广组织Study Adelaide将帮助这一计划的实施,此前该组织对SBS新闻表示,试点项目已经准备好。

该组织负责人肯特(Karyn Kent)说:“我们希望南澳洲称为首个迎来国际学生的地方,这是一个非常关键、重要的项目。”

维州发生第二波疫情之后,首都领地的留学生返澳试点计划宣布取消。

Study Adelaide表示,他们希望南澳试点将用于尝试国际学生返回在全澳落实是否可能,以此帮助澳大利亚教育产业的复苏。

肯特女士说:“从澳大利亚的角度来看,这对潜在的学生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表明我们在努力打开澳大利亚。虽然有新冠疫情,但国际教育的需求依然强劲。”

国际留学生返澳一直是各州和领地的领导人的痛点,因为他们担心这会让滞留海外的澳大利亚人更难回国。但南澳目前已将隔离酒店容量提高至每周800人,其中600人将预留给国际旅客。

肯特女士说:“我们迫不及待希望我们的学生回到这里,也欢迎新来的学生。”

疫情发生之前就留在阿德莱德的国际学生说,他们希望自己的同学能尽快回来。

护理系学生MicahTam说,他在韩国的一些朋友也无法返回澳大利亚学习图|网络)

来自香港的Micah Tam在护理专业学习,他说:“圣诞节以后,我有一些同学滞留在韩国,无法回到澳大利亚。”

“阿德莱德确实需要国际学生回来。我们在外面用餐时会看到很多服务员都是国际学生。”

阿德莱德的餐厅老板Nathan Wong对此表示同意。他说:“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们通常有很多国际学生来这里旅游,特别是在午餐时间,我们确实需要他们回来。”

但并非所有人都赞成这项试点计划,社交网络在线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反对该计划,因为当地人还有朋友及家人困在海外或其他州无法回家。

阿德莱德当地一位居民说:“也许太多了,太早了。也许应该在接下来12个月慢慢进行,看看情况如何,目前我认为有些太匆忙了。”

另一位居民说:“这确实令我担心,如果所有保障措施都到位,我们就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如果所有人在返回学校之前都经过检测和隔离,那就太好了。”

南澳州政府最新数据显示,在疫情之前,该州教育产业每年价值22亿澳元,在截至2019年12月的一年中增长了18.6%。

南澳卫生部此前表示,所有学生在返回校园学习之前必须接受为期两周的强制酒店隔离,因此传播病毒的风险很小。

Study Adelaide的肯特女士说:“这些学生被要求执行与任何返澳旅客相同的严格程序。”

Cindi表示,她非常希望回来。

她说:“我们真的很想回来,我们会做到政府要求我们做的所有事情,这不仅是对我们自己的身体健康着想,也是为了公众的健康着想。”

“如果我们有机会回来,我们将有机会继续在澳洲面对面学习并享受澳大利亚的生活。”

END

获取最新澳大利亚新闻资讯

长按关注澳大利亚联合时报

👇

实习编辑:Vivi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