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中临近 王岐山旧部落马 习政权分裂?

1

RFI 于

习近平与王岐山在中国13届人大会议上

 

星期五传出一个醒目的消息,“十一”长假期间,中共五中全会前夕,北京当局突然宣布,中共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员董宏被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中共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员落马,消息惊人,一则习近平反腐已经反了八年,这么核心的专管反贪的岗位,专拽人落马的人物自己也落马了,让人感觉这个体制劣淘汰劣到何种程度 !果真“无官不贪么”?二则这位中央巡视员身份不凡,曾经是现任国家副主席,以前的中纪委书记,与习近平联手反贪的王岐山的高级副手。

不少分析指出,在党内普遍腐化的情形下,习王当初联手选择性反贪的本质本来就是清扫异己,那么,这次也不例外,只不过反到了王岐山旧部。两个星期前,与王岐山关系密切任志强被当局判刑十八年,曾有王岐山为何不能伸出援手的疑问,到底是王岐山无能为力,还是但求自保,多人指恐怕是中共党内斗争严重恶化。

董宏长期担任薄熙来父亲、中共元老薄一波的秘书,后来长期跟随王岐山,被外界视为王岐山的得力亲信、大管家。2000年3月之后,在王岐山担任广东省副省长、国务院体改办主任、海南省委书记、北京市长期间,董宏都是一路跟随,先后担任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国务院经改办产业体制司司长、海南省委副秘书长、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等职务。

习近平2012年成为中共总书记后,王岐山随即担任中共中纪委书记,习王联手反贪,中纪委派出巡视组进入各部委、各省市查贪,巡视组所到之处,被视为钦差降临,风声鹤唳,许多高官“上午开会,下午落马”,在众官众目睽睽之下被中纪委带入深山“双规”,其手段之毒辣比明代东厂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5年起,董宏先后出任中央第二巡视组副组长、中央第十二巡视组组长。2017年后,王岐山则破例在退出中共政治局常委、不再担任权力极大的中纪委书记之后,担任国家副主席。关于王能破例留任,一直有两种看法,一是认为习仍然需要他,他是习的心腹,因此他这个国家副主席同李源潮不一样,可视为“第八常委”。支持这一观点的举出习近平2018年年初突袭式“修宪”,废除国家主席制,就有很浓厚的王岐山的手笔;另外的则认为王“功高盖主”,尤其王身边有一群影响力不小、且认为“习不如王”的自由派人士,令习开始忌讳,与其“放虎归山”,不如给他一个副主席这样可闲可不闲的职务,留在身边可控。

有分析指,任志强被重判,习近平之所以对任下重手,旨在向对习近平越来越独裁极为不满的红二代发出警告,因此,对与红二代家族关系良好的王岐山旧部董宏下手,也可能具有同样的性质。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分析,不排除董宏下马与王岐山本人有关系,因为在中共不透明体制下,做出这一举动很容易让人认为,因为王岐山在党内有能力挑战习近平,威胁习近平独裁,习担心自己地位受到挑战,所以把王的羽翼逐一拔除。

3月18日,因批评习近平利用疫情强化独裁,不过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的任志强“被失踪”后,就有知情人士对本台表示,王岐山“可能已经出局了”,“任跟王岐山可以直通电话的”,“任志强出面与习公开叫板,意味着局势不可挽回”。分析人士表示,王岐山一直被视为中共高层比较开明、且能力出众的人士,另外,他周围自由派人物甚多,他们私下议论“习不如王”也是公开的秘密。

习王反腐,是两人关系的“高光时期”,但自2018年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不久后陷入中美贸易战,王岐山与习近平关系的演变同北京政权愈来愈陷入困境有关,王的“救火队长”的声望与习在“亲自指挥”的贸易战中的连连失误适成对比,2019年末,中国陷入新冠疫情,一些被视为与王岐山关系密切的媒体对武汉疫情发生过程当局不断隐瞒真相的披露,产生了很大社会影响,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愈加强化了习王的疏离。

外界并不清楚那篇被视为任志强撰写的批评习近平的文章在多大程度上代表王岐山以及中共党内其他批评者的意见,但毫无疑问,自从把“妄议中央”作为罪名后,任何批评,即便是私底下的批评也不会被习近平容忍。

王岐山继续出现在需要出现的场合,最新的是出席国庆酒会,这能说明什么吗?习王似已貌合神离,王能逃脱“上午开会下午落马”的命运吗?刘锐绍认为,中共天性好斗,“兔死狗烹”,并不出奇。

现在王岐山除了见见外宾,说些客套话,像许多高官那样不断公开重复“两个拥护”的机会似乎都很少。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