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C
Melbourne, AU
2020-10-27 16:36
Home 留学移民 砍断摇钱树:国际留学生为何...

砍断摇钱树:国际留学生为何不想来澳大利亚了?

5

来自澳大利亚境外的留学生签证申请出现断崖式下跌,这引起了人们对澳大利亚高等教育预算黑洞增加的深切担忧。

关键看点:

  • 澳洲今年6月只收到4,062份学生签证申请,去年同期为34,015份
  • 身在澳洲的国际学生建议身边亲友不要来澳大利亚
  • 学生说他们被当作摇钱树一样对待,但当他们需要帮助时就被抛弃了

内政部数据显示,澳大利亚自1月至7月仅从潜在的海外学生那里收到了72,397份学生签证申请,为去年同期总数的40%。

自4月份澳大利亚进入全国停顿状态以来,这种下降尤为严重。

在往年为高峰月份的6月,与去年同期相比,申请减少了30,000份,目前在海外的学生只提交了4,062份申请。

维多利亚大学米切尔教育与卫生政策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 for Education and Health Policy)的彼得·赫利(Peter Hurley)说:“它就是崩溃了。”

“这不仅仅是某个大学问题。国际学生在经济上的花费远远超过了学费开销,因此当他们不来时,这会对整个经济产生影响。”

去年,国际教育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了376亿澳元,但持续的边境封锁使这一产业处于危险之中。

米切尔学院的分析预测,如果国际边界一直持续关闭到2021年底,则未来三年学生收入将减少190亿澳元。

全国高等教育工会(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估计,今年该产业已经失去了至少12,500个工作岗位,主要是由于国际学生费用的减少造成。

赫利博士说:“我们对所造成的影响进行了模拟,考虑到了好的情况,也考虑到了坏的情况。”

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不仅是边境封锁将国际学生拒之门外,而且他们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受到的待遇让他们也不想来澳大利亚。

砍断摇钱树

剥削、种族主义和缺乏政府支持都促使国际学生对澳大利亚的幻想破灭。

移民工人公平倡议组织(Migrants Workers Justice Initiative )上个月发布的一项针对5,000多名国际学生的调查发现,与疫情大流行之前相比,现在有59%的受访者不太可能推荐澳大利亚作为学习目的地。

令人震惊的是,在两个主要市场中,该比例甚至更高,据报道有76%的中国学生和69%的尼泊尔学生不太可能推荐澳大利亚。

针对国际学生的种族主义也很猖獗,,近四分之一的受访者称,他们受到言语上的种族歧视,而这一比例在来自中国的受访者中占一半以上。

国际学生和其他临时移民没有资格申领联邦政府诸如留职津贴(JobKeeper)和求职津贴(JobSeeker)等补助款项。尽管有,也有70%的受访者称工时被削减,或者完全失业。

据悉尼科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劳里·伯格(Lauarie Berg)说,很多希望破灭的受访者曾引用总理在4月份的声明中说过的话,即如果学生们不再能够自立,就应该“回家”。

“成千上万人对澳大利亚政府表示愤怒和苦恼,数百人特别提到了总理的声明,” 她说。

共有35%的受访者表示,到10月他们将用光积蓄,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得不寻求紧急支持来满足他们的基本需求。

拉筹伯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斯瓦普纳·卡拉纳姆(Swapna Karanam)就是这种情况。

在疫情大流行开始时,她失去了服务生的工作,并一直依靠慈善机构和市议会提供的食物生存。

“几个非政府组织帮助了我,给了我食品和食品券来购买食品,” 她说。

“租房方面,有两个月我用了积蓄,一个月后我申请了补助金。”

这位制造工程专业的学生刚刚获得了维州政府提供的最高可达3000澳元的租金减免补助金,这将帮助她度过学年。

她的室友阿比实卡·史维拉(Abhishek Chevella)和她上的是同样的课程,幸运的是他可以继续做夜间报纸派送员的工作,但是他的工时被减少了。

几个月来,他勉强挣扎,每周赚取350至400澳元,其中70澳元直接用于运送工作的汽油费。

“这400澳元对我来说不足以支付租金、账单和维护费用,” 他说。

史维拉先生对澳大利亚感到失望,并说由于在疫情期间受到的对待,他将告诉他的朋友们去其他地方留学。

“对不起,我不能建议他们来澳大利亚学习,” 他说。

“留学生很富有”的传说

伯格博士说,多年来,国际学生一直被视为摇钱树,即使在疫情大流行之前,也经常面临经济困难和雇主的剥削。

“许多人觉得他们纯粹被视为一种收入来源,然后在他们有需要时就被抛弃了,” 她说。

赫利博士表示同意。

“我认为有一种广泛但错误的想法就是国际学生很富有,” 他说。

“有些人很富有,但很多人身后没有巨大的财富。”

史维拉先生的经历远非光鲜的教育宣传手册所承诺的那种光彩照人的澳大利亚形象,甚至在疫情大流行之前也没有宣传中的那么好。

在印度的一名教育中介说服他放弃已经接受的一所英国高校提供的课程后,他借了折合5万多澳元的钱来到澳大利亚学习。

但是当他到达这里时,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史维拉先生说,他曾在五家餐馆工作过,在那里他的薪水被克扣,其中一家餐馆为他六个半小时的工作仅支付了70澳元。

自从疫情大流行期间他作为送报员的工作时间被削减以来,他一直无法偿还在印度一家银行的贷款,该银行收取13%的利息。

尽管银行一直比较通融,但他现在要交新一笔大学学费了,银行不会再借给他更多的钱,除非他偿还部分现有贷款。

史维拉先生认为这份教育并不值得,因为他的课程都是本科学历中已经涵盖的内容。

他说:“生活负担不起,加上每周只能工作20个小时的规定,再加上剥削和压力,这对学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相反,他们可以以更低的费用去英国。”

联邦政府表示,如果把JobKeeper和JobSeeker扩展到包括国际学生在内的临时签证持有人,将再花费200亿澳元。

不过,伯格博士说,决定不这样做的代价就是澳大利亚失去了留学胜地的好名声。

“这是一项短视的经济决定,其他国家和其他类似的教育市场,例如英国、加拿大和爱尔兰,都没有做出这一决定,” 她说。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