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Melbourne, AU
2020-10-27 13:42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国库部长称2020-21财...

国库部长称2020-21财年预算案为投资基础设施带来机遇

2
2020年10月5日 ABC Analysis

这是澳大利亚每位国库部长都一定有过的想法——离巅峰近在咫尺,却又如此遥不可及。

明晚(10月6日),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将在国会概述一项计划,以应对自近一个世纪前的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这将是一个需要勇气与策略的蓝图,帮助澳大利亚规划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这也可能成为一个左右澳大利亚国家与经济的关键时刻。

几十年来,澳大利亚国内经济增长一直依赖于移民及向发展中国家出口铁矿石。这个预算案将让澳大利亚得以投资曾遭到严重忽视的基础设施,并有机会摆脱对日益敌对的中国过度依赖的关系。

这份预算案最终也将决定莫里森政府未来的命运,和国库部长本人,这位撰写、公布预算案人士的职业生涯。

在政治上,对于国库部长而言,很少能像总理一样手握如此之大的权力。

毕竟,国库部长们要么是“派对搅局者”,要么就是坏消息的预告者。

如果他们在经济好转的时候没有限额配给(这一做法通常不讨人喜欢),拼命地避免灾难的到来。

只有少数国库部长成功了。斯科特·莫里森成功了,还有保罗·基廷(Paul Keating)。

然而,对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来说,在他担任国库部长期间,反对党花了13年时间才让选民忘记了20世纪70年代末的工业关系乱局及20世纪80年代初的经济衰退。

尽管经历了十年的高速增长,[1996至2007年间任霍华德政府国库部长的]彼得·科斯特洛(Peter Costello)还是未能成功[挑战总理职位]。

与此同时,[2007年至2013年任陆克文和吉拉德政府国库部长的]韦恩·斯旺(Wayne Swan)曾因让政府背负了按今天的标准看微不足道的债务而受到当时的反对党和部分媒体的嘲笑,但这确保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没有受到全球经济衰退冲击的国家之一。

突然间,情况骤变。

联邦政府明年财政赤字将达到一万亿澳元

我们可能避免了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危机,但是经济劫难却无法避免。

作为国库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今年做了一些在八个月前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采取了与发达国家采取同样的做法,他抛弃了主导联盟党思想长达半个世纪的正统观念和神圣信仰。

那就是小政府已经被[经济学流派之一的]凯恩斯主义的支出计划(Keynesian-style spending program)所取代,至少是暂时性的取代了。该计划已经扼杀了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预算盈余的任何希望。

从2013年前自由党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上台,到今年疫情爆发,政府的债务总量增加了一倍,对债务的疑虑也都被悄悄地抛在了脑后。

等到经济稳定下来,澳大利亚的国家债务很可能会超过1万亿澳元。

然而,尽管如此,在应对危机的经济对策方面,澳大利亚仍是一个离群者。

与许多其他国家相比,我们采取的措施相对谨慎,我们当然能够做得更多。

尽管我们预测的债务规模似乎很大,但它可能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0%左右,远低于许多其他20国集团(G20)成员国。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在危机之初,债务最少,即使这笔债务此前已上升了十年时间。

以日本为例,其债务约为其经济规模的250%。

这给了澳大利亚足够的回旋余地,以渡过这场风暴。

财政赤字会有多大?

答案是:谁又在乎呢?1800亿,2000亿,也许是2500亿澳元。

不管预算案中的数字是多少,几乎可以肯定这会是错的。因为[预算案中的数字]经常是错的。

通常,这个数字是充满乐观性的预测,并指出任何困扰经济的问题都即将有所好转。

过去十年,预算案对工资、通胀和GDP增长将做出过强劲反弹的预测。

每年,在每次失望之后,时任国库部长都会重新讲述并复述这个童话。

今年,唯一确定的是我们已经知道的情况。

在刚刚过去的财年,澳大利亚的年度赤字约为850亿澳元。

这个财年的赤字将是有记录以来最大的一次,下一财年可能会出现超过1000亿澳元的赤字。

这些数字如此惊人,以至于没有人会密切关注这是否会进一步扩大,这给了国库部长很大的自由度来帮助为经济提供支撑。

与2007至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GFC)不同的是,这次我们花钱摆脱困境,不会招致太多批评。

预算案以及金融和经济管理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失业情况。

如果要从一个世纪前全球经济萧条中能汲取经验教训的话,那就是试图用财政紧缩计划来平衡收支会打击就业,将糟糕的局面变成灾难。这个错误在十年前金融危机期间也曾在欧洲上演过。

上周,弗莱登伯格国库部长曾表示,在失业率降至6%以下之前,控制预算赤子不会开始。这意味着这可能需要几年时间。

封城为我们节省了开销

尽管堪培拉和各州之间争吵不断,但我们的经济表现相对良好。

国际和国内边境关闭有助于控制病毒的爆发和传播。

这挽救了许多生命和我们的卫生医疗系体系,并使我们能够在巴西等国家遭受新冠疫情冲击时维持我们的矿产出口。

这也为我们节省了资金,使我们能够更快地恢复。

正如澳联储8月份的图表所示,我们的支出一直远低于其他发达国家。

我们没有节省的地方是对工资的支持,正如深蓝条所示。就在经济规模中的占比而言,澳大利亚在这个方面的投入比例是全世界最高的。

这使得家庭消费在危机最严重的时刻也得到了维持,并避免了原本支出下滑会加剧的情况的出现。

绿色条形图所示的是经济恢复阶段,我们看上去行动缓慢,但明晚我们将了解更多。

在经历了多年由外来移民驱动的增长及基础设施支出不足之后,这可能是推出社区投资和提供就业机会项目的绝佳时机。基础设施支出不足让我们的城市饱受拥堵的折磨,并影响了生产率。

澳大利亚央行即将降息

在货币政策方面,我们也一直非常谨慎。

此外,尽管澳联储作出政策大转变,将官方利率压低至仅有0.25%,为银行提供了超低廉的融资成本,并涉足金融市场购买政府债券,但在行动上却落后于国际市场。

上周,前总理保罗·基廷猛烈抨击澳联储过于谨慎,认为该机构应该为政府努力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的政策提供直接资金支持。

事实证明,明天不仅是预算日,也是澳联储至关重要的董事会召开例会的日子。

过去两周,人们一直在猜测澳联储将再次降息,使得官方利率降到0.1%。

虽然明天澳联储可能会与政府的大规模刺激预算案保持步调一致,但其更有可能做得是在墨尔本杯赛马节(Melbourne Cup)那天(即11月初)采取行动。

一些经济学家赞同基廷的观点,认为在货币政策方面,澳联储需要拥抱新的世界秩序,将利率推至负值,或者通过直接为财政赤字融资来刺激经济增长。

这是一项激进的政策,但鉴于其他所有国家都在走这条路,澳联储也别无选择。

如果澳联储持续无动于衷,澳元汇率将会飙升。

这将会损害澳大利亚经济,破坏明晚预算案中的刺激措施,并损坏国库部长的声誉。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