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都是有钱人” 华男亲述澳洲留学经历:给我不一样的回忆

1
2020年10月06日 0:32

来源: 漂ing

澳大利亚 悉尼

第一次踏上“澳洲”

当时我出国留学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法适应国内的那种教学方式:不求学生理解知识,只为了应付考试而不停地刷题、做题、写作业……这种教学方式令我的学业成绩一直不是很好,所以我想试试换一个地方去求学。

至于后来选择去澳洲留学,是因为感觉澳洲相对其他热门的留学国家来说,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而且环境空气也很好。

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都是有钱人 | 澳洲,给我不一样的回忆摄影:卡塔琳·娜苏萨

(Catarina Sousa)

葡萄牙 里斯本

在去澳洲之前,我了解到,学生在学校第一年是需要先读预科课程的,也就是大学的基础课程,等修满学分,并且考试成绩合格后,可以直接申请对应的大学,或者更好的大学。

等去学校报到的那天,我爸妈把我送到学校后,因国内工作需要就赶飞机走了。那时,我一瞬间感觉心里特别孤独和无助,因为,从现在开始,我就得自己一个人在不熟悉的国家中“漂泊”了。

与此同时,由于我没满18岁,因此在澳洲,学校必须为我配备一个监护人。而我的第一个监护人,是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小姐姐。而她的所作所为,让我在澳洲第一次感受到了——歧视。

第一次感受到了“歧视”

Gilberto Olimpio

更令我没想到的是,当我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后,她与我的首次谈话,会在我的脑海中成了一辈子也抹不去的记忆。

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都是有钱人 | 澳洲,给我不一样的回忆摄影:内森·考利

(Nathan Cowley)

澳大利亚 昆士兰州

当我见到她时,我忍不住问她这么做的原因,结果,她当时毫无歉意地说:“反正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的,都是有钱人,哪里会好好学习,都是过来混日子的,让你在楼下等着又能如何?”

这才是我刚来澳洲的第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此后,我被安排住在一个homestay家里,女主人是英国人,男主人是日本人,房子里还有两个男学生和两只猫猫。虽然看起来不错,但事实上,这个地方离学校的车程居然有两个小时!

人生地不熟,再加上路途遥远,第一次乘车果然还是迷路了……等反应过来,我和公交车司机说明情况后,司机就把车停在了一条高速公路上,让我立刻下车。可是紧接着要命的是,当我下车后一看,手机只剩下仅仅5%的电量了!

(Simon Clayton)

澳大利亚 悉尼

我依稀记得,那个时候的我,大概走了3个多小时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公交车站台。还没等我缓口气,这位监护人就打电话来催了,并且用着盛气凌人的口气命令我:“要是天黑之前你还没到家的话,就取消你的学生签证!”

在我17岁的时候,就被爸妈送去澳洲留学了。那是我第一次踏出国门,这一走,就走了五年。这五年的澳洲留学生涯,让我感触颇深。

没办法,我只能听从她的意思。于是我费了很大力气找到了她的公司,可她却轻飘飘地回了我一句:我在忙,你到大楼底下等会儿吧……

我想跟她解释我迷路的情况,请求她准许我晚一点到家。可是没想到,她只丢下一句:“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

到最后,我的组员在交作业的前一天晚上才联系了我,说要晚上留在学校讨论作业,还说找了个高手来指导我们。但其实后来,我第一次为了写作业,一个人在学校图书馆待了一夜。

最后,迫不得已,我只能用那仅仅最后1%的电,千辛万苦要到了男主人的电话,和他说了公交车站台的名字,麻烦他来接我一下……

事情是解决了,可我当时内心的恐惧、孤独和害怕,是我在国内完全无法体会到的。

除此之外,在我当天晚上到家之后,住家给我准备的晚饭让我很吃不习惯:一盘生的菜叶子,粘着泥土的蘑菇,一片涂满了热酸奶的面包……也许是外国的饮食习惯和中国有很大差别,所以害得我拉了好几天的肚子。现在回想起来,我也是很厉害的,没把我拉虚脱。

当时正好是国内春节的时候,晚上和爸妈视频,看到他们很欢乐地在一起吃着年夜饭。回想着自己这一天所经历和发生的事情,我的心里瞬间感觉特别难受和委屈,可我不敢和他们说这些,也不想让他们破坏心情。

挂断电话以后,我独自躲进衣橱里面哭了一整晚……

后来经过一番举报和投诉,终于换了个监护人和住所。

而我也换到学生公寓里去住,位置在市中心,走路就能去学校,还算不错。

不过走在路上还是会发生不少的歧视问题,比如会走路上会被别人故意撞,或者被人扯走背包等等,这些我已经不想多说了。

第一次“抗病”的煎熬

第二件事,算是在我留学生涯中发生过的重要事情——医疗问题。

有一次,我自己一个人在家,突然就发烧到了39度。当时的我穿着大棉袄,裹着厚被子,全身都在发抖。打电话叫来了朋友,随后他们打车带我去看了急诊。到了医院门口,我将近等了快1个小时才排到队登记。

可是,当好不容易轮到我看病时,医生给我量了个额头温度——36度,于是就说我根本没发烧。这个结果让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我错了。

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都是有钱人 | 澳洲,给我不一样的回忆摄影:哈里·坎宁安

(Harry Cunningham)

澳大利亚 珀斯

但后来几天,我额头一直是39、40多度,感觉都快把脑子烧坏了,但也没法开病假单,还是要继续去上课。老师让我发言的时候,我咳嗽得一句也讲不出,以至于我的那份作业最后直接被判定为不合格,我发邮件和老师解释也没用。

那时候真心羡慕国内的医疗水平,吊盐水、吃几粒药就能好。而现在,我只能在国外拼命地喝热水,等烧了一周左右后,额头才慢慢降温了。

不过,这段日子真心难熬。

第一次被人“又骂又砸”

而下一件事,发生得更加让我感觉莫名其妙。

在公交车上,我和爸爸在打着电话,结果旁边坐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对我突然就开始破口大骂,说什么听不懂我讲的语言,然后就各种骂,并且下一秒就拎起了她装满酒瓶的袋子,往我身上砸了过来。我的脖子那儿块当场被她砸得都是红印子,但车上没一个人说她,都静静地当作啥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但其实并没有后续……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本应该很美好的留学经历,却让我感觉外面的世界很可怕!也许千千万万和我一样“漂泊”在外的正常人,都未必遇到过这些事情。

第一次在国外被中介“骗钱”

读书期间,除了必修课,学校还会安排三分之一的课程为选修课,自己可以选择自己想读的课程修学分。一般为了减轻压力,我们都会选一些比较简单容易通过的课程。

还有就是,我在国内的时候,还没遇到过中国人黑吃黑的经历,居然在国外被一个华人房产中介骗了钱!

当时在澳洲,我进入大学以后想找一个离学校近的房子租。正好附近有个公寓在出租,还是新房,就是稍微有点贵。

当时,在跟着这位中介看完房以后,我感觉蛮满意的,就打算租了。但是,这一租就出了问题!

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都是有钱人 | 澳洲,给我不一样的回忆摄影:吉尔伯托·奥林匹克

现在看来,当初只恨自己年龄小,太无知了。我听了中介忽悠,还没签合同就先把钱转账给对方了。而那中介给我的钥匙,完全不是那个房子的钥匙!

再后来,我打他电话也不接了,啥都不回复,和人间消失了一样。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被骗钱了!

这笔钱,算下来差不多有1万多人民币了!心疼之余,只怪自己没签合同被坑了,因此也不敢和爸妈说。后来我为了省钱,只能拼命地节衣缩食、省吃俭用,才熬过那段日子。

身边的朋友已经变了

也许,在很多爸妈的印象中,澳洲留学经历应该是轻松而又愉快的。可是,现实其实是恰恰相反的。

在我留学期间,我所遇到的各种同学和朋友们,他们的爸妈一开始把孩子送去外国读书很担心,怕孩子不务正业,怕被别人带坏……果然,当初和我一起出国的一些同学,还是没能忍住诱惑,以至于到现在还有没毕业的呢。

和你们分享下我身边一位同学的故事:她叫小雪,是我的一名高中同学,当时和我一起去的澳洲。小雪颜值高,家境也特别好,还特别聪明,是别人看好的小姐姐,我爸妈也蛮喜欢她的。

那段时间,我们读同一门预科课程,也都顺利地拿到了学分,期间,我们两人还互相帮忙搬家,一起去逛街……

但后来,我发现她变了。自从她遇见了她初中的那几个同学之后,她渐渐地也不和我联络了。

再到后来,当我再次见到她时,她已经学会了抽烟、喝酒、蹦迪……而且,每次她发的朋友圈照片,都充满了风尘气。

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都是有钱人 | 澳洲,给我不一样的回忆摄影:詹姆斯麦克唐纳

(James MacDonald)

英国 曼彻斯特

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都是有钱人 | 澳洲,给我不一样的回忆摄影:西蒙·克莱顿

我从她一个朋友那打听到,她最近还迷上了赌博,好像输了不少钱,为此还去酒吧当了陪酒女。可是我感觉很奇怪,她家境不差,怎么会这么缺钱?

后来,她的朋友告诉我,是因为小雪不敢和家里人说自己赌博输了一大笔钱,才私下偷偷这么做的。

那按道理还完钱就好了啊,可是她却陷入了一个死循环:陪酒赚来的钱去赌,赌博输完了又继续陪酒……难怪每次大街上遇到她,她身旁的男人总是不一样。

有一天,她找到我和我朋友说,她好像怀孕了,想去打胎。但是我们又没经验,只能和一个很熟悉的老师说明情况后,带她去检查,拿掉了小孩……

正常情况下,一般都是监护人每周来一次学校,和我们谈谈最近的生活状态。而我的那位监护人,却是让我自己到她公司找她。

到现在,小雪的学业也没完成,还继续沉溺于那个纸醉金迷的环境里。

其实,家长的各种担心,我到现在都能理解,毕竟他们的出发点都是好,就是可惜了小雪父母的那片心意了……

我的澳洲“学海生涯”

撇开这些发生在我身上奇奇怪怪的事情,总体来说,澳洲还是蛮适合居住的,环境真的是很一流。只要是大晴天,天空就会特别蓝,空气又干净。而且就算是大热天,温度再高,只要你躲在树荫下,那就不是很热了,早晚的温差也很大。

顺带一提,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大学吧:Monash University (翻译:莫纳什大学)

这是一所澳洲五星级大学,八大名校之一,世界大学排名平均在60左右。我学的专业叫Information Technology,也就是信息科技,主要是各种编程,计算机学习之类的。

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都是有钱人 | 澳洲,给我不一样的回忆摄影:妮可·埃瓦利亚诺

(Nicole Avagliano)

澳大利亚 新南威尔士州

于是我选了很多和中文相关的课程,比如商务翻译、中文阅读理解、笔译等等课程,还选过韩文、会计之类的。总体来说,除了有些是自己的兴趣爱好,其他基本都是为了毕业而选的。

一般来说,每个学期要选4门课,修满了必修课和选修课的学分才能毕业。一周每门课又都分成大班课、小班课以及自学课。所以一周上课的数量其实并不算多,有很多空余的时间。

至于国外的课堂呢,也没有国内那么严谨,课堂氛围是很轻松的,但是作业其实并不轻松。

在国外学习,要学会自觉,老师并不会来管你,他们只负责讲课。也没有老师会来提醒你今天要交作业了,或者监督你认真听他讲课。这些统统不会,你不交作业,考不出来,都直接扣分。

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都是有钱人 | 澳洲,给我不一样的回忆摄影:克莱德·杜克

(Cleyder Duque)

哥伦比亚 麦德林

不过有个方面要比国内好很多,就是不会用一门考试来决定成绩。在澳洲大学的课程里,分数是由平时分、期末考试分、出勤率等等所组成的。所以不存在因为一次考试的状态不好而导致挂科。

但是令我对学校又爱又恨的地方,就是小组作业!

老师会利用刚开学的第一节课给学生分小组或者自己组队,一些没来这节课的同学,就与小组里多出来的学生自动分到一组。幸运点的,遇到的组员可能就是大神或者学霸级别的,要是不幸遇见猪队友……这门课估计不好过。

我也曾经碰到过猪队友!

学校安排了场地,让专人给我们换上毕业典礼的学士服和帽子,每个专业的学士服上面系的飘带颜色是不同的,我的是青色飘带,代表着我是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

由于我有一门课程和另一门课程的时间冲突了,导致我第一节课没去。等到我匆匆赶到第二节课的时候,才知道已经分好组了,而我的3个组员都是黑人小哥哥。

小组作业的量都比较大,而且要做很久。但我的组员们自从第二节课见过一次以后,后面的几节课都统统消失了。我和老师解释说要换组,也没同意。

等成绩出来的那刻,如我所料,果然还是没及格。那份作业占了总成绩的40%,所以剩下的60%都得靠我自己努力,于是我疯狂地在算分,想想自己接下来的作业和考试都要达到多少分……

虽然当时学得很痛苦,但也能给了我一份和别人不一样的回忆吧。不过,幸运的是,在我的大学生涯中,还从没挂过一门课程,就顺利毕业了。

“澳洲”,给我不一样的回忆

2019年5月,我毕业了,带着爸妈一起参加了我的毕业典礼,这是一个全家都特别开心的日子。我从一个差生,居然也能从这么好的一所大学顺利毕业了。

这一天,我居然有点不舍得这个学校,而且也有点不舍得这个国家了。

我的毕业典礼是在澳洲的冬天举行的,而且天还下着雨,风又特别大。但是为了拍照出来好看,大家都是穿着西装、礼服出席的。我还特意穿了一双高跟的靴子,只是走起路来特别不方便。

一大早,我的同学就在校门口等着我,送了我超大的一束小熊鲜花,还有一大串气球。接着,我带着我爸妈逛了逛我的学校,以及我平时上课的课堂环境。走到哪就拍到哪,毕竟这种场合人生就一次。

现在回国后,有时家里有客人来,讲到毕业典礼的事情,我还会拿出我的学士服给他们展示一下,毕竟这是一件让我值得自豪的事情!

然后还有专门的摄像师给我们一家三口拍合影,不过这都是要在网上提前预约的,还有附加项目要收费。我把我的学士服、帽子以及照片都买了,当作给我的毕业典礼留个纪念。

你们中国人能出国读书,都是有钱人 | 澳洲,给我不一样的回忆摄影:杰库布·戈麦斯

(Jacub Gomez)

美国 加利福尼亚州

朋友让我去报警,车上也有监控。可是报警之后,警察就只让我填了个表格说明下情况,随后留下一句:“后续会和你联系……”。

以上均是在我澳洲留学生涯中所发生的一些真人真事。总体来说,孤身一人“漂泊”在异地,遇到的各种各样事情,以及各种各样的人,让我切身体会到与别人不一样的经历,也给了我许多愉快和不愉快的回忆,让现在的我有了很多的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