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莹:脱钩不应是中澳关系的选择

4
2020年10月06日 0:40

来源:印象

10月5日,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莹就等问题接受《金融评论》上海分社记者迈克尔·史密斯书面采访,以下为中文全文。

《金融评论》:在您看来,中澳两国关系最密切的节点?由于什么事件,两国关系出现拐点?

傅莹:这个问题让我想到,2014年一年之内两国领导人三次见面[1],这在中澳关系史上前所未有。主席访澳期间双方宣布将中澳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把两国关系推到历史高点。第二年两国签署自贸协定。

记得我在澳大利亚任大使时,一直在推动扩大两国贸易,我走访过和北领地等多处资源和畜牧业企业,与工农商业界有广泛接触,深深体会到中澳之间经济互补与合作的需求。根据澳官方统计数据,2004年中澳贸易额是211.7亿美元,去年达到1589.7亿美元,整整翻了7倍多。这些成就来之不易,是双方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值得珍惜。

近年两国关系遭遇挫折,舆论气氛很不好,2018年《澳大利亚人报》甚至用“深度冻结”(deep freeze)来形容[2]。我不认为两国关系可以被“冻结”,事实上中澳合作依然活跃,贸易在疫情之后恢复增长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相关报道截图

虽然离开澳大利亚比较久了,我一直关心和关注中澳关系。就我的理解,目前出现的问题一定程度上还是因为相互了解不够,缺乏稳定的信任。遇到新问题,没有充分沟通,没把事情搞清楚,就诉诸舆论、刺激公众,导致矛盾激化。

中澳两国的历史、经历有很多不同,在认识和看法上有分歧很正常,同时中澳也有许多共同点,我们都坚定维护国家尊严和利益,对自身关切比较敏感。另外,澳大利亚是美国的盟友,中美关系紧张也会使中澳关系受到牵扯。

所以,我们需要用接触、沟通、协调的办法,在解决问题和克服分歧的过程中增进了解和信任,而不是依靠假定推测、简单认定,采取对抗、谩骂甚至相互伤害的办法。中澳合作是搭上经济全球化的车才取得快速发展的,两国人民都希望继续从中澳互惠合作的深化中获益,双方要共同守住这个大的趋势。

《金融评论》:目前中澳关系陷入冰点,请问冰雪消融是否可期?您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应该采取哪些举措融化坚冰?

傅莹:珍视与澳大利亚的关系,认为一个健康稳定的中澳关系符合两国利益。我相信澳政府、企业界乃至人民,都愿意继续与中国合作,打破当前困境需要两国展现诚意和勇气。

中国民众对国与国关系的一个基本期待是能够相互尊重,中国人最反感外国干预内政,反对没有搞清楚情况就指手画脚。中国从不干涉他国内政,尊重澳方利益。所以,当澳方表现出意识形态偏见时,会引发中国媒体的反弹。诚然,中方也需要加快提升国际传播能力,对中国发生的事情及时向世界提供一手信息,避免自己的形象被谣言和虚假信息所抹黑。

有的国际媒体,包括个别澳大利亚媒体人关于中国的说法很不严谨。我记得在澳期间就曾有媒体说中国在澳有3000个间谍,一时间人心惶惶。问到我时,我说澳洲2500多万人口,中国安排3000间谍来做什么呢?如果对澳洲都有这样的必要,世界这么大,中国需要派多少间谍呢?中国工人农民辛勤劳作就为了养间谍吗?国家怎么发展?大家都笑了。可惜这种荒谬信息现在依然不少。

我认为,中澳双方应努力沟通,培养互信。2008年启动的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迄今已举办5次,发挥了重要作用。双方应继续在增进互信、推动合作上多做“加法”,为改善关系积累条件。疫情背景下,全球都面临困难,中澳应携手共克时艰,为本国乃至世界经济复苏多做贡献。

当前国际形势变化很大,最突出的是中美关系紧张。美国执意将对华关系引向对抗方向。如果中美关系恶化,经济全球化是否还会延续?世界是否会发生分裂?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不仅影响两国,也关系到世界的未来。相信国际社会不希望在一个分裂的世界中被迫选边站队,作为利益攸关方,相信澳方也不愿意这样。中国欢迎澳方在地区和世界舞台上扮演积极角色,也期待澳方能在当前国际形势下扮演一种聚合与桥梁的作用,而不是相反。

《金融评论》:中澳贸易额近几年屡创新高,请问这一局势会继续保持吗?中澳经贸是否面临脱钩风险?

傅莹:目前讲的“脱钩”主要指中美在关键科技领域的问题。这肇始于美国全球战略重新聚焦大国竞争,把中国当作首要竞争对手防范和压制,例如对突破5G技术的华为采取芯片断供措施、以“国家安全”为由清除美国网络中的中国应用和电信公司等。长此以往,就像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担忧的,中美可能发生系统性“脱钩”,世界可能分裂成执行不同技术标准的两个体系。

经济全球化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成为难以改变的历史潮流。中美、中澳、世界各国之间经济互相深度依存,人为强行切断供应链,不仅代价高昂,也损害各国利益,相信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第三方力量”不愿看到经济全球化终结和国际体系裂解。

中澳贸易结构是两国互补性需求决定的,澳方优势是资源产品,中国对此需求巨大。据澳外交贸易部数据,2018-2019年初级产品占澳对华出口总额的80%,中国市场吸纳了澳方80%以上的铁矿砂、75%的羊毛制品、68%的种牛、40%的酒。我注意到在澳也有人跟风讨论同中国“脱钩”的假设,不知道在中澳关系这样的结构下会是什么样的“脱钩”?

我在内蒙古老家与朋友吃饭,他们拿出来澳洲的红酒来,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所以说,两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往来都与两国经济利益和大众生活息息相关。鼓吹中澳贸易“脱钩”的人,应该听听两国的企业和消费者怎么说。

中澳都是自由贸易的获益者,这几年即便两国外交上磕磕碰碰,世界贸易也在下降,中澳贸易额却一直增长,2018-2019财年增长14.9%,中国继续是澳最大贸易伙伴。同时,两国贸易结构更趋多元,澳服务业和高附加值产品更多进入中国市场。

疫情给国际贸易构成沉重打击,但今年3月以来中澳贸易额就恢复增长(附图[3]),6月澳对华出口再创单月记录,达146亿,在全球都陷入困难之际中国吸纳了澳半数以上出口。事实充分说明两国经贸关系具有很强的韧性,合作前景会越来越广阔,对两国民生福祉的促进也会越来越直接。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2020年1月与2月数据为2020年1-2月统合数据平均。

《金融评论》:澳大利亚及西方国家是否误解了中国?我们该如何克服意识形态的差异?

傅莹:依我在澳大利亚和英国工作经历的体会,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认识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一手信息不足,可能语言也构成一定障碍,二是偏见较深,倾向于用冷战观念看待和评估中国。现在中国国力上升,西方出现了对华恐惧心态。中国和西方都创造了伟大文明,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实现人民的追求。以意识形态划线不符合时代潮流,各国应该尊重和承认别国发展道路的选择。

这场严重的疫情给全人类带来严峻挑战。中国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付出巨大的代价,同时也尽己所能地及时和不断地向世界分享信息,并积极为国际合作贡献力量。美国不仅没有主动领导全球联合应对,反而挑动对中国的怀疑和排斥,错失联合抗疫的时机。在澳大利亚,也有一些人诋毁中国抗疫的努力,让看到这些报道的中国人感到不解和不满。这显然不利于两国关系的健康发展,也会给国际抗疫协作带来阻碍。

当前各国利益已深度交融,跨境风险挑战与每个国家的安全都息息相关。目前全球新冠疫情感染人数超3000万,死亡人数超95万。[4]这些冷冰冰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和被剥夺了幸福的家庭。世界当务之急是形成合力,切实推进全球抗疫,包括加强在疫苗及有效药物研发、医药物资生产供应及复工复产方面开展合作。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挑战等待我们携手应对,例如气候变化、核武器扩散、恐怖主义、新技术安全和治理等。

人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相互依存,中国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就是基于对世界团结合作重要性的深刻认识。

(傅莹为清华大学兼职教授、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外交部前副部长)

注释:[1]4月9日阿博特总理访华,11月10日他到北京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11月15日习近平主席访澳并出席在举行的G20峰会。

[2]The Austrilian, Australia is facing a ‘diplomatic deep freeze’ from China https://www.news.com.au/finance/work/leaders/australia-is-facing-a-diplomatic-deep-freeze-from-china/news-story/9f406cfd45f8df5d29a4e4fd9d47ea5c,2018年3月10日.

[3]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http://www.customs.gov.cn/ 2020年1月与2月数据为2020年1-2月统合数据平均。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