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C
Melbourne, AU
2020-10-07 14:55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2020年预算案是场赌博 ...

2020年预算案是场赌博 结果可能适得其反

0

要说澳大利亚是否有过“不管不顾”的预算案,那就非今年的预算案莫属了。

新冠全球大流行给澳大利亚经济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联邦预算案中的大多数预测(赤字预测和增长预测)充其量都是些“随意猜想”罢了。

质疑并探究预算案的基本假设(例如在明年年底前开发出疫苗)不仅合情合理,而且非常重要。

2020年预算案面临的真正考验是一定要在未来六个月内,在支持和促进方面,为澳大利亚经济带来可能的利好。接下来六个月的转变期会非常严峻,成千上万人的生活和生计将会发生转变。

在此背景下,2020年预算案中体现了最重要的两项措施:一是向雇佣年轻员工的雇主提供工资补贴;二是提供异常慷慨的投资税减免,以至让那些受影响最严重的企业(即认为几乎没有可能挺过2020年的企业)也都会考虑花点钱。

工资补贴旨在通过敦促雇主以最低工资标准,给新近就业的年轻人每周提供至少20小时的工作,其中政府将承担一半的费用。此举旨在保住这些人的工作,避免其陷入长期失业的风险。

然而,这一目标非同小可。截至8月底,35岁以下领取JobSeeker求职津贴和青年津贴(Youth Allowance)的人数已接近70万,比去年12月增加了40万。

政府押宝企业信心

根据国库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的说法,我们困局的解脱将仰仗商业和消费者的信心,以及旨在将未来可能出现的每一点投资和支出都转移到当前的刺激措施。

预算案阐述了由私营部门主导的增长,并以绝大多数流向企业的刺激措施来支持这一增长——从税收优惠到工资和学徒补贴,不一而足。

将减税追溯到7月1日,让消费者从现在起到圣诞节期间有一大笔钱可以花。此外,还向那些领取福利的人支付两轮250澳元的一次性补贴。这些措施看上去更像是在安抚企业信心——总会有人愿意消费的,而非针对消费者信心施打“强心针”。

2020预算案是基于我们在新冠疫情早期听到的那种V形复苏,即预计明年6月左右国内生产总值的澳元价值将大致回到COVID之前的水平。

熟悉历史的人可能会注意到,2021年至2022年,4.75%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测与保罗·基廷(Paul Keating,在1991-1996年担任澳大利亚总理)1992年提出的走出20世纪90年代初经济衰退的“一国”路线图相同,并且只能希望2020年的预测更接近实现。

尽管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国库部的观点是,许多经济领域实际上表现得相当不错。

有人认为,农业正在走出干旱的影响;采矿业和零售业也以健康的速度发展;尽管人口增长出现历史性的下降,建筑业看起来还算乐观。

没错,旅游业受到了重创。

由于澳大利亚人无法出国旅行,大量流向海外的支出正在回流本土经济。

CBD成了“重灾区”

如果要说哪些企业情况最惨,那一定就是那些依赖CBD的高人流量的商家,因为政府的举措实际上是在告诉他们:“我们爱莫能助”。

预算案的实质根本是一种非常强硬的实用主义,认为很多企业都不可避免地要面对一个现实——曾经顺风顺水的经营环境已不复存在,因此也要自行面对是去是留的问题。

随着JobKeeper留职津贴逐步削减,政府所能提供的只是破产程序上的一些缓冲式援助。如果这些企业他们不得不解雇的工人,在领取失业救济金一段时间后,可能找到其他带补贴的工作或学徒工作。

从停发JobKeeper到提供新的工资和学徒工补贴,政府补贴的削减幅度可谓残酷。

对于被困澳洲的大约一百万人(例如临时签证持有者)来说,仍然没有任何帮助可以获得。

对于JobSeeker补贴结束时,失业救济金的最终将定格在什么水平,政府一直缄口不言——但目前已经做出一项在四年内支出价值超过60亿澳元的津贴决定但尚未宣布。

这份预算案的政治意义在于,政府希望这一战略能够奏效,希望国内和全球前景中所有巨大的不确定性都消失,这样,到明年年中,政府就可以考虑凭此参加选举,让选民感到本届政府保护了他们,使他们免受疫情带来的最严重影响。

劳拉·廷格(Laura Tingle)是7.30的首席政治记者。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