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顶级夜总会神秘消亡:被害花魁家查出高官电话

47
2020-10-12 11:12| 来源:四季阳光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天上人间”听说过的人就都暴露年纪咯!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经辉煌一时的“天上人间”夜总会已变得萧条冷落,而它的衰败要从十年前的2010年往前说起。

2010年5月11日晚,北京朝阳警方再次集结,对辖区内天上人间等4家娱乐场所开展集中专项检查行动。天上人间、名门夜宴、花都、凯富国际等娱乐场所因存在有偿陪侍、消防安全等问题,依法作出停业整顿的行政处罚决定。一夜之间,“天上人间”从天上,直直地被挑落凡间。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当晚,朝阳警方会同工商、文委等部门,对这家被称为“北京最牛夜总会”进行突击检查。随后,因存在有偿陪侍、消防安全等问题,“天上人间”被勒令停业整顿6个月。在这之前的“天上人间”,这座坐落在东三环长城饭店一角的夜总会“充满神秘”!被人称之为权贵享乐之地、纸醉金迷之所。里面的消费据说是以“百元钞票的厚度来计算的”,非平民所能企及。

即便被查处的第二天,这家夜总会的保安也对前来“猎艳”的客人说:“(停业)用不了半年,过几天就能再开。”对于这种说法,很多常客并不怀疑,他们相信“天上人间”的能力,但来自北京警方的消息称,此次专项行动,对有偿陪侍等涉黄现象“零容忍”,“发现一伙,坚决打掉一伙”,然而这样一个“表面光鲜”的夜总会,背后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水有多深?

“没有人知道‘天上人间’的水有多深”,许多人这样表述“天上人间”的“后台”。有关“天上人间”的背景,网上传言甚多。警方内部人士向记者证实了其中两条的真实性: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北京某长官在“天上人间”消费时,因纠纷与保安发生争执。该长官随机将一批手下召至。但令这位长官大跌眼镜的是,“天上人间”竟然也迅速调来了一支极其强力的队伍,双方剑拔弩张,最终,该长官“未获便宜”。

2005年,所谓的“天上人间头牌花魁”梁海玲,遇凶身亡。时至今日,有当时参与调查的警方人士向记者称,尽管案件至今未破,但依然能够记得,在该“花魁”住所,除查获千万之巨遗产外,还有多个外省高官电话。

并未查获卖淫嫖娼

5月11日夜,警方从位于朝阳区的四家顶级娱乐场所内,共查获有偿陪侍小姐557人,其中,118人出自“天上人间”。在坊间,“天上人间”有很多别号:“京城第一选美场”、“中国娱乐至尊”。这里面的小姐阵容,一直被人津津乐道:20多岁、容貌靓丽、身材高挑,曾去那儿消费的何先生说,这是“天上人间”陪侍女郎的“统一标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在某外企员工何先生的眼中,“天上人间”内的陪侍小姐,“(优点)绝不仅仅是身材”,他曾经受客户之邀去过一次“天上人间”。

何介绍,“天上人间”的陪侍小姐,和他去别处的感觉不同,张嘴基本都是标准普通话;从不跟客人顶嘴,即使不高兴了,也都是微笑着不说话,或者撒撒娇。“别地的小姐没文化,谈吐一听就没受过多少教育,满嘴的钱啊,房啊,衣服啊。“天上人间”的小姐会随着客人的话题聊,能从电子科技,聊到历史人文,甚至政治经济,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根据有关消息,5月11日的警方行动,除了有偿陪侍外,未在“天上人间”查获到卖淫嫖娼行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在何先生看来,“天上人间”只是一个高档消费场所,来者非富即贵,和一般娱乐场所不一样,客人们都不会随便作出非分之举。“最多是喝酒唱歌时,顺便揽着小姐的腰,或者是随手把手搭在小姐的腿上。”何先生讲,在他看来对小姐不过分有两点,一是来这玩显示着身份地位,“有身份的人碰小姐,不能像没有教养的粗人”,再有“天上人间”的名头谁都听过,太过分了就怕会给自己找事。他们称,限于身份和“天上人间”的规定,一般不会有人在此进行肉体买卖行为。

咂舌的消费

何先生唯一的“天上人间之旅”,花费了五六万元。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虽然不是自己掏钱,但他仍然咂舌:一瓶普通的355毫升啤酒,价格七八十元,一杯鸡尾酒200元;一瓶在普通酒吧最多2000元的“皇家礼炮”,在这里需要5000元。

此外,邀请何先生的客户,给服务生小费,随手从兜里掏出一小叠百元大钞,顺手就扔了过去,“少说也得1000块钱。”

一位客人说,在大厅普通消费,也要7000多元。

有的陪侍女可以出台,她们的坐台费约在500到1000元之间,出台费则为3000到5000元。

陪侍女“草莓”(化名)向记者证实,她自2003年到“天上人间”,“只坐台不出台”,每晚收入在1000元左右。两年后,她花36万元在老家给父母买了一套房。

经常去“天上人间”的客人李冰(化名)说,去一次“少则数万元,多则几十万”,“这里花几十万很平常,几乎天天都有”。

前来消费的“非富即贵”,“要么特别有钱,要么不用花自己的钱”。

中国社科院农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于建嵘认为,“天上人间”运营涉及涉黄违法、高消费两个方面。对于有偿陪侍等涉黄行为的长期存在,他表示,“不相信相关监管部门不知道,而是没有加以认真对待,积极查处。”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低调查处高调宣传

一位长期从事治安工作的警方人士称,此次查处,是北京警方近十年来,在同类行动中“声势最大、打击力度最强”的一次。行动当日,从事先布置、力量配备到具体分工,突查行动高度保密。当晚,为防走露风声,参与办案的人员统一关机,事先许多警察并不知行动计划。与行动的低调不同,事后,警方高调宣传。

官方称,存在有偿陪侍和消防安全隐患,是“天上人间”被勒令停业的主要问题。6个月的停业整顿期,是此类处罚的最高上限。消息甫出,舆论爆棚

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评论称:这属于向某种特权进行坚决的挑战。另有观点称,这是北京市公安局新任局长傅政华上任后,烧的“第一把火”。那天,是傅政华履新第74天。在4月11日启动的北京警方打击卖淫嫖娼专项行动中,傅亲自挂帅。警方的消息称,此次专项行动,是深入贯彻市委、市政府构建“世界城市”、创建“首善之区”的要求。

另一个背景是,之前,中央综治委3个工作组赴京津沪渝穗五地暗访检查,检查的结果之一是:“尤其是个别地方……‘黄、赌、毒’违法犯罪活动仍较为猖獗。”

案件

天上人间“花魁”命案警方查出千万遗产

本报讯 天上人间被警方查封后,5年前一起命案在网上炒得火热。被害人是有天上人间“第一花魁”之称的梁海玲,传言其遭人盗抢后被勒死,嫌疑人是梁包养的情夫。警方调查发现梁海玲名下竟有1000万元巨额财产。

昨日,本报记者从知情人处获悉,天上人间陪侍人员梁海玲被害案至今仍未结案,警方的确从梁家中查出价值千万元的巨额遗产。该说法未获警方证实。

名下确有千万资产

网传梁海玲身材火辣,皮肤白皙,172cm的身高,45公斤的体重,被称为天上人间“第一花魁”。

2005年11月13日,梁海玲在家中被杀。

据知情人透露,当时警方赶到现场,“被其家中的奢华震惊”:衣柜内衣服、皮鞋都是名牌,有不下10件貂皮大衣,昂贵首饰不计其数。该知情人证实,警方调查时发现,梁海玲名下的确有千万元巨额财产。

网上有人称,梁海玲生前自驾一辆价值400多万的奔驰,她和很多老板有生意往来,资产主要靠生意。

并非包养情夫杀害

对于梁海玲被害原因,最多的传言是两名与其关系密切的男子所为。这两名男子是梁海玲包养的情夫,每人每月2万元工资。两人将梁海玲勒死,图谋巨额财产。

对此,知情人透露,据调查梁海玲身边确实有这样的男人,但网上传闻并非属实。警方还征集过线索。事隔近5年,案件线索一直没有,现在警方仍在对其被杀案件进行侦查。

首单“生意”400万

目前“梁海玲”的照片在网上被疯狂转载。据多名曾与梁海玲认识的人士证实,这些照片不是梁海玲本人。

2000年前后,李冰(化名)已是天上人间的熟客,他说里面的陪侍女孩,的确流传着“四大头牌”等称号。梁海玲的确被客人们称为“第一花魁”。李冰说,梁海玲并不是这些女孩子中最漂亮的,但“会做人、会做事”。那时梁海玲出台价是1万元。

另一名知情人士称,梁海玲说话声音很好听,“人很温柔,身材很好,皮肤很白。”

李冰说,他先认识梁海玲本人,而后才听到了有关梁的故事。从梁海玲以及梁的伙伴口中得知,她身家远不止千万。

李冰说,梁海玲的第一单“生意”来自一名台湾(专题)人,对方豪掷400万。2000年前后,梁在天上人间“已经有点名气了”,一度甚至如明星般成为香港(专题)娱乐记者跟踪的目标。

有一次,一日本(专题)客人慕名赶到天上人间找梁海玲,拿出3万元作为见面礼。

李冰称,梁海玲的交际圈很广,很神秘。2000年后的一天,梁海玲出现在北京某知名酒吧,一同随行的是一名前男足国家队成员。李冰清晰地记得,在场的人和梁海玲聊起关于足球的玩笑。

大学生变坐台女 不买车房怕露富

从业者说

身份:天上人间女陪侍 原则:从不与客人拍照,从不合租房屋,每隔半年搬一次家

至少1米7的修长身材,披肩长发,一身套装。略施粉黛,不染指甲,不戴首饰,说话很温柔。看不出是名坐台女。

2003年起,她在天上人间工作,不用真名自称草莓。

会计跳槽做陪侍

草莓称,2001年大学毕业考公务员未果,家在外地的她托关系进入北京一家国企做会计,每月能拿到3500元左右的薪水。公司老板经常在天上人间招待客户,总是让会计去结账,因此草莓经常出入天上人间。

一来二去,草莓和这里的妈咪和小姐都很熟了,听她们说一晚上能挣几千块,“而且不一定必须与客人上床。”20出头的草莓坦言的确有点羡慕。

“非典”那年,公司不景气,草莓想辞职。没有想好后路时,她想起天上人间的朋友。“你来吧,没问题。”一位妈咪答应得很爽快。

女孩感激妈咪保护

先交了2000元的制服费,“前两个月,妈咪根本不给我派台。”草莓说,那段时间,她还得花100多元买门票进场。

一问才知道,这是新人的规矩,目的是要新人熟悉一下场子环境。两个月后,草莓终于坐台了。

草莓说,天上人间的小姐们都很感激妈咪,如果身体不舒服,妈咪绝对不会让她们坐台;客人要灌酒时,妈咪也会解围;如果不愿出台,妈咪绝对会拦着客人。

草莓有自己的一条原则,坐台时不和任何客人或一同坐台的姐妹们照相。“万一照片流到网上,我将来怎么找老公。”她说,现在网上流传的天上人间的小姐照片,很多都是假的。

不露富勤搬家

在天上人间的几年,草莓赚了一大笔钱,她不愿透露具体数目,只是说“在北京买房买车不成问题”。

草莓说,她花36万在老家给妈妈买了套房,自己没买房、没买车,一直租着两居室一个人住,“不能露富”。

不跟姐妹们同租,半年就搬一次家,也是草莓的原则。她说,这样是防止作息规律会被邻居怀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同时,为避免一些好色之徒的非分之想,她在一个地方最多就住半年。

“小姐”都愿自称大学生

顾客印象

“找有身份的人办事,不去天上人间就没有面子。”天上人间被查封前,北京一家公司老总王先生还经常去。

他称,一层进门就是个不大的厅,右手边有酒吧台,从事有偿陪侍的女孩子们就坐在那里,等着客人去挑选。女陪侍人员都很漂亮,“身高像模特,模样像明星”,她们服装各式各样,有正装类的,丝袜,衬衣,高跟鞋;有暴露式的,短裙,露胸衣。坐台费500元到1000元不等。

包房内很豪华,里面铺着地毯,有手感超级舒适的真皮沙发,高脚酒杯,两台大屏幕可供点歌。市场上几百块钱的干红和干白类的酒,天上人间要卖到3600元。他曾点过一瓶28880元的洋酒。

王先生说,天上人间女陪侍张嘴基本都是标准普通话,她们随着客人的话题聊,聊什么都能说两句。

“都说自己是大学生,她们的话不能完全信。”王先生说,的确有些女孩子是知名影视院校的,有些也是群众演员,红不起来的小明星,还有些只是在这类艺术院校的旁听生。

如果客人想带女陪侍出台,她们同意后会跟妈咪讲“想出去”,出一次台在3000元到5000元。“如果熟了的话,还可经常约她出去玩,一天要给个3000元左右。”

奖品刺激一夜消费数十万

李冰(化名)从上世纪90年代就经常出入天上人间,见证了这一娱乐场所的变迁。

李冰称,上世纪90年代,天上人间并没有妈咪,很多女孩子,包括一些外国的女孩,都是自己购买100多元的门票进场。

这些女孩入场后,是“争得客人同意的自我促销”。女孩们那时的目的并不只是有偿陪侍,更想在这个“非富即贵”出入的场所结识某些人。那时的女孩还挑客人。

后来有了正规的妈咪和组织。有段时间,李冰去天上人间的频率非常高,每晚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消费也并不鲜见。凭他对天上人间的了解,几乎每晚都会有人消费在几十万元。给小费的数目经常会以万元起,“两三万的时候很正常”。

对于坊间传言的天上人间消费最高者可赢得轿车等事,李冰说,确实有过消费派奖的环节,但均是在类似圣诞节之类的重要节日。在上世纪90年代末,这些奖品有劳力士手表、房、车等物品。

李冰认为,天上人间服务都是顶级的,了解它的只有少数人群,有一些传言使得天上人间“被虚构和神化了”。现在的天上人间是几个人合伙经营,盈利与2000年初期已差很多。“现在一个月四五百万的利润,原先还高”。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