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C
Melbourne, AU
2020-12-04 18:51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疫情重创代购产业 澳洲品牌...

疫情重创代购产业 澳洲品牌面临供应过剩

17
Christine说代购正在从澳大利亚药妆店消失,并开始使用新的方式吸引中国顾客。

刘娴玉(Christine Liu)一直以来都不愿意伸手向父母要钱,但新冠疫情来袭后,她别无选择。

“会有一种愧疚感觉…… 巴不得不跟父母要钱,哪怕已经囊中羞涩了。”

“我觉得疫情带来打击是非常巨大的,而且可能具有毁灭性的。”

现年28岁的刘娴玉最近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毕业,并找了一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但同时还继续兼职做代购。

她代购的产品包括婴儿配方奶粉、保健品、化妆品,偶尔也代购奢侈品牌包。

但自今年年初以来,客户的需求一路暴跌。

去年,一个月至少能卖300桶婴儿配方奶粉,而在今年九月份只卖出了50桶。

刘娴玉的年营业额也从去年的逾20万澳元(税前利润约2万澳元)锐减了一半。

“以前常常每天接单聊都来聊不过来,但是今年可能就是手机一直也没有人会发信息,”刘娴玉说。

“代购在消失中,但是它不会完全消失了。”

新冠全球疫情颠覆了澳大利亚数十亿澳元的代购产业,其影响不仅波及成千上万的代购,也波及了澳大利亚的主要企业。

新冠疫情如何扰乱“代购渠道”?

婴儿配方奶粉货架空空如也曾经是澳大利亚各地的常见现象,但曾经备受中国客户青睐的a2 Milk Company目前却要竭力应对产品供应过剩的问题。

对于到底是哪一个因素让代购产业遭受的影响最大,我们不得而知,但入境者的减少(尤其是留学生的减少)绝对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在新冠疫情来袭之前,澳大利亚估计有15万人从事代购。

虽然有一些人与刘娴玉一样专业从事代购,但许多代购都是临时居民或游客,小规模地为国内的朋友和家人代购商品。

澳大利亚各地大约有1000家实体店服务这一群体,然而其中许多家现已关闭。

Honeyroo是一家从事澳大利亚品牌与代购接洽的咨询公司,主管杰罗姆·福(Jerome Fu)表示,代购专营店目前约有30%暂时或永久关闭。

“即使在悉尼商店全都开门营业,也很少有人进店做代购生意,”他说。

但这不仅仅是游客减少带来的影响,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行为也在新冠疫情后发生了变化。

根据4月份公布的官方数据,中国经济自1992年以来首次出现萎缩,中国人的购买能力受到了影响。

“中国消费者购买进口产品的购买力下降……也是因为(物流)中断,买东西的人不愿意等那么久,”Jerome Fu说。

甚至在新冠疫情前,中国消费者就已开始不断寻找购买澳大利亚产品较为廉价有效的方式。

Swisse前业务主管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新的在线平台对代购模式产生了“压倒性”的影响。

“目前一些中国牵头的倡议增加了这种压力,”亨特说。亨特曾助力开创澳中代购电子商务贸易。

“[新平台]在定价和交付时间方面为中国消费者提供了一个真正具有竞争力的选择,”他表示,并补充称,中国和海外企业的竞争将会非常激烈。

依赖代购的澳洲商家怎么办?

贸易下滑的连锁反应不仅限于代购及其客户。

作为服务于代购的最大物流供应商之一,蓝天国际快递公司于今年5月破产。

数十名位于悉尼和布里斯班的蓝天快递客户对ABC说,他们正试图拿回仍在该公司的货物,墨尔本的一些客户则表示,他们可以通过支付额外费用拿回产品。

使用蓝天快递的代购和专营店店主估计,价值80万澳元的产品和近7000个包裹目前仍下落不明,但实际数字可能更高。

随着代购销售市场的崩溃,其余波也可能迫使一些主要的ASX上市公司进行重组。

A2 Milk Company是澳大利亚首屈一指的婴儿配方奶粉生产商,也是代购及其客户的主要产品来源。

该公司没有回答ABC提出的问题,但首席执行官杰弗里·巴比奇(Geoffrey Babidge)在9月份的经营报告中表示,其婴儿营养产品在2021年的销售额将继续下降,部分原因是“代购渠道的萎缩”。

该报告称:“代购渠道的中断影响了我们9月份的销售,目前预计将持续到2021财年上半年。”

Blackmores今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显示,新冠疫情导致该公司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净销售额下降16%。

另一方面,亨特表示,新冠疫情迫使企业承认代购销售的商业价值。

“这是对代购行业的力量和成功的积极认可,尽管令人担忧的是这种影响非常真实——品牌企业和相关从业人员都因此受到了影响。”

澳洲代购生意的未来如何?

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破坏目前还看不到尽头,代购也正在寻找适应的方法。

为了维持生计,刘娴玉目前找了一份餐馆兼职工作,但她也在考虑利用品牌推广技巧,将自己转型成一名网络红人。

华珑珑等其他人已完成转型。

“3月份的时候我们整个业务是一个断崖式的下降,后来我们在仓库装修了十个直播间,”华珑珑说。

华珑珑邀请个人代购利用她的工作室与中国消费者联系,推广澳大利亚品牌。

“国内的消费者非常地喜欢这种模式,所以我觉得这个肯定是一个机遇,” 她说。

亨特表示,随着代购行业正面临多年来最大的震动,这种由代购作为网络红人和品牌推广者的商业模式变得越来越普遍。

“社媒共享和社媒电子商务的时代已经到来,”亨特先生说。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