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C
Melbourne, AU
2020-12-01 09:28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我们是否需要公开谴责中共?...

我们是否需要公开谴责中共?参议员质问华人一事引发大辩论

3
2020年10月22日 ABC

参议员阿贝茨对三名出席听证会的澳大利亚华人咄咄逼人的质问在华人社区引发热议。一些人认为这是公然的种族偏见,另一些人认为他呼吁谴责中国共产党无可厚非。

在上周三的一次参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上,自由党参议员艾瑞克·阿贝茨(Eric Abetz)反复质问三名出席的华人是否“愿意无条件谴责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统治”。

这一事件在微信等多个中文社交媒体平台被广泛转载,在华人社区部分人当中掀起一波愤怒回应。

许多澳大利亚华人说参议员阿贝茨提出的问题具有“种族主义性质”,有些华人则为该参议员辩护。

“我也很感谢阿贝兹参议员有胆子说出这样的话来,” 卢雄飞(Edgar Lu)说(卢雄飞是一位在YouTube上被称为“悉尼奶爸”的澳大利亚华裔网红)。

“阿贝茨的问题更加触及根本…… 因为[中共]的不自由的程度和广度,都远远超乎了一个可以容忍的程度,甚至已经波及到了海外。”

他说,这三人没有义务作答,但也不应将这个问题归结于“种族主义”,“妖魔化”这个问题。

在听证会上,进步主义智库“Per Capita”研究员赵明佑(Osmond Chiu)表示,他不支持中国共产党,但也不相信“卷入一场谴责的政治游戏”会有任何助益。

工党墨尔本副市长候选人邹慧心(Wesa Chau)表示,澳大利亚应该“捍卫人权,大声反对[中国共产党]”,但她同时也表示,要求证人“通过谴责外国政府公开声明效忠澳大利亚”的做法“有失公平”。

她后来称之为“种族迫害式的麦卡锡主义”。[注:麦肯锡主义(McCarthyism)是指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指控他人不忠、颠覆、叛国等罪的行为]

游说澳大利亚政府支持香港民主的“澳港联”(Australia-Hong Kong Link)代表珍·潘(Jane Poon)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阿贝茨参议员的问题可能“令人反感”,但她并没有因此感到“受到羞辱”。

“对从中国来的移民来说,特别是从内地来的,很怕去讲这些,”潘女士说。

“白人无需证明自己是澳大利亚人”

但一些在澳大利亚出生或年幼时随父母移居澳大利亚的华人对此则有不同的看法。

屡次获奖的澳大利亚华裔作家钱菁华(Jinghua Qian)说,阿贝茨参议员的质问是“公然的种族歧视”。

钱菁华说:“我可以随心所欲地谴责他[习近平],唯一可能的后果则是我的家人因此受到威胁。”

现年33岁的钱菁华是在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后随家人从上海来到了澳大利亚,当时钱菁华还是个孩子。

钱菁华说,自己对“无条件”谴责中国共产党“尤其是谴责他们在新疆侵犯人权”没有任何问题,但这个问题坐实了澳大利亚有色人种的公民身份是“有条件的”。

“为什么在澳大利亚参议院发言的澳大利亚人要对外国政府发表意见,仅仅因为他们有中国血统吗?”钱菁华对ABC说。

“这个国家实行双重标准,有色人种总是要无休止地证明自己的忠诚和感恩,而白人不必做任何事情证明自己是澳大利亚人。”

钱菁华补充说,澳大利亚穆斯林也经常被要求谴责恐怖分子或伊斯兰国,“好像他们要对这些团体的行为负责”。

“阿贝茨是在告诉所有的澳大利亚华人……不管你是来自马来西亚、台湾、新加坡还是越南,也不管你是否从未踏足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据你的长相,你将永远被视为中国人。”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裔澳大利亚人领导力研究中心(Centre for Asian Australian Leadership)主任罗介雍(Jieh-Yung Lo)表示,在听到这番言论后,“着实感到震惊”。

“如果这位参议员真的认为谴责外国独裁政权和专制政府是我们的责任,那就应该谴责所有的外国独裁政权和专制政府,而不是那些似乎与我们的种族相关的特定政府,”罗介雍说。

他说,这一事件表明,澳大利亚要建设一个有凝聚力的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多元文化和包容应该不仅仅局限于食物和节日”。

阿贝茨的言论或引发种族敌意

参议院听证会上的这番言论加剧了一些联盟党议员的不安,他们担心阿贝茨参议员的言论可能会加剧对澳大利亚华人的种族敌意,并使华人社区与自由党疏离。

虽然没有任何联盟党议员或参议员直接批评阿贝茨参议员,但自由党参议员安德鲁·布拉格(Andrew Bragg)发表声明说,澳大利亚华人是“了不起的爱国者”,他们在早期抗击新冠疫情过程中发挥了宝贵的作用。

“澳大利亚华裔领导人会在私下里,或许公开场合说,澳大利亚华裔是澳大利亚大家庭中唯一被要求确认对澳忠诚度的群体,我认为这有辱人格且很可悲,”他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

代表悉尼里德(Reid)选区的自由党议员菲奥娜·马丁(Fiona Martin)也在众议院发言声称将“站出来”支持华人社区。她所代表的里德选区有大量澳大利亚华人。

“在新冠疫情紧张局势加剧的政治气候下,[澳大利亚华人]面临着不可容忍的审查甚至种族主义虐待——乘坐公共交通时被人骂脏话,在街上受到人身攻击,甚至在这里遭受种族主义言论的攻击,”她说。

阿贝茨参议员在一份声明中说,他因出生在德国而多次被问及对澳大利亚效忠的问题。

“坚决反对丑陋的独裁统治是每个人的责任。”

上周,当莫里森总理被要求对这一事件发表评论时,并没有直接对阿贝茨参议员的问题发表评论。

他说:“任何澳大利亚公民都应遵守一个承诺,那就是当他们成为澳大利亚公民时所做出的承诺。”。

罗介雍先生表示,总理的“含糊回应”不仅会造成混乱,还会造成分裂。

“那像我这样在这里出生的华裔澳大利亚人或亚裔澳大利亚人呢?”罗先生问道。

“这在某种程度上否定了澳大利亚华裔社区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在澳大利亚出生。”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联系了香港出生的自由党议员廖婵娥,但她拒绝置评。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