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8个月的封城到底意味着什么,其他澳洲人并不明白

0
2020年10月28日 20:10

来源:墨尔本生活资讯

今天的墨尔本人早晨醒来,听到的再也不是寂静到只有鸟鸣的街道。

而是再次响起早高峰无数车辆穿梭而过的声音;是重新热闹起来的咖啡馆的音乐声;是8个月后,人们终于可以热烈地互相问候的声音。

看到熟悉的咖啡馆再次在店门口摆放起桌椅

没有一个墨尔本人能掩盖心中涌起的万千思绪

亲爱的澳洲人:你可以在这个日子里,和过去8个月住在墨尔本的朋友祝贺,可以对他们的经历表示深切的同情。

但是,你真的知道墨尔本人在这全世界最漫长的封城里,到底经历了什么吗?

难以回答的How are you?

澳洲人挂在嘴边的How are you, 墨尔本人再也无法轻松回答。每个周一,当其他城市的同时问起你的周末:How’s your weekend?

墨尔本人甚至想要立马离开这样的对话。因为因为回答永远是the same。

从3月起,每一个周末,下一个周末,再下一个周末,没有任何事可以发生,只有不断的重复,重复和重复。

曾经热闹的夜生活,brunch,road trip,聚会,海边无所事事的下午,全部被扫进记忆。牢牢封锁。

无法远行的5公里限制

你曾是一个天南海北满世界跑的冒险者,而当你几个月的生活只能被围困在5km的范围内。

你甚至不能找到一个两个5公里交接处的重叠范围,和你的同城的家人朋友见面。

是的,现在科技如此发达,电话,视频,信息无数种方式可以帮你与远方的亲人朋友联系。

但是物理距离带来的心理上和社交上的障碍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想在现实中与人交流社交的渴望是如此真实

又如此的不切实际

这些在这漫长的封城前都是难以想象的。

万籁俱寂的8点宵禁

以为只会出现在历史书上的词“宵禁”真真实实地落到墨尔本人身上。当夜晚降临,“万籁俱寂”不再只是一个形容词。

当宵禁结束时,其他州的朋友问你:宵禁结束了你一定很高兴吧!

可是宵禁结束前和结束后真的有区别吗?从8月初开始,往日夜夜笙歌的墨尔本,每一个夜晚都是寂静的。

没有灯光璀璨的屋顶派对,没有光线温柔的餐厅。没有宵禁又如何,夜色降临的寂静街道上,只有你一人,瑟缩地感受到墨尔本冬日夜晚无边的寒冷和潮湿……

直线飙升的死亡人数

一日之间59人死亡。

这样的数据是惨痛的。他们就是我们曾走在街头和蔼微笑的墨尔本老爷爷,就是热心地在超市里指点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外国学生,如何挑水果的老奶奶。

而他们都没有能躲过这场肆虐的疾病的侵袭,在这座封锁住的美丽城市里离开了。

这是巨大的生命的牺牲

我们看待世界的角度从此彻底改变了

宛如孤岛的漂浮维州

第二次封城以来,墨尔本人就很难向“外面的人”表达自己的感受和经历。这一切会变成在这一年里居住在墨尔本的人的共同“独家记忆”。

当人们再次谈起2020这一年的艰难时,墨尔本人很难再其他的澳洲人平心静气的谈论这一切。

是的每个人的2020年都很难,用标准去评判每个人经历的艰难的程度都是不公平的但是,墨尔本人都知道,他们经历的2020一定没有墨尔本难。

独居者的灭顶孤独

整个维州有50万人都是独居者,直到解封前不久,才规定可以有一人进入独居者的社交圈。

他们整整度过66天,没有任何人类可以拜访他们家的生活,任何人都没有。

当第一次封城结束后,根本没有多少喘息的时间,第二次封城接踵而至。

对于墨尔本人来说,那根本不是孤独的结账单

而是另一份孤独的邀请函。

不会英文的老人

&无法出门的孩子

还有很多本来社交圈就狭窄的不会英文的老人。因为封城无法回国,无法和仅有的几个朋友社交。只能日复一日、日复一日的在家附近的公园里来回游荡,消磨时间。

还有孩子们,孩子们的脸是我们在这座城市里唯一能看到的不被口罩遮住的脸。

可是,整整8个月,他们哪里也不能去。曾经和伙伴们玩耍的游泳池,游乐场,全部被关闭了。

可是面对什么也不明白只能哇哇痛哭的孩子,你能用什么解释发生的这一切?

洪水般的存在主义危机

日复一日无休无止的封城生活,给所有墨尔本人带来了巨大创伤。

而这种创伤又因为漫长封城带来的无穷无尽的空白时间,让你不断地想起自己其他的人生创伤。

这种如瀑布一般的精神压力,在整座表面上死寂一般的城市里,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奔涌。

这种无休无止的痛苦,是没有在墨尔本的封城里体会过的人无法感受的。

谜团重重的酒店安保

隔离酒店的安保问题让每个墨尔本人愤怒,安全漏洞直接导致全墨尔本人不得不进入第二次封城。

可是调查到至今也没有结果。

维州的卫生部长已经引咎辞职。

但是,如果没有酒店粗心大意的员工,如果臃肿的官僚机构里不把酒店隔离安保任务外包给私人公司的人,如果没有人在天灾中牟取私利,如果能解决疏于管理的养老院问题……

这一切是不是可以不用发生?

终于解封

朋友却不在了

8个月,斗转星移,一切都变了。有多少熟悉的,一起相伴过无数时光的朋友熬不住了,离开了这座城市。

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多的时间,在这座城市苦等一个不知道日期的结束。

而这座城市终于被宣布解放的时候,我远方的朋友,我已经不能和你肩并肩走在熟悉的街道上,说说笑笑了。

走到我们最常去的咖啡馆,习惯性买了两杯flat white,却不知道把另一杯分给谁。

被永远改变的墨尔本人

一个月,一个月,又一个月……

漫长的封城

墨尔本人早就不确定我们的生活

何时才能恢复正常。

甚至怀疑,我们的生活真的还能恢复正常吗?

今天,墨尔本人终于等到了解封的这一天。每个人的快乐都难以掩饰!

但是,在这场全世界最长的封城里,每一个墨尔本人,都已经悄然改变了。

叮叮的电车声再敲响

墨尔本人守一份记忆

10月了,在所有墨尔本人的坚守下,封城让我们从日增700多感染硬生生降到了0感染。

全墨尔本人都知道它有多重要,我们经历了什么而我们值得解封这一刻全部的快乐。

我们只是想让你们也知道。

这个周末,墨尔本人终于可以过一个正常的,本应该有的周末的样子。

但是很多人还是惴惴不安的,继续呆在家里,和人们保持社交距离。

因为不想把这8个月封城换来的

来之不易的成果给毁了

这个周末,终于可以和久违的朋友,家人见面。依旧保持社交距离,不会太过于兴奋以至于疯狂。

看起来似乎保持着平静的欢喜

实则百感交集

这种感受,墨尔本人应该都明白——这漫长的8个月的集体记忆,已经将我们内心的一些东西改变。

这份集体记忆让我们在一起,一起重新唤醒这座曾让我们如此迷恋的城市。

让我们get on the beers!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