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美国选举机制遭遇挑战?百年来最大宪政危机迫近(组图) [复制链接]

15

HK01

美国民主制度是靠”绅士”风度维持的。当这一套制度遇上撕破政治正确遮羞布、拒绝承诺和平权力交接、不断无端攻击选举制度的特朗普,两百多年来东拼西凑而成的总统选举机制,就迎头撞向前所未见的挑战。

在11月3日大选前的最后一里路,拜登民望领先,颇有大胜之势。可是,除非拜登在选举当晚凭靠投票点的选票就已能用压倒性的优势遥遥领先,让共和党无从争辩,否则随后从司法机关、各州政府到美国国会的多方争斗似难避免。

选前铺垫选后诉讼

“去中央化”是美国投票制度的一大特色,全美总计有超过一万种有不同规章的投票管豁权,无人能够一一明了当中细节。其优点在于选举难以被操控,而缺点却是变数极多,每一点都可让有心人用作争议之由。

在选举之前,共和、民主两党就已经对各州的投票操作提出了大大小小逾两百宗诉讼:内华达州的共和党人不满该州在疫情下向所有活跃选民寄出邮寄选票;宾夕法尼亚州有共和党人提出各种有关代收选票的争议、有民主党人要求邮寄选票应由政府预缴邮费;衣阿华州则有共和党人对三个县发起起诉,原因是选民的名字和地址被预先填写在了邮寄选票申请书上。

为了挑战各地选举结果,这些针对各项选举规章的法律诉讼,从选前便已经开始铺垫,也势必会延展到选后。

投票日后迟迟未有结果

那么投票当日呢?在社交距离的防疫措施之下,本来已可预见选民大排长龙、票站效率低落等现象。在此基础上,共和党竞选团队更计划组织5万名观票者监察15州票站,再加上特朗普对QAnon、Proud Boys等极端组织的默许,1982年至2018年间一度被间接禁止的恐吓选民行为,也可能在各地票站发生,此等潜在衡突更将阻碍选举进行。

目前,不同民调都显示民主党人远较共和党人倾向使用邮寄投票,过去早已存在的”蓝色转移”(Blue Shift)现象料将更为严重: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等关键州份,选民通过邮寄方式投出的选票,很可能要待到现场选票之后才被点算,或导致特朗普出现”先胜后败”的情况。

由于邮寄选票点算较慢,而且多个州份都认可在大选当天或之前寄出、却之后才收到的选票,特朗普的”先胜”阶段可能会长达数周。自行宣告胜利、呼吁结束点票、质疑邮寄选票造假,继而藉此提出法律争议,甚至联结州内党友不承认选举结果等局面,都将有可能一一上演。

本年纽约州联邦众议院第12选区初选的一宗民主党党内争议,提供了一个值得警惕的案例:根据点票现场记者的观察,在双方阵营代表的仔细监督下,点票人员每天只能验证并点算数百张选票,整个初步点算过程超过一个月。

到12月初,如果即便美国最高法院介入各种点票争议都仍然未能解决所有纷争,无法确立明显的胜选者,各州政府及其州议会的党籍分布便将成为下一战场。

摇摆州议会与州长之争

美国总统大选由选举人团决定。根据美国《宪法》第二条,各州须在其议会所制定的方法下委任选举人。虽然目前选举人皆由普选产生,可是万一普选结果有争议,州议会就可藉此宪法条文自行选出选举人。某些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甚至可能行政机关未完成点票,或未能解决点票争议之前,先行决定该州由特朗普胜出。

问题在于,在密歇根、北卡罗来纳、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等4个关键摇摆州,共和党虽然控制州议会,其州长却是民主党人。不排除这些州的州长与州议会各自向联邦提交选举人名单,引发直接的宪政争议。

类似情况在1876年发生后,国会于翌年通过《选举计算法》(Electoral Count Act),希望能提供清晰的争议解决程序。然而,这个被广泛视为意思不明的法律却使得争议更难解决。

《选举计算法》订明,如果州议会在选举人于州首府会面推举总统的当日(本年为12月14日)前最少6天对选举人票作出”最终判定”,国会就必须以之为该州的选举结果。可是,该法又订明当一州作出最终判定之后,该州州长须以州印盖章,将最终判定的证明书送到美国国家档案局局长手上。

难题是,如果州长拒绝送交证明书,州议会对于选举人票的最终判定还有效吗?法律于此未有明言。除非最高法院突然插手释法,否则各方只能等12月14日大限一过,将所有争议交到国会之手。

国会胜负决定白宫谁属

明年1月6日,下一届的国会参众两院将在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的主持下点算各州选举人票。在此,只要有一位众议员和一位参议员共同对任何一州的选举人票提出质疑,两院便皆须各自考虑争议,任何争议的最终决定也皆须两院分别通过。

所以,如果民主党在本次大选中从共和党手中夺回参议院,那么无论选举人票争议如何,只要争议进入国会裁定的环节,拜登即当选无误。然而,如果共和党继续保有参议院多数的话,便将是前所未见的争议。

在特朗普与彭斯任期按宪法规定于1月20日中午届满之前,如果两党同意选举人票未能决定结果,或者特朗普和拜登都未正式获得进半选举人票,,众议院将有权以各州一票的方式选出下届总统,而参议院则有权选出下届副总统。

目前,虽然民主党拥有众议院多数议席,可是共和党却在50州中的26州拥有多数议席。如果此分布不变,特朗普将可藉此连任。目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据报对此已有准备,正针对性地争取夺得多个州份的联邦众议院议席多数。

然而,如果两党各执一辞,坚持各自不同的选举人票点算结果,那么据宪法,1月20日起总统与副总统职位便会悬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宣誓就职总统。此后争议如何解决,则未有先例可循。

综上所述还没提及两点情况。一是特朗普任内缔造的六比三保守派多数最高法院敢否介入干预国会运作;二是两党民众的反应。出自法律人员的自重,大法官们或许都会持中而行,然而在党派仇恨正浓的美国,两党支持者恐怕在特朗普”先赢后败”的选举争议初见之际,便已开始在街头打斗,并随着各项后续争端愈演愈烈。

回望2000年总统选举的佛罗里达州点票争议之时,美国尚有民主党候选人戈尔(Al Gore)等人呼吁支持者不要上街,并以大局为重接受最高法院判定。如今,在”绅士”面纱被撕毁后的美国政坛,一场稍有争议的选举却或触发于法无解的宪制困局,而街头上充满热血的民众更可将美国推到无从管治之境。至少目前,”内战”已经是两派民众频频谈及的话题。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