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C
Melbourne, AU
2020-12-02 10:02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2020墨尔本杯: 一场没...

2020墨尔本杯: 一场没有观众的狂欢

1

每年11月的第一周,墨尔本杯赛马嘉年华都会如约而至。周二(11月3日),24匹骏马将踏上弗莱明顿赛马场(Flemington Racecourse),角逐2020年的墨尔本杯(Melbourne Cup)。

然而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观众们无法亲临现场观赛。

即便如此,一些赛马迷们却表示,他们仍然会用自己的方式参与到今年的墨尔本杯当中。

2020赛马节的“New Normal”

安吉拉·蒙斯(Angela Menz) 过去14年每年都会与父亲,一位资深赛马迷,一起到现场观看墨尔本杯。她说父亲将自己对赛马的热情遗传给了她。

每年墨尔本杯,安吉拉会自己制作帽子,并精心搭配一身节日盛装。

今年虽然无法亲临现场,但是安吉拉说,她仍会在家中享受墨尔本杯,装饰家里并穿上她为今年比赛准备的服装。与往年不同,她给今年的服饰搭配了一个口罩。

墨尔本手工制帽师温迪·史高丽(Wendy Scully)则表示,虽然人们无法前往赛场,但是她仍然忙得不可开交。这几天,她一直在忙着做一批60年代风格的帽子,“有一个帽子上有800多根羽毛,” 她说。

温迪说,在经历了几个月的封锁后,现在终于到了墨尔本人精心打扮进行庆祝的时候了,即便不是在赛马场,而是在家中或是公园里。

而对于墨尔本酒吧老板山姆·特雷西(Sam Tresise)来说,往年的墨尔本杯对他来说都是个大日子,而今年,墨尔本能在杯赛前几天解封真的很棒。

然而,今年他酒吧里的景象也将大有不同。

山姆说,今年酒吧中的接待规模会比往年小得多,由于疫情限制,酒吧中的客人数量会有上限,但是幸运的是他的酒吧还有一个能够容纳50人的室外空间。

战火也未能阻挡的盛会

一些常用赛马术语:

  • Jockey:骑师,在赛事中骑马的人
  • Trainer:训马师,训练马匹参加赛马的人
  • Punter:赌马者,下注赌马的人
  • Owner:马主,赛马的主人
  • Win bet:是指把赌注押在你认为会跑第一的马
  • Place bet:是指把赌注押在你认为能跑前三名的马,奖金回报没有win bet高

了解更多赛马术语请点击 :新闻英语:赛马常用的术语

墨尔本杯始于1861年,此后成为了一场年度赛马盛会。甚至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也从未中断。

如今,这场比赛是墨尔本杯赛马嘉年华的重头戏,于每年11月的第一个星期二的下午三时许,在墨尔本西北部的弗莱明顿赛马场(建于1840年)举行。

除了“杯赛”外,嘉年华还包含其他一些赛马日:比如杯赛前一周周六的“马会日(Derby Day)”、后一个周四的“橡树日(Oaks Day)”以及与墨尔本杯赛日同周周六举行的“大奖赛日(Stakes Day)”。

最初,墨尔本杯的比赛距离为两英里(3218米),并被普遍认为是赛马领域最重要的“两英里赛事”之一。1970年澳大利亚度量衡公制化后,比赛距离缩短为3200米。

维州政府于1873年首次宣布墨尔本杯赛日为公共假期,1993年将每年11月第一个星期二为公共假日写入了《公共假日法》。

经历了近160年的发展壮大,如今的墨尔本杯嘉年华已成为包含赛马、时尚、音乐与美食在内的盛大“狂欢节”,更享有“让全国停下脚步的一场比赛(The race that stops the nation)”的赞誉。

除了赛场上的速度角逐,“赛场边的时尚(Fashion on the field)”也是一项备受青睐的时装竞赛。

这项比赛最早于1962年举行,以鼓励更多的女性观看墨尔本杯。女士们都会戴上精致的帽子,这也让墨尔本的制帽产业长盛不衰。而如今,穿着最佳的男女都将获得丰厚的奖品。

今年,由于观众无法到场,“赛场边的时尚”也被改成了“前院草坪上的时尚(Fashion on your front lawn)”。

奖杯与奖金

墨尔本杯赛的奖杯本身是一个18克拉的三柄黄金奖杯,价值超过1.75万澳元。 奖杯材料是来自澳大利亚矿山的金子,底座木材是用合欢花木制成。1919年,这种被称为“爱心杯”的奖杯首次用作墨尔本杯赛奖杯。

墨尔本杯主办方每年都会铸造一个新的奖杯,并颁给获胜马的马主, 此外还会铸造两个价值一万澳元的小型奖杯,分别颁给获胜教练和骑师。

2020年墨尔本杯奖金总额度将与2019年相同,为800万澳元。第一名的赛马将独揽440万澳元奖金,第二名将获得110万、第三名55万、第四名35万、第五名23万、第六至十二名将获得16万。

历史上著名的“冠军马”

历史上曾有五匹马不止一次赢得墨尔本杯,其中Makybe Diva分别在2003年、2004年和2005年赢得奖杯。

1930年的墨尔本杯冠军Phar Lap可以说是澳大利亚最著名的马。

Phar Lap在大萧条期间赢得了一系列比赛,这给当时的澳大利亚人带来了巨大的鼓舞。目前,Phar Lap的标本在墨尔本博物馆(Melbourne Museum)展出,它的心脏也在澳大利亚国立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Australia)展出。

2002年的获胜马Media Puzzle因其骑师Damien Oliver对其已故兄弟Jason的动情致辞而让人铭记。Media Puzzle和Oliver的故事在2011年被拍成了电影。

2013年,赛马“繁花似锦”(Fiorente)的马主吴国树(Barry Pang)成为赛事史上首位华人冠军马主,一时成为华人社区的风云人物。

2015年,米歇尔·佩恩(Michelle Payne)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捧起墨尔本杯的女性骑手,她的赛马Prince of Penzance此前并不被人看好。2019年,以米歇尔为原型拍摄的电影《Ride like a girl》在全球上映。

是“狂欢”还是“屠杀”?

虽然墨尔本杯是一场盛大的狂欢,但是近年来,这场赛事却受到动物保护人士和组织的激烈谴责。很多名人也在社交媒体上使用#Nuptothecup话题标签表达对墨尔本杯和赛马产业的不满和愤怒。

许多人认为这样的赛事对于赛马非常不人道。因为有些公马在参加比赛前要被阉割,而在比赛中受伤的马或退役的马可能就会在赛后面临被宰杀的命运。

2018年的墨尔本杯上,赛马The Cliffsofmoher在跑过标桩时摔坏了腿,这匹马在比赛之后被安乐死。

2019年10月18日,ABC时事节目《7.30》的调查报道曝光了退役赛马被送到昆士兰州一屠宰场中被非法电击、虐待。

动物权益组织还指出,赛马行业内存在的权益问题还包含赛马在比赛或训练中存在受伤和死亡的威胁、行业缺乏全国范围的强有力的监管、马鞭的使用等。

保护赛马联盟(Coali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Racehorses)的发言人艾利欧·切洛托(Elio Celotto)此前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表示,不断增加的海外投资也会对动物权益的保护带来消极影响。

“投入澳大利亚赛马的资金越多,骑手、马匹和驯马师承受的压力就越大,以确保马匹获胜,” 切洛托说。

往年,保护赛马联盟会组织游行以表示对墨尔本杯的抗议,今年受疫情影响,该组织决定在网上举行虚拟抗议,鼓励人们戴上印有“say nup to the cup(向杯赛说不)”字样的黑色口罩,使用#NupToTheCup话题标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自拍照。

同时,该组织还在其网上发起请愿,呼吁澳大利亚的赛马产业禁止人们赌马或参加赛马活动,目前该请愿已经收集到11,292个签名。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