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看点】​回国需要双阴证明,11月7号前机票升至4万;​澳洲龙虾被查,澳部分出口商担心受到中国进一步限制

18

 ↑澳洲社会资讯、时事热点、优质干货, 尽在掌握↑
//前言//

1. 维州连续第四天双0病例,口罩令或将逐步松绑.

2.回国需要双阴证明,机票一路飙升至4万…

3. 澳大利亚食品、葡萄酒和资源出口商担心可能很快会受到中国的进一步制裁。

4.   成千上万的备役军人将被强制要求参加救援行动,以协助各州属下机构应对日益严峻的灾难,例如“黑色夏天”的山林大火

5. 据一项新调查显示,超过八成澳洲亚裔在新冠疫情期间至少遭遇过一次种族歧视

 

今日疫情速报

维州已经连续第四天无新增病例,且没有进一步的死亡病例。

这一数字令墨尔本的14天平均日增病例数达到1.9例,

其中在截至10月31日的两周内仅记录两例“神秘”病例。

维州偏远地区在过去两周内未出现任何病例。

周二举行的墨尔本赛马节将禁止任何观众来到现场观赛。

截至目前维州共计有49例活跃病例,是自6月15日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一数字在8月11日曾达到7880例的峰值。

维州首席卫生官布雷特·萨顿(Brett Sutton)博士在周一曾透露,未来可能不需要一直佩戴口罩。

他说:“我们将会从普遍的戴口罩过渡到可能只在室内佩戴,可能还会在适当的时候过渡到只在高风险环境中佩戴。”

他并未说明这一变化何时会发生,目前无论身处维州何处,人们在离家时都必须佩戴口罩。

交通基础设施部长贾辛塔·艾伦(Jacinta Allan)表示,病例数量偏低与人们遵守社交距离和戴口罩有关。

她在周二说:“未来几个月,我们将需要继续这样做。”

预计本周日午夜起,墨尔本将进一步解封,包括取消大都会与偏远地区之间的“钢铁圈”以及25公里出行限制。

回国需要双阴证明,机票一路飙升至4万
身边有没有朋友是通过“新西兰”中转回国的!

正在想着疫情好转,中转站机场相继开放,终于可以买低价的机票回国了…结果…

11月份是澳洲很多高校学期结束的日子,相信很多留学生都在计划着考完试回国。可就在这两天,海外回国政策突然出现大变!!!!!留学生、海外华人现在想要回国可能将会迎来前所未有的“困难”!

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宣布乘客在赴华前必须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以及血清抗体双阴性”检测!而且检测还设有时间限制,必须在登机前48小时完成。

这项双阴性检测要求将于11月7日0点起生效。(7号前的快冲啊!)

届时,任何搭乘新西兰航班赴华的中、外籍乘客,须凭双阴性证明去申请带“HS”标识的绿色健康码或健康状况声明书。只有拿到健康码或者声明书,才可以顺利登机回国。

1. 什么是双阴性检测证明?双阴性检测证明是指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血清特异性IgM抗体(以下简称血清IgM抗体)检测阴性证明。

2. 感染过新冠后痊愈的人,或者是打过疫苗的人是不是抗体就会变阳性,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回不了国了?

IgM抗体是感染初期人体和病毒作斗争时候产生的抗体。如果患者完全康复以后,体内的抗体会是lgG呈阳性,IgM抗体呈阴性。IgM抗体呈阴性当然可以通过检测,所以不会存在回不了国的问题。

而那些刚刚接种了疫苗的回国旅客,可能会出现IgM抗体呈阳性的问题,建议在登机前联系当地大使馆沟通情况。

下图对IgM/IgG抗体阳、阴性情况做了详细的解释:

之所以说这项新政策会给海外华人的回国路带来劫难和机票飙升,不仅是因为:双阴性证明有“登机前48小时内完成”的时间限制更重要的是因为:

现在新西兰所有机场中转区都不具备检测条件

这一规定意味着:11月7日0点之后,从澳洲飞新西兰转机回国的华人,在抵达新西兰机场后必须出机场才能完成双阴性检测。

而转机旅客大部分申请的都是新西兰过境签,并不可以离开机场。

更别说很多人购买新西兰中转回国的联程机票,基本都是在新西兰机场呆上四五个小时。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机场做检测、再等检测结果出来,这一套流程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因为这一规定,想要回国的在澳华人,11月7日之后走新西兰中转回国之路基本行不通。除非在未来几周,新西兰机场中转区可以有能力做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不过目前几乎没有国际机场有该项检测条件……

得知了这一新政策后,很多买了11月7日之后从新西兰中转回国机票的华人现在都非常慌张。

与此同时,回国机票一夜间暴涨!由于五个一政策的限制,目前从澳洲回国只有悉尼一个途径。本来很多在澳华人都选择了新西兰中转回国,但是现在的局势下,新西兰中转之路被堵,大家只能寄希望于悉尼回国直飞航班。

这就导致

11月份从悉尼直飞回国的机票一夜间暴涨!

以南航官网为例,

11月份,从悉尼直飞回国的经济舱票已经被一抢而空。目前官网上剩下的只有高昂的直飞公务舱机票,以及从悉尼中转新西兰回国的机票。

年初的时候,回国机票曾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暴涨,一张回国机票大约要花上2万5千人民币。两三个月前,回国机票价格渐渐变得“正常”一些,一张只要1万5千人民币左右。

可现在,供大家选择的回国机票价格都在3万、4万人民币左右!而且一票难求啊!

澳洲龙虾被查成澳中贸易紧张新焦点

澳大利亚龙虾出口上周末遭遇中国海关清查,这成为了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贸易情势紧张情况下的最新焦点。数吨澳大利亚活龙虾在中国一机场等待清关时遭检查,出口商担心龙虾因此死亡。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称正在寻求中方解释,但警告说如果中国歧视澳大利亚产品可能违反国际贸易法。

“所有进口商都应遵守同等标准,不应有歧视性的筛查做法,”他说。

澳大利亚农业部长大卫·利特尔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表示,中国对50%到100%澳大利亚出口的岩石龙虾(rock lobster)进行检查,称担心金属含量问题。

澳大利亚龙虾年出口额达到七亿多澳元,在2018-2019年,澳大利亚94%的龙虾出口到中国。

今年,澳大利亚煤炭、棉花、大麦、小麦、牛肉等商品在出口中国时都遭遇到了阻碍。

澳大利亚部分出口商担心很快受到中国进一步制裁

澳大利亚食品、葡萄酒和资源出口商担心可能很快会受到中国的进一步制裁。

此前中国禁止了从昆士兰进口木材,并中止了与澳大利亚一家谷物出口商的贸易关系。

在最新的贸易摩擦中,联邦政府努力挽救被滞留在上海机场停机坪价值200万澳元的活龙虾。

中国海关总署称,龙虾可能被污染。

中国不同城市的三家葡萄酒分销商也突然收到即将禁止从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和其他产品的通知,但中国当局并未对此予以确认,对该指令的真实性仍存有疑问。

澳后备役军人将被强制要求参与抵抗危机行动

澳大利亚国防军(Australian Defence Force,简称ADF)的一位高级军官表示,军队正在进行“思考模式的转移”,将着眼于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

他说,成千上万名澳大利亚军人将被投入使用于危机救援中,比如更为频繁发生的自然灾害以及澳大利亚国内类似于新冠疫情的危机中。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调查组发现,在陆军预备役部队服役的1.4万人中,许多人将在这一最新战略调整下成为危机响应主力部队的一员。

他们将被强制要求参加救援行动,以协助各州属下机构应对日益严峻的灾难,例如“黑色夏天”的山林大火。

自2016年以来,现任国防军总司令安格斯·坎贝尔(Angus Campbell)就曾公开警告说,与气候变化相关的灾难和动荡将让军方感到军力紧张。

去年,他曾预计这种情况将在未来十年之内给“全球安全[及]澳大利亚国防军队带来严重后果”。

八成澳洲亚裔在疫情期间遭受歧视

据一项新调查显示,超过八成澳洲亚裔在新冠疫情期间至少遭遇过一次种族歧视。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一项新调查显示,超过八成澳洲亚裔在新冠疫情期间遭受过种族歧视事件。

在对3000多人进行的调查中,84.5%的亚裔澳大利亚人表示,在2020年1月至10月期间,他们至少遭遇过一次歧视事件。而在2019年8月,这一比例为82%。

报告联合作者澳大利亚社会研究方法中心的尼古拉斯·比德尔(Nicholas Biddle)教授说,在2020年1月至4月期间,针对亚裔澳大利亚人的歧视下降了12.3%。

“这是进行全面封锁的时候,对歧视的潜在来源接触较少,”他说:“但我们随后发现,在2020年4月至10月期间,当封锁措施有所缓解时,歧视事件也几乎同时增加。”

比德尔教授说:“我们的研究结果还显示,和疫情发生前相比,澳大利亚人更有可能认为与澳洲大多数人口有不同种族背景的人群应该被限制移居澳大利亚。”

“总体上对移民的支持也略有下降,但这似乎并没有针对特定族裔群体。”

亚裔更值得信任

尽管如此,比德尔教授指出,研究结果中也有好消息。调查结果显示,在新冠疫情期间,澳大利亚的社会凝聚力有所改善。

他说:“不过更有趣的可能是,澳洲人更倾向于认为亚裔澳洲人可以信任、公平、乐于助人,而不是对英裔澳洲人有同样的看法。”

“大约65%的澳大利亚人对澳洲亚裔有很高的信任度,而对澳洲英裔有很高信任度的人只有55%。”

这项研究与ANU澳洲亚裔领导力中心(CAAL)合作进行。CAAL负责人Jieh-Yung Lo说:“我们知道,可悲的是,许多澳洲亚裔每天仍然面临并遭遇歧视。”

他说:“这项调查揭示了澳洲亚裔的经历,特别是在我们历史上一个非常独特的时刻,以及我们大家仍然必须做的工作,确保我们的国家没有歧视。”

“在我们去年的调查中,约有15%的澳洲人认为自己是澳洲亚裔。研究表明,澳洲亚裔在我们社会和国家的成功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世世代代都是我们社会的支柱。我们必须做得更好,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亚裔受疫情影响更严重

研究还发现,与其他群体相比,澳洲亚裔在疫情期间的经历更糟糕。

“亚裔比其他澳大利亚人更容易因为COVID-19而焦虑和担忧,”比德尔教授说。

“不过最大的差异在经济方面。在2020年2月至4月期间,澳洲亚裔工作时间的下降(5.0小时)是澳大利亚其他人口下降(2.4小时)的两倍多。”

研究作者表示,部分原因是亚裔澳大利亚人更年轻,更有可能居住在城市地区,并在受封锁影响的行业工作。

比德尔教授说:“此后,这一差距已经恢复了一些,但在2020年10月,亚裔澳大利亚人的工作时间也比2020年2月少,而澳大利亚其他人口的工作时间则回到了接近疫情前的水平。”

Jieh-Yung Lo先生说:“亚裔澳大利亚人在新冠疫情期间的表现比澳大利亚其他人口更糟糕,目前需要不断了解这种差异的来源,以及最有效的政策回应”

“除了反种族主义战略,打击歧视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增加亚裔澳大利亚人在我们的公共和私人机构中担任高级领导职务的人数。让更多的亚裔澳大利亚人担任领导职务,可以改变人们的观念,打破思维定式,并向我们的社会输入更多的信任和信心。”

第二届亚裔澳大利亚人领导力峰会于上周召开,全澳有超过1500人参与本次线上会议。

END
获取最新澳大利亚新闻资讯

长按关注澳大利亚联合时报

实习编辑:Vivi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