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C
Melbourne, AU
2020-11-30 13:12
Home 新闻 世界新闻 拜登胜出对澳洲意味着什么?...

拜登胜出对澳洲意味着什么?

93
Analysis

2016年11月8日,我从堪培拉国会大厦踱步到新闻记者俱乐部原本想去看唐纳德·特朗普输掉美国大选时的情景。

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盯着[大选直播]看,堪培拉全城的记者、官员和外交人员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美国主要电视网的直播。他们之中,有数百人不再假装是去工作,而是真心聚集在新闻记者俱乐部里,了解着大屏幕上显示的美国大选结果。

记者俱乐部内的气氛十分轻松愉快。大家的普遍共识是,希拉里·克林顿将轻而易举地赢得胜利,让特朗普在美国政治史上走个过场,暂时演一出杂耍戏。

几个小时内,气氛则凝固了。下午三时左右,形势已经很明显了,特朗普将很快入主白宫。

新闻记者俱乐部里的人们一个个踉踉跄跄地走出了观看大选直播的房间,在阳光下眨着眼睛。一名职位颇高的公务员在附近的一家酒店外,看着苹果手机屏幕上闪烁跳动的最新新闻,脸色灰白。我几乎快踩到他的脚时,他才注意到我。

我挥了挥手回应了他的歉意。我说,毕竟,这是几十年来堪培拉联邦政府看到的最具重要意义的大选结果。

“除了澳大利亚大选外,这是最重要的大选结果了!”我补充说道。

“你说什么呐?!”他回我的话说,看起来有点火大。“这可要重要得多。”

像堪培拉联邦政府中的许多人一样,这位官员要在接下来的四年时间内努力应对特朗普治下美国的巨大变迁。

美国可能不会再像巨人一样凌驾于世界之上,但还是拥有强大的力量。美国的发展方向会带来影响。

明天,美国人将再次做出选择。堪培拉方面将密切关注美国人民的选择,因为选择的结果将对澳大利亚和世界产生重大影响。

澳大利亚表现不错,但不可预知性让人疲惫不堪

对美国在欧洲和北亚地区的许多盟友来说,特朗普时代就是一场噩梦,这些美国的盟友受到特朗普政府的轻视和不敬。

澳大利亚基本上毫发无损,没受到什么影响。

唐纳德·特朗普可能曾因澳大利亚与巴拉克·奥巴马达成的难民协议而对这个国家的前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大发雷霆,但他最终还是对该协议表示支持。

特恩布尔还成功说服特朗普,说他应该免予征收澳大利亚钢铁和铝销往美国时的进口关税。

两国之间的这种关系得以维系是因为澳大利亚能够从美国的政治体制中汲取多年来建立的深厚友情中获得了帮助。

尽管白宫内会出现混乱,但两国各机构之间数十年的合作意味着澳美在安全与情报方面的协作实际上则有所加强。

但对澳大利亚的官员和政界人士来说,特朗普令人发狂的冲动则是一场噩梦。

特恩布尔争取到美国的钢铁关税豁免后不到一年,特朗普政府突然采取行动,推翻了这一决定。这迫使莫里森政府采取大动作来维持之前的协议,保住对美国的钢铁出口豁免。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与俄罗斯之间联系进行了调查。特朗普表示,他已要求美国司法部长调查澳大利亚是否也参与密谋策划FBI的活动。特朗普的举动让堪培拉方面感到震惊。

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宣布,希望结束F-35联合打击战斗机项目的境外生产项目,此举可能会让澳大利亚的数千个工作岗位受到威胁。这一举动也让人们瞠目结舌。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力图挽救彻底泡汤的F-35海外生产计划时的反应。

“什么样的总统才会这样做?什么样的XX人才会这么干?”他们问道,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这个问题是个反问。

前情报负责人艾伦·金吉尔(Allan Gyngell)目前是澳大利亚国际事务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所长。他说,堪培拉联邦政府上上下下都渴望华盛顿能恢复某种常态。

“要是拜登胜出,大家就会松口气,”他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他说,澳大利亚政府转向与其他地区大国建立更强有力的伙伴关系,“这反映出了不知道特朗普政府未来一周一周走向何方的极度沮丧。”

特朗普对多边主义和全球多个机构的攻击也让澳大利亚感到不安。

政府官员们沮丧地看到,美国政府放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离开了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WTO),并放弃了有关气候变化的《巴黎协议》。

莫里森政府可能与特朗普一样对多边主义的机构有些恼怒,但其也认识到,退出此类组织只会为“其他大国”(即:解读为中国)主宰这些机构铺平了道路。

就中国问题……

我们地区的地缘政治情况如何?拜登大胜对美国在亚洲的外交政策意味着什么?对澳大利亚又意味着什么?

特朗普政府已宣布中国为其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竭力削弱几家中国大陆的科技公司,并发动旷日持久的贸易战,还加大了对中国共产党在香港和新疆实施镇压的批评力度。

特朗普政府还鼎力支持几个松散的区域团体和联盟,这些团体与联盟联合起来,与日益强大的中国政府相抗衡。

此举为特朗普赢得了一些澳大利亚政界人士与政府官员的信任和支持。这些人对习近平治下中国的发展深感悲观,并抱怨奥巴马政府没能控制中国构成的巨大威胁。

但是,人们对特朗普政府过于雄心勃勃而失败的风险以及特朗普决心的坚定度一直感到担忧,这种担忧挥之不去。支持特朗普对华强硬路线的堪培拉联邦政府中国问题鹰派人士也指出,就在几年前,特朗普似乎还有意讨好习近平。

尽管他们可能对美国对中国政府在世贸组织采取策略的抱怨报以同情,但对澳大利亚来说,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是真正存在的危险,尤其是在两个大国达成一项剥夺澳大利亚出口商在中国市场份额的大手笔谈判。

现实情况是,现在华盛顿的共和与民主两党一致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了深远的战略威胁。特朗普吹嘘自己是唯一有勇气对抗北京政府的美国总统,但拜登的对华政策不太可能与特朗普的截然不同。

大多数澳大利亚观察人士认为,拜登将努力开拓包括气候变化和全球健康方面在内的合作空间,同时保持全方位竞争的宏伟计划框架。

他们预测,拜登会比特朗普更擅长将区域联盟联合起来,希望这些区域联盟会有助于维护亚洲和平。

一些看似不可分割的难题也会得到解决。亚洲国家将不再需要面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关于中国威权主义弊端夸夸其谈的尴尬问题,也不必面对特朗普的强迫要求盟友增加军费,以更多支付美国驻军的要求。

正如联邦政府的一位观察人士对我所说:“拜登仍然想打败中国。[但]希望噪声更少,[以及]更自律”。

唐纳德·特朗普是如何应对新冠疫情的

气候政策是重中之重

这并不意味着乔·拜登入主白宫后澳大利亚就可以高枕无忧。特别是在气候变化方面,更不能掉以轻心。

拜登已经明确表示,气候政策将是重中之重,承诺减少碳排放,并宣布“如果我们没有做好这一点,其他任何事情都无关紧要”。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澳大利亚看上去已经被孤立了。澳大利亚在欧洲的朋友和合作伙伴越来越不耐烦,私下向堪培拉方面施压,要求其减排。多年来,太平洋岛国一直在气候政策上批评澳大利亚的历届政府。

过去六周来,澳大利亚的三个主要贸易伙伴——日本、韩国和中国都承诺在2050年左右实现碳中和。拜登获胜,美国将加入这些国家的行列。

一些联盟党议员私下对这些长期目标嗤之以鼻,称这些是表面文章,毫无意义。

但是,如果民主党入主白宫,那么美国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将发生重大转变。

迄今为止,莫里森都无视国际社会对气候变化的要求,而是强调澳大利亚的主权。

如果美国加入减排的行列,那么澳大利亚要坚持自己路线将变得更加困难。

拜登当总统也不是灵丹妙药

尽管围绕地缘政治、气候变化和中国的问题都至关重要,但堪培拉政府的许多决策者更喜欢拜登,原因很简单:他们相信,如果拜登掌权,美国将变得更加强大。

没有一名政界人士或政府官员会将自己的想法公之于众,但大家都悄悄地认识到,特朗普削弱了美国,降低了美国的政治地位。突然之间,美国的民主制度看起来相当脆弱。这是一个令人感到非常痛心焦虑的原因。

正如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迈克尔·弗利洛夫(Michael Fullilove)所写,“当美国治理良好、团结一致、对世界有吸引力、强大到足以阻止对手的不良行为时,澳大利亚的利益就得到满足”。

“在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内,美国治理不善、内部分裂、对世界没有吸引力,而且软弱——这使得我们所有人都容易受到有恶意行为者的攻击。”

艾伦·金吉尔说,如果特朗普真取得了胜利,那么工党对美澳联盟的支持很有可能就会瓦解。

“特朗普执政八年后,我看不到[澳大利亚联邦]两党对美澳同盟的继续支持,”他说。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拜登当选总统就是灵丹妙药。

美国可能会被大选后的国内动荡所破坏,并被新冠疫情大流行削弱。金吉尔警告说,即使拜登顺利掌权,所有东西也不会神奇地恢复正常。

“特朗普上台和爆发新冠疾病后,美国变了,民主党也不一样了。这不会让一切回到原本状态,”他说。

“美国将努力应对来自国内外的问题和挑战。澳大利亚也会不得不进行调整。”

这种调整仅在澳大利亚政策制定者范围内进行。

特朗普执政后让人晕头转向的四年内,他们已经进行过大量的实践。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