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解决的“愤怒大象” 川粉们将更愤怒地回来

1

上报 于

张智程

持续用金融、科技资本与政商媒体网络打造的绝对话语权优势、用文化霸权和政治正确压制川粉,下一次他们的反扑绝对只会用更暴力、更毁灭性的形式出现,届时「揽炒」全世界。(汤森路透)

美国上一次内部如此剧烈的对立,是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的南北战争时期。当时对全球政治经济秩序具有决定性影响力的国家是海洋霸权大英帝国以及它主要的对手法国。当时的合众国,不过就是一个建国还不满百年、海军由没受过教育的民兵编制的沿岸轻桅帆船团组成、工业化甚至都还没起步的农业国家,对世界秩序的影响极其有限。

拜登政权不管能够持续多久,拜登本人和他的团队若想留名青史,那麽他所必须追求的政策路线没有别的,唯有追求消弭全球化为美国社会所带来的剧烈财富极化和这个现象所导致的政治立场剧烈极化。原因无他,一个从二十世纪上旬开始领导世界秩序的国家,若内部继续分裂下去,那麽迟早会交出她手上的霸权。而霸权移转的过程,世界必然发生无可承受的极度动盪。

迈向全球化之路,是美国两党的历史共业,雷根有责任,柯林顿有责任,布希父子有责任,欧巴马当然也有责任。全球化造就美国今日的政治地景,不是南北方工业州与农业州的对立,而是美国城市内受惠于全球金融资本流动以及科技革命成果的阶级,与都市周边丧失工作与希望的前产业工人阶级的对立。这次美国总统投票的典型分佈现象,可以在美国几乎每一个区域发现同样的趋势:都市部选民压倒性的支持民主党,但离都市不过开车几十分钟的郊区劳动阶级选民,却压倒性的支持川普。

川普当选总统的2016年,赛尔维亚裔的美国经济学家Branko Milanovic分析了全球人口的财富变化,提出了这个「大象曲线(elephant graph)」。全球化的前十年,生产製造从美国等先进国家工业地带转移到中国等开发中国家,对全球人口的财富结构就产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象背这些脱贫中国人和象鼻尖的美国富裕阶级受益于全球化,资产巨幅成长,但象鼻著地处这些本来是中产阶级的美国产业工人却不增反减。

这个现象在全球化的第二个十年经历全球金融风暴、和第三个十年经历科技革新后变得更为激烈,「大象曲线」已经修正为「长毛象曲线」:美国富裕层更加富裕,中国靠全球化累积起来的钜额资本已经成为超级强权,而美国的前中产阶级工人却穷到脱裤。

川普崛起的背后因素,正是这个「大象曲线」:位处象鼻触地处的这些美国人因为川普出现而成为川粉,川粉不是共和党也不是民主党,他们是被全球化所遗弃的、生产工具和价值观都还活在工业时代的美国人,在「大象曲线」的效应中,透过披著共和党旗帜的川普化身为「愤怒的大象」。只是,「愤怒的大象」经过二十年的全球化狂奔后已经演化成一隻「愤怒的长毛象」,这头长毛象对全球秩序的怨气与攻击力道都变得比大象更为强烈。

「愤怒的大象」经过二十年的全球化狂奔后已经演化成一隻「愤怒的长毛象」,这头长毛象对全球秩序的怨气与攻击力道都变得比大象更为强烈。(图片摘自网路)

如果拜登与民主党菁英回到华府以后,不能提出有效解决问题以及成功说服川粉的政策,继续骄傲地认为自己的路线没有错,然后用金融、科技资本与政商媒体网络打造的绝对话语权优势、用文化霸权和政治正确压制川粉,下一次他们的反扑绝对只会用更暴力、更毁灭性的形式出现,届时「揽炒」全世界。

看到推特上几个民主党公知已经开始庆祝拜登在很多州催出史上最高投票率、超过欧巴马、拿下史上最高票。这种反映民意极度对立、美国人民之间立场极化到视彼此阵营如寇雠的现象到底有什麽值得庆祝的?

真心拥抱进步价值的菁英,从今天开始反省吧。

※作者为日本京都大学法学博士,本文经授权,摘自作者脸书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