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贸易战”一触即发!澳出口商焦头烂额:还能卖啥?采矿商硬气,可替代方缺底气

5
2020年11月06日 11:24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前 言

据《环球时报》周四刊发的英文报道,中国方面间接默认了“暂停(suspensions)”对澳大利亚葡萄酒、龙虾、糖、煤炭、铜精矿、木材和小麦七种商品进口的猜疑。

对于澳大利亚出口商而言,这意味着数百亿澳元的打击。

如果暂停举措持续时间一长,业内人士估计澳大利亚每年对中国的出口额将减少60亿澳元。

不过,在《环球时报》这篇英文报道中,并没有相关证据支持此前市场的猜疑,即针对澳大利亚进口商品的贸易行动是出于政治目的。

文章指出:“分析师警告称,如果澳大利亚继续蓄意破坏双边关系,中国消费者对澳大利亚产品的信心将大大下降。这将使澳大利亚丧失其最大、最佳市场,流失大量就业机会,并失去疫情后快速复苏的机会。”

1

无风不起浪

本周初,有报道称中国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召集进口商开会称,本周五(11月6日)之后将不再允许进口澳大利亚的葡萄酒、龙虾、糖、煤炭、铜精矿、木材和小麦。

不过,随后中国商务部拒绝证实相关报道内容。同时,中国海关和两大主要出口港向澳媒表示,尚未收到正式的指示。

尽管如此,澳大利亚葡萄种植和葡萄酒协会(Australian Grape and Wine)主席托尼·巴塔格莱尼(Tony Battaglene)表示,中国一些进口商已经告知会员企业称“周五之后不要发货,发了也没法清关。”

于是,澳大利亚出口商开始陷入高度不确定的状态。

为此,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则直接喊话称,中国相关机构澄清有关新一轮贸易封锁的猜疑。

他说:“持续有来自中方不确定和不一致的信息传出,导致风险进一步上升,让进口商和出口商陷入混乱。”

事实上,在这一系列新的不确定性因素出现之前,中国海关部门已经决定禁止从昆州进口木材,原因是在一批货物中发现了一种树皮甲虫。

澳大利亚谷物加工企业Emerald grain上周末也被暂停向中国出口大麦,原因是当地官员声称在一批寄售的大麦中发现了杂草种子。

今年9月,澳大利亚最大的谷物出口商CBH也因类似原因,被中国海关列入黑名单。

上周末,中国政府还驳回了澳大利亚粮食行业对中国5月份对大麦征收高额关税的上诉。

本周,数百吨澳大利亚活龙虾被困在中国机场停机坪。因为海关查验无法顺利通关,导致大量龙虾死亡后被销毁,澳大利亚出口商损失超过200万澳元。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消息传出后,澳大利亚各界反应不一。

在社交媒体上,一名生活在澳洲的华人替受影响的进出口商鸣不平。他留言称:“说到底,受害的还是双方企业和老百姓。”

的确,我们看到在澳洲很多缔造传奇的品牌中,中国市场无疑是成功故事中不能缺少的主角。

从最开始的国民维生素品牌“澳佳宝(Blackmores)”,再到家喻户晓的婴儿配方奶粉品牌“a2”,或是依靠代购渠道坐上业绩直升机的“Bubs、Nuchev”等,他们股价飞速上涨的时期也正值中国消费者大量捧场的时期。

当然,受益于中国市场的澳大利亚出口商中,最大的赢家当属矿业公司。以澳大利亚新晋首富吉娜·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旗下的Hancock Prospecting公司为例,该公司上一财年实现创纪录的40亿利润。

然而,在禁止华为参与5G、呼吁启动国际独立调查等一系列事件之后,两国关系开始转冷。

早些时候,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就警告称,中国消费者可能会自发抵制购买澳大利亚的商品和服务。

他说:“也许普通人会反问,我们为何要喝澳洲的葡萄酒?吃澳洲的牛肉?”

“中国家长会重新考虑是否送孩子到澳洲留学,长远来看……如果心情越来越糟,人们就会想‘我们为什么要去对中国不友好的国家?’游客们可能会再三考虑。”

当新一轮贸易摩擦升级的消息传出后,澳大利亚相关公司股价应声下跌。

以近些年来成功征服中国消费者的红酒品牌“奔富”为例,其母公司——澳大利亚富邑葡萄酒集团周四股价下跌超过7%至8.05澳元,为2016年1月以来的最低点。

同时,此前提到的一众澳大利亚品牌,a2、Blackmores、Bubs和Nuchev等公司的业绩和股价也是直线下滑。

3

澳洲企业如何接招?

不过,对于澳中两国的贸易紧张局势,澳大利亚出口商的反应并不统一。

整体来说,出口商的态度分为两类,一类以财大气粗的矿商为代表,他们并不担心自家的货没销路,同时也不担心潜在的进一步行动。

另一类就是可替代性出口商。相比矿商,他们的表态则略显“底气不足”,主张和气生财,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加强和最大客户——中国之间的互动,并搞好关系。

例如,澳大利亚矿商Sandfire Resources表示,对于中国政府可能禁止从澳大利亚进口铜的原因,公司并不了解。不过,即便传闻成真,自己也不愁找不到替代买家。

截至目前,Sandfire Resources表示公司与中国客户仍有业务往来。

上个财政年度, Sandfire Resources旗下DeGrussa矿山出产的铜矿中,超过90%都卖给了中国市场。在与客户签订的合同总收入6.332亿澳元中,三大中国客户占比超过83%。

即便如此,该公司表示,如果中国实施禁令,它也有信心为其产品找到替代买家。

该公司表示:“如果有需要,Sandfire Resources有信心能够根据其在非中国市场(例如,日本、韩国、菲律宾和欧洲现有市场)增加铜精矿客户合同销售量。”

另外,澳大利亚新晋首富吉娜·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表示,铁矿石价格飙升,同时面向中国市场的出口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出现放缓,继而推动公司实现创纪录的业绩。

值得一提的是,自首次向中国客户交付出口铁矿石以来的五年内,莱因哈特旗下Hancock Prospecting位于西澳的Roy Hill矿山已经全部还清了72亿美元的负债。

鉴于中国缺乏铁矿石可替代性来源,澳大利亚具有一定的战略议价能力。

不过,澳大利亚独立经济学家Craig Emerson 警告称,中国正在非洲寻求铁矿石供应替代来源。当中国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程度降低时,它的态度也会随之变化。’

据其分析,澳中两国之间发生任何贸易摩擦,澳大利亚受到的影响相对更大。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奔富母公司,富邑葡萄酒集团首席执行官蒂姆?福特(Tim Ford)则表示,如果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进口红酒加征关税,公司将采取务实的策略。

据了解,反倾销调查和关税威胁给富邑前景注入了“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同时也是导致奔富分拆计划暂停的主要原因。

福特表示,如果中国政府加征关税,富邑可能向中国消费者转嫁新增关税成本,进行市场重新分配,将更多的红酒分配给其他出口市场。

不过,对此,业内分析人士指出,富邑的回应可能略显“底气不足”,毕竟富邑过分依赖奔富在中国市场的成功表现。同时,美国以及欧洲市场的“烂摊子””尚未收拾妥当。

4

搞好关系最重要

澳中关系恶化引发了澳大利亚商业领袖日益加剧的担忧。

过去六个月内,要求莫里森政府改善与中国关系的澳大利亚公司董事增加了一倍。

根据澳大利亚公司董事协会(AICD)的最新调研结果,1/4的受访董事认为,与亚洲(尤其是中国)的互动应成为政府的第一要务,明显高于六个月前的13%。

相比六个月前,公司董事们对经济复苏的看法有所改善。尽管仍有近70%的公司董事预期明年经济仍将表现疲软,但是整体悲观情绪已经从上年历史低点出现回升。

AICD负责人安格斯·阿莫尔(Angus Armor)认为,改善可归因于信贷供应提高,基础设施投资增加、以及中国经济的复苏。

他说:“相比其他地区,作为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经济回升速度明显快于预期,继而推升了商业景气度。”

“对于接下来的12个月,澳大利亚企业董事虽然并不乐观,但是他们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悲观。”

AICD调研半年一次,改善与亚洲(尤其是中国)关系需求成为本次调研的最大变化。这归因于中国经济的积极前景、以及澳中日益复杂的政治和商业关系。

数据显示,中国经济第三季度增长了4.9%,不及经济学家预期5.2%的增长。但是,中国正在稳步成为今年全球唯一录得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尽管澳中两国之间的政治关系恶化,但是,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合作伙伴,澳中贸易一直以每年约2000亿澳元的创纪录水平向前发展。

本轮贸易摩擦恰逢美国大选关键时刻,业内人士分析,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当选,澳大利亚政府领导人在中国和美国之间都面临更为艰难的选择。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