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特朗普若败选,对中国将意味着什么?

12

2020-11-6 06:19| 来源:望远楼

美国总统选举再度陷入胶着状态,很多中国人一觉醒来,突然发现,原本有利于现任总统特朗普(专题)(Donald Trump)的选情,快速向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转移,一些关键摇摆州“翻蓝”。

最新情况是,拜登(Joseph Biden)已获得264张选举人票,特朗普的数字是214张,剩余的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纳州、阿拉斯加州(专题)、佐治亚州和内华达州,前者除非全部拿下,否则其就将败选;而对于拜登来说,只要赢得其中任何一州,就将胜出。

就在北京时间昨天夜间,当特朗普宣布赢定了的时候,拜登方表示不服;现在局面颠倒,拜登认为赢局已定,而特朗普方则是愤愤不平,在相关州提起法律诉讼,申请在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并要求最高法院介入,理由是民主党人搞选举舞弊。

网上有关选举舞弊和辟谣的各种消息满天飞,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很难在短时间内精准鉴别,但可以确定,第59届美国总统选举将是1900年来投票率最高的一次,最终将怎么结束,有三种可能:

如果拜登得到绝对多数票,那么特朗普即便不服,那么可能在挣扎一番后,也会决定放弃努力,从而较快地产生总统选举结果;

如果特朗普最终将五个州的选举人票均囊入怀中,那么由于拜登方已发表了比较高调的姿态性言论,那么可能会快速承认结果;

如果拜登胜选,但两位总统候选人的得票数高度接近,那么特朗普方很有可能裹挟民众意愿,强调追根究底,将官司打到底,最后由最高法院裁决选举结果。

特朗普的支持者正在全美发起抗议运动,120年来最高的投票率,都说明了美国人民对此次选举的充分重视,说明了特朗普声称其为美国史上“最重要的”选举是建立在坚实的民意基础上的。

我在选前对新一届美国总统选举有两个基本观点。

就是凭借着其当政四年,坚定兑现竞选承诺所取得了巨大政绩——经济振兴、选前失业率降至50年来最低、美国优先的政策举措成效初显,将会促其再次入主白宫。

在当今的美国政界,对于积弊已久、长期享有国际荣耀但逐渐体制僵化的美国政治来说,“大闹天空”的特朗普,是顺应时代需求、大破大立、创造新世界(电视剧)所必需的人物,而拜登显然是美国业已僵化的体制的一部分,是华盛顿政治老油条的代表,是圆滑市侩政治的信奉者,他当选,将不会像特朗普那样驱动历史的车轮向前运转。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及特朗普早期应对不力的表现导致全美大流行和人员死亡,给新一届美国总统选举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为民主党人提供了重要的攻击靶子。

现在看,拜登一方充分利用了特朗普的政治软肋,而选民对疫情所造成流行、死亡、经济受损、岗位流失,亦是耿耿于怀,目标均指向了现任总统。

这是目前为止总统选战比分高度接近,拜登的选举人票领先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特朗普作为政治素人、特立独行的总统,无视美国政治规则和多年来的国际关系现实,将反全球化推向高潮,既损害了美国大企业的利益,也造成长期浸淫于华盛顿政治氛围中的主流政治人物和媒体的反感和反抗,国际社会对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和行为,多有不满,将特朗普从白宫赶走,符合很多人的心愿。

总统选举是美国的内部事务,所作预测也是从美国内情况出发作出的分析,但作为中国人,我更关注任何一位候选人当选为总统后的对华政策趋势,在当前美国内政治形势下,如果特朗普败选,不仅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趋势,值得观察,而且特朗普在剩余的任期内如何在愤怒的心情下开展对华外交,尤为令人关注。

首要要指出的是,对于本届选举结果一个基本定性,拜登即便赢,也是惨赢;特朗普即便输,也是输得光彩。

有关拜登当选后其对华政策走向,我在《大选正在进行,美国对华政策将怎么变》一文中已有所阐述。

现在重点讲如果特朗普在当前比分胶着、疑点重重(或者只是他个人及团队的怀疑)情况下,美国政府在剩余的任期及下届总统任期将由此带来什么变化,进行分析。

无论是因大比分落败,还是在相差很小情况下,退出白宫,对于特朗普这样的人物来说,极有可能在其幕僚们的襄助下,在剩余任期里在对华政策方面宣泄其“雷霆之怒”,比较有可能的三个方面是:

极可能将落败迁怒于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并利用总统的行政权限及推动立法,谋求将疫情相关情报通过某种方式公开,推动采取实质的美国内及国际措施追责、追偿。

很可能在当前美中对抗胶着的几个点:内陆民族地区、香港(专题)、台湾(专题)及南海等区域,搞点大动作。

很可能继续固化其对华政策趋势,将“全面战略竞争”及“印太战略”继续推向深入,动用各种手段,牵制民主党下任总统,使其无法扭转当前的对华战略态势。

若特朗普下台,那么对于拜登来说,他的政府可能一方面长期受到选举舞弊指控的困扰,甚至遭到司法追究,一方面在重重压力下,他也无法全盘推翻特朗普的既定政策,在内外两个方面都可能受制——特别是在败选后,共和党同时控制参众两院的情况下。

因此,他可能在改善对华关系方面,如同其前任对于改善美俄关系那样,投鼠忌器,瞻前顾后,无法彻底改变特朗普的逆全球化操作,美中全面战略竞争仍将继续展开,并按照民主党的方式继续将美国在亚洲-太平洋的战略推进下去,无论是以共和党政府的“印太”为名——大概率将获得延续,尽管具体做法方式会发生改变,还是以民主党政府的“亚太”为名——重拾奥巴马政府的旧做法——比如TPP,是可能的,但必然是充实和强化版的,与特朗普的差别可能大多是在名称、方式和方法上。

(本文转发自微信公众号“望远楼”,作者丁咚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者)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