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特朗普救世主 中国自由派成笑柄 离民主更遥远

2

德国之声 于

中国自由主义群体的分裂是美国总统大选的一个副产品。从来没有哪次美国大选像这次一样让中国民众投入如此之多的热情,在被左派和国家主义者蔑称为”恨国党”的自由主义群体中,因对特朗普政治取向的不同,分化为”挺川派”和”恨川党”,两派在推特和微信等社交媒体上为选川还是选拜,恶语相向。

中国自由派的分化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根据一些论者的看法,1990年代新左派从自由主义者里分裂出来,2000年代文化保守主义者从自由主义者里分裂出来,2012年后激进派从自由主义者里分裂出来。但这几次分化都没有此次严重和撕裂。在自由派内部,”挺川派”占多数,那些在中国民间和公共舆论中占有较大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基本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他们在美国这次总统大选中,利用推特等工具,为特朗普摇旗呐喊,抨击拜登和民主党。相对而言,支持拜登的中国自由主义头面人物要少得多。

这确实和美国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在后者的大学、媒体、各种非政府组织、自由职业者等传统上由自由派和知识分子为主体的行业,几乎是一边倒地反川和挺拜。中国的自由派之所以出现这种”挺川派”主导的现象,原因当然出在中国内部和自由派群里内部。简单地说,由于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政治向毛式极权回归,政治和言论空间被大幅压缩,官方对自由派的打压也达到八九六四后前所未有的程度,在自由派内部,不仅分化出激进派和极端派,即使在温和派里,近年来也出现了主张以基督启示救中国的自由保守派。激进派认为,要压制中共的邪恶,推翻习近平政权,只能靠特朗普和特朗普当政下的美国;保守派则认同美国共和党的保守理念,认为中国只有基督化,这个国家和民族才能得救。两者都把改变中国的希望寄托在特朗普身上。

尽管自由主义”挺川派”的一些人士对特朗普本人也素无好感,甚至对美国社会因特朗普加剧撕裂也颇感惋惜,但即使对他们–这部分人在整个”挺川派”处于少数–而言,特朗普美国优先的这套政策和做法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尤其赞同和支持特朗普政府和美国鹰派对中国的全面对抗和极限打压,认为总算把自尼克松以来的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共/中国的绥靖政策改过来了。在他们看来,民主党和美国的建制派,在过去40年同中共勾连,养肥中共,把中共培养成自己的敌人,对中共与自由世界为敌的本质认识不清。拜登作为奥巴马时期的副总统,在遏制中共上无所作为,以他对中国的认知,如果当选总统,美国的对华政策恐又回到过去的勾连老路上。而特朗普,不管他个人的言行多么粗鄙,也不管他曾经如何和习称兄道弟,是他发起了对中共/中国一轮又一轮的超强打击,这是美国历届总统尤其民主党政府做不到的,所以必须无条件支持特朗普,在美国大选的关键时刻,反川者不论出于任何理由,都不对,是在帮助中共。

换言之,自由主义群体的”挺川派”看不到或无视特朗普对美国民主的破坏和美国社会的撕裂,特朗普如何对待美国不重要,他们只关注他如何对付中国和中共,只要能像特朗普这样反共反中,他们都支持,他们之所以反对拜登,是因为他们基于拜登以往的经历和民主党的理念,认为拜登不可能有特朗普这样坚决和激烈的反共反中态度。

自由派中的”挺川派”反共反中到如此地步,正是自由派的”恨川党”担忧的。后者在反共的态度上其实和前者一致,他们也关注和支持特朗普的反共,但更关注特朗普本人的道德品行及内外政策与做法对美国民主灯塔的破坏作用。他们认为,特朗普的反科学、反移民、种族主义,视媒体和政治对手为敌人、对联邦官员强调个人忠诚、对盟友和伙伴也乱打一通等等做法,以及政策上的反复无常和个人道德的瑕疵已对美国民主造成了很大破坏,让美国的国家形象在世界受损,导致美国影响力即使在盟国也有很大下降。如果再让特朗普当政四年,由于没有了连任压力,以他随心所欲的个性和具有的破坏力,不是去努力弥合国内分歧,而是制造和扩大对立,美国社会的撕裂会到何种程度,真的不好预估,搞不好很可能出现”民主内战”,美国在全世界会进一步陷入孤立,民主灯塔将会暗淡无光。而这正是全球独裁者乐于看到的结果。如果美国陷入无休无止的党争和内乱,也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实力,长期看非常不利和中国的竞争,更别提打倒习政权和中共了。所以在”恨川党”看来,美国要真正遏制和打败中共,自身的民主体制要起到榜样作用,用榜样的力量照耀中国人民,让民主灯塔在全世界发光,只有这样才能团结和带领西方民主国家共抗中共,而特朗普在台上,只会继续起到破坏作用。

这里涉及如何评估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新冷战是否起到应有的打击中共/中国的效果。”挺川派”显然认为效果很好,因此要再接再厉,一鼓作气,把中共打趴下。他们反对拜登和民主党,倒不一定是说拜登不会反共,而是对拜登反共的力度和方式没有信心,从而很可能让中共得到喘息之机,最后使反共大业半途而废。”恨川党”则没有”挺川派”这么乐观。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很难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往往同个人的理念、经验、信息和看问题的角度密切相关,也许既不像”挺川派”认为的只要持续强硬对抗中共,过不了多久它就得倒下,也不像一些人认为的没起到什么作用,真相可能在两者之间。

但不管怎样,现在是拜登胜选,让人遗憾的是,”挺川派”相当一部分人,还在制造和传播各种不靠谱的消息,抹黑、攻击拜登和民主党,这让中国的自由派和海外民运在本次美国大选中差不多沦为一个笑柄。此种情况只会有利中共。自由派这几年在中共的打击下,无论在知识圈还是舆论界影响力急剧下降,现在内部又互怼消耗,多数站队特朗普,指责美国总统选举的公正性。选举民主是西方民主的基石,如果美国这次总统选举在”挺川派”眼中毫无公正可言,拜登窃取总统之职,那么他们苦心要为中国争民主又有什么价值?这不正应了中共的一贯抹黑:美国民主是虚伪的,中国没有必要学西方民主。

所以,中国自由派若不调整自己的心态和思维模式,把基点放在自己的抗争上,而不幻想有一个特朗普式救世主,团结对共,避免内耗,将会在中国社会和民众中进一步被孤立和边缘化,中国的民主不是更快到来而是更为遥远。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