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C
Melbourne, AU
2020-11-30 13:19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澳洲向施正荣公司注资近千万...

澳洲向施正荣公司注资近千万澳元 目标锁定轻质可弯曲太阳能板

3

澳大利亚最近押宝太阳能产业,如果获得回报,不出几年,消费者的账单费用就可能下降。

关键看点:

  • 纳税人通过这笔投资拥有上迈新能源 14%的股份
  • 该公司开发了一种新型的柔性太阳能电池板
  • 公司的创始人施正荣博士是澳大利亚华裔

在澳中关系没有明显改善迹象的情况下,澳大利亚国有企业——清洁能源金融公司(CEFC)已向上海一家名为“上迈”(Sunman)的新能源公司注资700万美元(约合960万澳元)。

这相当于,澳大利亚纳税人拥有上迈公司14%的股份。该公司在North Sydney和香港设有办事处。

这家鲜为人知的公司由首屈一指的太阳能科学家施正荣博士于2015年创立。由于被推崇为太阳能行业发展的先驱,施正荣获得了“光伏王者”的称号。

施博士发明了一种新型的太阳能电池板,称为“eArc”,澳大利亚清洁能源金融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恩·里尔蒙(Ian Learmonth)认为这将成为太阳能行业发展中的“下一件大事”。

从本质上讲,这是种轻质的太阳能电池板,上迈说这是“革命性的”发明,可以“粘在任何表面”。

相比之下,传统的太阳能电池板(由重玻璃制成)只能放在平坦的屋顶上,并且在安装过程中经常需要在屋顶上钻孔。

视频:拜伦湾在2017年推出世界上首辆太阳能火车。

“我看到太阳能面板的这一特殊创新将发挥巨大作用……我们现在将打开一个全新的市场,这非常令人兴奋。”

施博士是上迈新能源的大股东,而悉尼的私募股权公司Southern Cross Venture Partners也拥有大量股份。

什么是eArc?

上迈表示,eArc面板的重量比传统玻璃面板轻70%(或者14-17公斤),是由类似塑料的“聚合物复合材料”制成。

也就是说,可以轻松弯曲,易于安装在弯曲的屋顶、墙壁甚至是火车和篷车的顶部。

施正荣博士说:“我们的技术将彻底改变澳大利亚人使用太阳能的方式,并节省消费者的电费。”

他还估计,40%的商业建筑的屋顶在结构上是“细长的”,无法“适应玻璃太阳能组件的重量或隆起”。

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些“新时代”的eArc面板已经安装在澳大利亚一些标志性场所(有些并不著名)。

其中比较著名的地标性建筑澳大利亚国家海事博物馆(Australian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自2015年以来,该博物馆一直想在其位于达令港(Darling Harbour)的遗产中心(Heritage Centre)上安装传统的太阳能电池板。

但该博物馆很快就意识到这幢建筑的屋顶太陡峭(倾斜度为30度),且其强度不足以承受沉重的玻璃板重量。

博物馆不得不把削减电费和碳足迹的计划推迟了几年,直到决定在2019年尝试使用eArc面板。

去年八月,该博物馆的首席执行官凯文·塞普汀(Kevin Sumption)说:“我们偶然发现了来自上迈的一种独特的无玻璃太阳能电池板。”

目前在该博物馆的屋顶上已经安装了800多个这种轻质面板。

“5.5公斤的轻质面板可以克服这幢建筑的结构难题,并且具有与20公斤传统面板相同的功率输出。”

这种eArc面板还被安装在位于墨尔本Docklands港区一幢名叫Harbor One的公寓楼外墙上(相对于屋顶)。

这种太阳能面板还安装在拜伦湾最新的旅游景点——世界上第一列太阳能火车——的弧形车顶上。

这列火车是经过翻新的具有70年历史的“红色响尾蛇”,在Casino到Murwillumbah之间三公里长的废弃铁路线上行驶。

“光伏王者”的兴衰起落

施正荣博士出身寒微,1963年(毛泽东发起“大跃进”之后)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

他和他的双胞胎哥哥在小时候就被家人送养。

这位未来的“光伏王者”前往上海学习,成绩出色,然后于1988年作为交换生来到悉尼。

施正荣博士当时只有25岁。一年后,北京发生了天安门广场大屠杀。

他很快成为澳大利亚公民,并以创纪录的两年半时间在新南威尔士大学获得了工程博士学位。

2001年,他被中国政府引诱回到中国,中国政府给予了慷慨的补贴,在东部城市无锡成立一家太阳能初创企业。

他创立的公司名为尚德电力(Suntech Power),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公司,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直到2013年破产。

在其鼎盛时期(2011年),无锡尚德还在悉尼剧院公司(Sydney Theatre Company)的屋顶上安装了1,900块太阳能电池板。

当时剧院的艺术总监——女演员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和她的丈夫安德鲁·厄普顿(Andrew Upton)——还对此进行了大张旗鼓的启动仪式。

在尚德破产之前(施博士被免除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职务),他曾是中国和澳大利亚最有财富的人之一(他在这两个国家轮流居住)。

他曾是世界上第一位“绿色产业的亿万富翁”,据估计他的净资产在2008年达到顶峰,为41亿澳元(合30亿美元)。

尚德电力在试图大举扩张时举债数十亿澳元,并发生了5.12亿美元的债券违约。

此外,中国对其100多个竞争对手提供补贴,导致世界范围内充斥着太阳能电池板,引发价格暴跌。

施博士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你可以想像,每家公司都有时运好和时运背的时候。”

“早在2013年,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加上该行业的产能过剩,欧洲和美国的反倾销[关税],当时整个行业变得举步维艰,在财务上,叫我说还有政治上。”

尽管如此,他仍然为自己的成就感到自豪,并希望“生活中有更好的运气”。

尽管尚德电力公司失败了,但澳大利亚清洁能源金融公司的负责人对施博士具有将太阳能技术提升到新一层水平抱有信心。

里尔蒙说:“我们当然对中国和欧洲发生的一切都进行了透彻的了解。”

“我们认为施博士没有做错任何事。

“显然我们不会这样想,否则我们就不会进行这项投资了。”

物有所值?

澳大利亚清洁能源金融公司的负责人坚信,即使澳中贸易关系达到新低,上迈仍将是一个“潜力无穷”的“赢家”。

上周,中国官方媒体(以《中国日报》社论的形式)警告说:“堪培拉只能怪自己”及“会付出巨大代价”。

另一份共产党小报《环球时报》本周也证实,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七种出口产品(包括葡萄酒和煤炭)遭遇前所未有的暂停,对当地经济造成数十亿澳元的打击。

尽管如此,里尔蒙先生仍然保持乐观的态度。

“施博士是澳大利亚华人,[并且]我们的业务是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合作。

“因此,我希望我们能看到这两个市场中最好的那一面,而不是我们最近看到的一些挑战。”

澳大利亚纳税人将从清洁能源金融公司对上迈的数百万澳元投资中得到什么?

“这笔钱将用于澳大利亚,以建立(上迈的)营销、分销和研发(研究与开发)……这对我们来说是以澳大利亚为中心的投资”。

但是里尔蒙先生证实,清洁能源金融公司和上迈的协议中没有条款规定该太阳能公司应该在澳大利亚投资多少。

他说,鉴于上迈正处于成长阶段,该协议不应“过于规范”。

但是,上迈的大部分员工都在海外工作,其总部位于上海,并在香港注册。

它在悉尼拥有大约20名员工,在中国拥有80名员工——主要从事工程、研发和销售。

施博士说:“我们不自己生产,而是转包给中国和泰国。”

至于可能创造多少澳大利亚就业机会,他预测:“在未来几年中,我们可以轻松地将就业机会增加一倍。”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