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C
Melbourne, AU
2020-11-18 11:16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南澳突如其来的疫情与维州第...

南澳突如其来的疫情与维州第二波有何异同?

0

近日,七个月来没有出现未知感染源新冠病例的南澳突发群聚性传染,目前确诊与疑似病例已达20例,另有14例疑似病例。那么,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是怎么回事,有关部门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感染源仍不能确定

上周五(11月13日),一名80多岁的女性在阿德莱德北部的莱尔·麦克尤因医院(Lyell McEwin Hospital)就诊后被查出携带新冠病毒。这是此次新发疫情中已知的首例确诊病例。

这名女性来自阿德莱德北郊的一个大家庭,部分家庭成员在养老、医疗和监狱系统等高感染风险的环境中工作。之后,与这名女性有密切接触的一男一女接受检测,结果均呈阳性。

第四名确诊患者在阿德莱德北部郊区的雅塔拉劳工监狱(Yatala Labour Prison)工作,与早先发现的确诊患者为近亲关系。

截至目前,这场群聚感染的确诊病例已达20例,并有14例疑似病例,而感染源至今仍不能确定。

南澳首席公共卫生官尼古拉·斯普瑞尔(Nicola Spurrier)表示,其中一名感染者工作的医疗旅馆(Medi-Hotel)可能是感染源,但要确定具体来源,还要看基因组测试的结果。

医疗旅馆是供入境旅客和不能在家中安全隔离的本地居民使用的住宿设施。

此外,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一名患者于上周四(11月12日)上午10:30至11:30间在Parafield Plaza购物中心的亚洲超市活动过。

当时她已携带新冠病毒,因此在这一时段去过该超市的顾客都应该密切关注自己是否出现症状。

南澳卫生部门采取控制措施

发现确诊病例后,南澳有关部门迅速关闭了关联设施,并进行清洗消毒。

媒体报道雅塔拉劳工监狱发现确诊病例后约一个小时,阿德莱德的一所小学便宣布将于本周一(11月16日)关闭,进行深度清洁。该校的一名学生为某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与此同时,南澳教育部表示,阿德莱德北部的莫森湖小学及学前班(Mawson Lakes Primary School and Preschool)出于“高度谨慎”的态度而关闭24小时。

此外,确诊患者曾到访的Parafield Plaza亚洲超市也暂时停业,充当隔离酒店的那家医疗旅馆的员工也被要求每周接受检测。

目前,南澳卫生部共计划定了11处疫情警告地点,其中包括两所学校、六家餐厅/店铺、一所监狱、一家医院的急诊科、多辆交通工具、一处游泳中心以及一家酒店。

卫生机构警告,在特定时间去过那些地点或搭乘某几辆公共汽车的人应密切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并在出现症状后立即去做检测。

从今天凌晨开始,南澳开始实施一系列针对疫情的限制措施

  • 居民应避免不必要出行,并避免在家中接待客人
  • 政府呼吁感到不适或有症状者进行检测,鼓励人们尽可能居家工作,易感人群应避免外出
  • 健身房、亲子咖啡店(Play Cafe)、娱乐设施以及室内蹦床馆将关闭两周
  • 社区体育运动和训练暂停两周,但允许民众户外健身
  • 葬礼参加者不能超过50人,教堂活动最多限100人参加,并保证每人拥有四平方米的活动空间
  • 举行婚礼须在网上向疾控机构报备并注册来宾信息
  • 在有售酒执照的场所举行的私人聚会最多限50人参加,每人须保证有四平方米的空间且禁止站立饮酒
  • 酒馆、俱乐部和餐厅等餐饮服务场所纳客上限为100人,每四平方米只允许有一人,团体预订每次最多接待10人
  • 私人场地的聚会人数上限为10人,剧院和电影院等娱乐场所要保证每名观众拥有四平方米的空间
  • 美甲师、纹身师与美发师需要戴口罩提供服务,在不能保持社交距离的场所也必须戴口罩
  • 护工只能在一处护理机构工作,养老院中的住户每天只能接待两名探视者

南澳的各所学校将继续开放。

南澳应从维州第二波疫情中吸取什么教训?

此前,维州爆发了第二波疫情,酒店隔离出现乱象。在经历了相当长时间的四级封锁后,维州最近才逐渐解除部分限制,重现生机。

南澳的这次爆发很可能源自用作隔离酒店的医疗旅馆,传染者来自受到病毒感染的大家庭。这与维州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类似。

那么,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南澳应从维州的经历中吸取什么教训呢?

南澳大学的生物统计学与流行病学教授阿德里安·埃斯特曼(Adrian Esterman)表示,两个州在卫生系统与面对疫情的快速反应能力方面存在明显差异。

据报道,维州第二波疫情期间,人们对相互冲突的卫生建议、缓慢的回应时间以及过时的系统提出批评。

维州在病例出现激增的前几个星期就错过了防止病毒在高风险移民社区传播的机会,并在州与联邦层面发生了信息误译的问题。一个专家小组就此对联邦政府发出警告。

直到最近几个月,维州的密切接触者追踪系统才得到完善,让该州在疫情防控方面更接近新州的所谓“黄金标准”。

相反,南澳对疫情的积极响应受到了称赞。

埃斯特曼教授表示,“南澳一直都有强大的公共卫生系统”,并拥有经证明有效的密切接触者追踪系统。

不过,南澳此前在酒店隔离方面采取的措施受到了专业人士的批评。

南澳首席卫生官尼古拉·斯普瑞尔(Nicola Spurrier)认为,这次疫情与充当隔离酒店的医疗旅馆之间的联系“非常清楚”。

墨尔本大学人口和全球卫生学院负责人南希·巴克斯特(Nancy Baxter)则表示,南澳可以从维州的疫情中吸取一些教训,但人们似乎没有吸取隔离酒店的教训,而且最终导致群聚性传染发生。

她认为,在澳大利亚,隔离酒店是最大的风险来源,应该立即动手解决问题,因为大家都清楚这些酒店存在多大的问题,而且知道在维州隔离酒店中发生的情况。

目前,南澳也采取了一些在维州被证明可以有效控制疫情的措施。

10月,墨尔本北部的Kilmore地区爆发疫情后,维州对密切接触者实施隔离。目前,南澳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可能将对数百人进行隔离及检测。

南澳宣布实施的疫情控制措施中就包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而这一规定在维州已经强制实施数月之久,被认为是遏制新增病例的良方。

目前,为了防止“过分担心”的人挤兑资源,对检测人员的工作和检测过程造成巨大压力,南澳规定只有出现症状者以及卫生官员确定有风险的人士才被要求进行检测。

与墨尔本相比,阿德莱德的地理分布和人口居住密度决定了病毒不会以那么快的速度传播,但专家认为维州一直实施的大规模检测是控制疫情的关键措施,因此南澳也应效仿。

现在,埃斯特曼教授呼吁南澳卫生机构在疫情爆发热点地区为无症状者做检测,接受检测人数越多越好。

多个州与领地对南澳收紧边境政策

目前,昆州、维州、塔州、西澳和北领地都宣布南澳为新冠“高发地区”,对从南澳入境的人员实行检测或隔离。

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表示,将在机场对来自南澳的旅客逐一询问,看他们是否出现症状,去过特定地点,并对他们进行检测(可能是快速检测)。

尽管维州宣布南澳为“高发地区”,但该州不会关闭其与南澳的边境。

昆州则从11月17日零点起对来自南澳的旅客实行强制隔离,所有来自南澳的人都将接受检测,并不得自行活动。

自上周一(11月9日)起,大约有7000人从阿德莱德抵达昆州,这些人都需要进行检测和自我隔离。此外,如果来自南澳的旅客检测呈阳性,则必须在医院接受治疗。在其他州或领地,检测呈阳性者可以在隔离酒店内继续治疗。

塔州也宣布,自上周一以来,从南澳前往塔州的任何人都需要进行自我隔离。

目前,塔州还不会将南澳的风险等级提高到“中等风险”的水平,但可能在近日会做出改变。

北领地首席部长迈克尔·甘纳(Michael Gunner)则表示,周一和周二从南澳来到达尔文的旅客将被隔离两周,或者可以选择返回南澳。

如果选择隔离,在这两天抵达北领地的旅客可以不支付2500澳元的隔离费。但从周三开始,来自南澳的旅客就要自付隔离费用。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