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不是刑事问题,也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15

CDT导览 于

CDT编者按:11月 11日凌晨河北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被带走了。据媒体报道,同时带走的还有大午集团的高管们。当天第二批被带走的还有子公司领导人。孙大午以及大午集团高管被抓后,消息迅速在社交媒体上发酵,引发网络对孙大午和民营企业家命运的讨论与担忧。

孙大午之罪:寻衅滋事还是因言获罪?

在孙大午被带走的当天,高碑店市公安局发布公告,说: 经侦查,河北大午集团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2020年 11月11日,公安机关依法对孙大午等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侦办中。

《南方周末》报道介绍了破坏生产经营事件:

刘翔表示,警方通报写的是破坏生产经营,其实是指一则土地纠纷。

大午集团微信公众号曾发布过相关讯息,介绍这个由来已久的问题。多年前,郎五庄村曾将740亩土地交由徐水国营农场耕种。但实际上,徐水国营农场占用郎五庄村土地超2000亩。为了土地确权问题,双方数年间争执不下。后来,郎五庄村将地租给了大午种业公司。  大午集团微信公众号曾发布过相关讯息,介绍这个由来已久的问题。多年前,郎五庄村曾将740亩土地交由徐水国营农场耕种。但实际上,徐水国营农场占用郎五庄村土地超2000亩。为了土地确权问题,双方数年间争执不下。后来,郎五庄村将地租给了大午种业公司。

2020年6月21日,大午集团人员与徐水国营农场人员发生了第一次冲突。8月4日,双方再次发生冲突,徐水区公安介入,并与大午集团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这两次事件被称为6.21事件和8.4事件。  2020年6月21日,大午集团人员与徐水国营农场人员发生了第一次冲突。8月4日,双方再次发生冲突,徐水区公安介入,并与大午集团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这两次事件被称为6.21事件和8.4事件。南方周末丨河北知名企业家孙大午被带走,公司高管连锅端

11月14日红星新闻报道,大午集团公司监事长孙大午等人被警方带走后,政府工作组已进驻公司,大午医院、学校已被接管。

微信公众号法律园地对此发表评论《大午集团正在被强行接管,或开危险先例》:

大午集团不是国有企业,而是一家有九千多员工、28个子公司的大型民营企业。如今,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行为,将包括监事长、董事长、总经理在内的高管人员连锅端,并对他们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但毕竟案件还在侦查阶段,至于大午集团是否构成单位犯罪,高管人员是否有罪,这有待于将来的法院判决。那么,现在政府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接管了中学、医院,理由是什么?有什么法律依据?

美国之音报道《中国农民企业家孙大午被警方带走,疑是因言获罪》:

此后,美联社说,孙大午对帮助过他的维权律师许志永多加赞扬。他的这个做法可能引起了当权者的不快。许志永和一些活动人士后来被当局以煽动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孙大午今年5月还在社媒体账户上赞扬那些律师,说他们让受害者看到了一点亮光,保持了一点对法律的信心,点亮了他们生存下去的希望。孙大午今年5月还在社媒体账户上赞扬那些律师,说他们让受害者看到了一点亮光,保持了一点对法律的信心,点亮了他们生存下去的希望。

美国之音报道还指出,此前大午集团就曾因言受罚:

2003年4月,大午集团公司因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三篇文章而受到警方的警告。警方称这些文章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象,并下令整顿网站,停业6个月,罚款15000元。

据报道,这并不是孙大午第一次被抓,

2003年5月29日,他被指向三千多户农民借款达一亿八千多万元,被官方诱捕,并以非法集资的罪名遭到收押,并曾指控其非法持有弹药,两位弟弟,大午集团副董事长孙志华与总经理孙德华和集团的财务处长也都被扣留。最终他被徐水区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罚金10万元,大午集团同时也被判处罚金三十万元。尽管获得媒体、农民、学者与网友的支持,但他选择不再上诉,并于同年11月1日父亲生日时出狱回家,跟他的企业与农民走在一起,继续奋斗。南方周末丨河北知名企业家孙大午被带走,公司高管连锅端

他曾撰文回忆这场官司:

此前的庭审中,检察长曾说:不能因为你孙大午道德高尚就不审判你,不能因为你为人正派就不处罚你。我们是按法律办事,不是按道德办事我觉得很荒唐,因为他们是在用法律审判道德。我是学过法律的,法律是道德的底线,立法的目的是保护讲道德的人,打击不讲道德的人,可恰恰我做的道德的事情,受到了法律的打击,叫人联想起印度电影《流浪者》里的对白:

法官:法律不承认良心。

丽达:法官先生,那么良心也不承认法律。

(光传媒丨孙大午:倘若这个世界一定要杀掉公鸡,我能不能做一条狗?)

孙大午的政治梦想与独立王国

作为民营企业家孙大午与众不同,不仅仅是他的致富能力,更在于他热衷于公共话题,并有着一个政治梦想:建立一个桃花源似的大午城。

网评人沅湘称,孙大午出身于郎五庄村农家,所以是农民;他自创企业,有员工9000,毫无疑问也是企业家;他热衷读书、追梦桃花源,用知识分子的情怀,实现了让村民祥和生活在大午城,住得起房子,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学的梦想,所以他也是知识分子;他通过分设企业监事会(所有权)、董事会(决策权)和理事会(执行权)的三权分立,创立了私企立宪、劳资共和的私有、公治、共享的新型企业制度,所以,他还是思想家、改革家。(美国之音:孙大午近乎免费办医,破坏了谁的生产经营?

2003年3月13日,他应邀在北大讲坛做了《十八年感受三农来自底层的声音》的演讲,直言中国农村问题的实质是权力和资本对农民劳动权利的限制和剥夺。弟弟孙二午对媒体回忆说,那个时候的孙大午,热衷于这些公共话题,甚至连企业经营都常常耽搁。

2003年3月13日,他应邀在北大讲坛做了《十八年感受三农来自底层的声音》的演讲,直言中国农村问题的实质是权力和资本对农民劳动权利的限制和剥夺。弟弟孙二午对媒体回忆说,那个时候的孙大午,热衷于这些公共话题,甚至连企业经营都常常耽搁。

这场演讲的另一句被人记住的话是,我想建一个大午城,一座世外桃源,安得淳风化淋雨,遍沐人间共和年。未来的大午城里,人人自食其力,家家丰衣足食,没有贫穷富贵,高低贵贱。(【旧闻重温】悲愤囚徒孙大午)

对于孙大午来说,这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他多年来行动,大午集团旗下不仅有公司,还近乎免费办中学与医院。

网络上大午集团介绍:

img

据百度百科资料,大午中学是经河北省教育厅批准,保定市教育局主管,徐水区教育局直接领导的全日制民办学校,是保定市规范化学校。下设初中、小学、幼儿园,在校师生员工8000余人。

img

建校近20年来,教育教学成绩显著。学校占地1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有高标准的多媒体教室、实验室、微机室、图书阅览室、舞蹈室、音乐教室。学校建有标准的塑胶操场、篮球场、足球场、网球场,满足了学生的活动需求。

王应国对美国之音说,孙大午这些年发展态势很猛,已经成了独立王国;他的体育馆可以容纳两万人,大午医院至少有16层,大理石装修,很豪华;郎五庄村的村民和大午集团职工每月只要交一元钱,看病不花钱,做个B超和验血的全套体检只要10元这些受人欢迎的福利冲击到地方政府的权威。(美国之音:孙大午近乎免费办医,破坏了谁的生产经营?

img

民营企业家:恶法治国的受害者

针对2003年孙大午一案,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曾经撰文说到:

当局一旦发现孙大午这样的农民企业家的不断壮大,特别是孙大午的企业家良知,既鄙视权钱交易,又有敢于直言的勇气,既有经济资源和组织能力,又从争取农民权利角度提出摆脱贫困的思路,从宪政民主的角度呼吁政治改革,将在政治上对现行体制构成巨大挑战,很可能成为新型的农民领袖,所以当局必然要利用模糊的法律进行整治,于是,孙大午及其大午集团就成为恶法治国的受害者。(美国之音:孙大午近乎免费办医,破坏了谁的生产经营?)

此次,孙大午的再次被捕,以及大午集团被政府接管消息传出,评论者大多认为,其中原因可能是大午集团不断壮大,可能让当权者感受到威胁。

滕彪说,任何一个力量如果被认为对其制度和威望造成威胁,中共都会通过各种手段打压下去。前不久被重判的任志强也是这样,虽然他和孙大午的情况不太一样;包括宗教团体、家庭教会、维权人士、民间组织,所有这些给民间带来一定空间、推动中国法制发展的力量,都会被全面打压。

孙大午一直不隐藏对体制不平等的看法。他2012年为《纽约时报》撰稿、论中国城镇化要走怎样的道路时指出,在农村,八个大檐帽管一个破草帽,揭示处于中国底层的农村和农民受到政府极度碾压的现实。

(美国之音:孙大午近乎免费办医,破坏了谁的生产经营?

网络上,署名老侯的一篇文章对此评论:

不出所料,对大午集团的处置是从接管医院和学校开始。这个处置法,充分说明,在当地政府看来,大午集团的问题不是刑事问题,也不是经济问题,是政治问题。

大午集团标榜不行贿,就意味着从不与政府私下交集,没有勾兑。而其对社会服务功能的染指,触及政府深层管辖范围。特别是教育、医疗和养老,三驾马车支柱产业,被他办成福利事业,不仅破坏产业政策和产业环境,也有架空基层政府的嫌疑。大午集团标榜不行贿,就意味着从不与政府私下交集,没有勾兑。而其对社会服务功能的染指,触及政府深层管辖范围。特别是教育、医疗和养老,三驾马车支柱产业,被他办成福利事业,不仅破坏产业政策和产业环境,也有架空基层政府的嫌疑。

总之,做党的孩子,是大午集团的唯一出路,也是所有民企的唯一出路。(行者手记3 | 做党的孩子是民企唯一出路)

同时,一篇2018年的旧文也在网上热传,作者盛洪写到:

从2018年底到现在,我们一直听着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宣言,但民营企业家被侵害的事件屡屡发生,直到大午事件终于达到一个高峰。如果一个政府宣称要保护民众的安全和产权而不抓强盗,保护就是空话。如果不对违宪违法侵害民营企业的地方行政部门采取霹雳手段,保护民营企业家的文件就是一张白纸。【旧文重温】盛洪:如何让民营企业家相信政府?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