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C
Melbourne, AU
2021-04-16 00:17
Home 新闻 澳洲新闻 分析:澳中关系难以修复 是...

分析:澳中关系难以修复 是时候寻找新贸易伙伴了

3

针对澳中关系,澳大利亚的备选方案是什么?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政府对澳敌意日益加深,澳大利亚出口商短时间内就成了北京方面的打击对象。至于澳大利亚是否有备选方案,从目前情况来看,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如果这种敌对关系目前还尚未消退的话,那么和解的机会正一天一天地减少,修复双边关系在现在看来似乎遥不可及。

到目前为止,第一方案让我们商业各界的领袖叫苦连天,指责堪培拉和媒体搬弄是非,危及澳大利亚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之间高达2500亿澳元双向贸易。

这些商界人士声称,现在需要的是“重置”双边关系,也就是所谓的“服软”。然而,这曾经是一种选择,现在已为时已晚。

经过多年对澳大利亚政治、文化和教育机构的秘密渗透,中国共产党这个不容忍国内外不同意见的政权现在则毫不掩饰其对澳大利亚的一贯动机:征服。

中国共产党一直觊觎澳大利亚巨大的矿产资源和粮食生产能力,希望在亚太地区南端斩获一个唯命是从的殖民地。 然而,当意识到这种情况不会发生,梦想破灭后,中国共产党正迅速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区,寻找新的粮食来源。

北京方面实施报复的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以及在过去8个月来日益刻薄的措辞,应该足以让我们警醒,我们再也不能指望中国成为我们稳定的收入来源。

现在是时候另起炉灶了。北京方面在脱钩战略方面可谓先声夺人,无视全球贸易规则,以最虚假的借口系统性地将一切可以想到的澳大利亚大宗商品拒之门外。

澳大利亚唯一一种不会招致北京方面任何惩罚的产品就是铁矿石,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十年。铁矿石是中国目前基础设施刺激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铁矿石,中国将难以保持经济增长,进而还会危及就业和社会稳定,这是令中国共产党领导层不寒而栗的情景。

就目前而言,北京方面无法从其他地方获得足够数量的铁矿石。这是澳大利亚在双边关系中握有制衡权的唯一一个领域。后文将详细探讨。

有人认为,一旦新冠防疫限制解除,招待庞大中国消费者的旅游贸易或教育行业就会恢复正常,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根据最近一次正常情况下的数据(2018-19年的数据),中国游客以近150万人次的数量位居榜首。中国学生(主要是大学留学生)主导了澳大利亚的教育出口产业,贡献了大约121亿澳元

虽然这可能会严重打击到澳大利亚教育产业的出口,但却可能有助于恢复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体系的学术诚信。

现实情况也并不是说普通中国公民不想来澳大利亚。只是想来的欲望受到了影响,因此来澳的人数不太可能与以往相同。

澳大利亚是如何一步步完全受制于中国的?

尽管大多数评论人士指出,莫里森总理呼吁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独立调查是一个转折点,但澳中贸易关系的恶化可以追溯到十年前。

这种关系的恶化始于一场关于铁矿石的纠纷。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濒临崩溃边缘的力拓集团(Rio Tinto)与一家名为中国铝业公司(Chinalco)的中国政府控股公司敲定协议,将西澳大利亚皮尔巴拉(Pilbara)的全球最有价值铁矿石的控制权移交给中国铝业公司。

中国共产党本可以有效地控制全球铁矿石价格,以及澳大利亚未来的经济福祉。

但这一提案引起了多方的强烈愤慨,触及了市场核心,激怒了力拓股东,并让堪培拉和铁矿石生产商同行不寒而栗。最终,与中国达成的协议被必和必拓(BHP)“截胡”,BHP提出将两家公司在皮尔巴拉的业务合并,但这一编造出来的“合并”绝不可能得到竞争监管机构的批准。

中方很快实施了报复。在力拓撤销中铝协议的几周内,力拓在上海的整个营销团队(—由澳籍华人胡士泰领导)因行贿指控被捕,最终胡士泰在非公开的法庭听证会后被判入狱

如果当时与中国的协议达成了的话,澳大利亚现在就会束手无策。

铁矿石:中国的软肋

上周晚些时候,怒不可遏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骆铁军通过视频电话会议要求必和必拓高管就铁矿石价格飙升做出解释。

据报道,会议双方对必和必拓的生产、销售和定价“坦诚地交换了意见”

铁矿石是中国的经济命脉。像大多数主要经济体一样,中国的增长由刺激措施推动。其中很大一部分与基础设施支出有关,其中包括住宅、写字楼和高铁。所有这些都需要钢铁,而钢铁的关键成分就是铁矿石。

没有铁矿石,增长就会下滑,失业率会上升,社会也就会产生动荡。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铁矿石价格一路上涨。中国在年中摆脱了新冠疫情,竭力维持了经济增长,并试图刺激经济大幅增长。

但如果说谁应该为铁矿石价格的突然上涨负责,那责任人就是中国。

这是一个简单的供需方程式。中国提高了钢铁产量。巴西是仅次于澳大利亚的第二大供应国,由于巴西经历了严重的问题,导致供应减少,仅此而已。

此外,投机者嗅到了零利率环境下的潜在收益,也加入了这场博弈,导致铁矿石价格飙升。

保持经济增长轨迹的成本突然上升,并暴露出铁矿石是致命弱点,北京生气并不奇怪。

澳大利亚供应了中国全部铁矿石需求的65%。我们向中国出口的铁矿石远远超过巴西(第二大供应国)的总产量。另一个唯一的潜在供应商,位于西非几内亚的巨型西芒都(Simandou)铁矿,但十多年来,那里一直深陷于争议、政变和腐败之中,本应在2015年投入运营,但现在才在开始启动建设。

中国需要铁矿石。为此,中国需要澳大利亚。这是澳大利亚手里强有力的一张牌,但任何一届澳大利亚政府都不愿意打这张牌。

中国的经济有我们听说的那么强大吗?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于那些喜欢推断的人来说,中国有望在未来几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取代美国成为主导经济体。中国军队的扩张速度飞快,已是本地区占主导地位的力量。

全球力量格局正在发生变化。

但中国也并非无懈可击。其惊人的增长建立在疯狂举债的基础之上,尤其是在过去十年。其真正的问题是企业债务。

上个月末,中国大型国有企业的一系列违约事件在全球债务市场引发冲击波。此前,这些政府关联企业被认为是安全的。

国有煤矿企业永成煤电控股集团称流动资金无法抵债,而顶级新片制造厂商清华同方和另一家与宝马公司有关的汽车制造厂商也出现了违约行为。

分析师们对中国政府为何允许这些违约行为发生意见不一。一些人认为,这表明了一种新的成熟,即北京不再容忍腐败,也不会急于援助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其他人则不太确定,指出了美中贸易战暴露出了中国严重的经济问题。

去年,当局被迫介入并接管了包商银行,这是中国20多年来第一次动用此类纾困措施,表明早在疫情蔓延之前,金融系统内部就已出现问题。

目前情况如何?

从领导层来看,澳中关系的破裂现在似乎无法修复。澳大利亚领导人已经好几年都被排除在中国每年一度的海南经济论坛的邀请名单之外。中国各部长拒绝回电。

几乎每一个澳大利亚出口行业都受到了制裁,且这种制裁几乎每天都在加剧。

澳大利亚的出口商需要几年,也许几十年才能牢获新的市场。但这并非史无前例。大约半个世纪前,英国与欧洲结盟时,澳大利亚的出口产品就开始重点进军亚洲和北美日益增长的市场,最终锁定中国。

然而,多年来曾有声音不断警告我们不要过度依赖单一市场,一旦经济或政治崩溃,就可能遭受潜在的危险。

现在,这一天已经到来了。我们得制定一个备选方案了。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