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天堂”——澳洲曝出充足性问题,退休有房没房差距太大

0
2020年12月17日 9:20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前 言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有关退休收入系统的审查已经成为近期的头条新闻。

不过,还没等到最终结果出炉,澳大利亚养老金系统的全球排名中出现下滑,被以色列反超,并且曝出“充足性”问题。

这似乎有悖于人们一贯对澳大利亚“养老天堂”的看法

此外,由前财政部资深官员Michael Callaghan编制的《退休收入审查报告》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房产起到了“分水岭”的作用。

退休时,有房没房,差距不是一点点。

1

退休有房没房,差距太大

在澳大利亚,很少有退休的房主陷入贫困。然而,大多数退休无房的租客却备受贫困的困扰。

2017/18财年,澳大利亚统计局发现,有房家庭(其中至少一个居住者为65岁以上)的净资产中位数为960,000澳元,仍在还房贷的类似家庭净资产中位数为934,900澳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类似租房家庭的中位数仅为40,800澳元。

换言之,有房的退休家庭所拥有的财富是租房退休家庭财富的20多倍。

不仅如此,退休后有房没房的差距非常大。

一份审查报告显示,即便联邦租金援助计划(适用于领取政府养老金的人群)增加40%,也只能将退休租客的财务压力减少1%。

原因很简单,租金援助并不能解决实质性问题,涨幅也远低于租金涨幅。目前,租金援助仅能支付约13%的租金。

截至目前,澳大利亚约有76%的退休人士属于有房一族。同时,约有12%的退休人士租房居住(需要支付租金),另有11%的退休人士则居住在无需交租的房产中(例如,与家人同住、养老院或者其他安排等等)。

从全球范围来看,澳大利亚退休人士中76%的住房自有率都是一个非常高的水平,远高于中国,不仅让个人受益,而且也利好联邦政府预算。

住房自有率越高,对政府退休金(Age Pension)的依赖程度就越低,继而减少了公共财政支出。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政府养老金占GDP的比例为2.4%,为经合组织中成本最低的政府养老金计划之一。

澳洲养老金体系“够吗?”

咨询管理公司美世(Mercer)联合CFA研究所于10月份发布“2020年全球养老金指数”显示,澳大利亚养老体系的世界排名出现下滑,被以色列反超后从全球第3位下降至第4位。

美世和CFA研究所指出,只有两个国家(荷兰和丹麦)拥有“一流且强大的退休收入体系”,称得上A级。

澳大利亚的养老金系统被列为“ B级”,充足性遭到质疑。

所谓的“充足性(adequacy)”指标指一国养老体系满足退休人员财务需求的程度。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在2020年的得分仅为66.8,较2019年水平(70.3)出现下滑,低于其他13个国家和地区。

相比“澳大利亚养老系统世界领先”的概念,这一结果可能让很多人感到意外。

根据澳大利亚养老基金协会(ASFA)的预测,一个舒适的退休生活需要545,000澳元的起始结余,才能供得起每年44,183澳元的支出。

另外,根据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的预测,一个舒适的退休生活需要570,000澳元的起始结余,才能供得起30年内每年41,515澳元的支出。

然而,墨尔本莫纳什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Ummul Ruthbah的建模分析显示,一名拥有570,000澳元的退休者在30年内资金耗尽的概率为30%,25年内必须完全依赖政府退休金的概率为15%

建模的假设条件是,退休人员是一个房主,拥有一个 50%股票+40%防御性资产(如固定收益)的典型投资组合,并考虑了各种初始余额和提取策略。

可以想象,24%无房退休人士的贫困率由此可见一斑。

Ruthbah博士指出,实际上,即使退休人员的起始结余高达70万或80万澳元,如果遭遇不利的市场波动,他们也可能无法满足退休生活需求。

另外,新冠疫情对澳大利亚“养老金充足性”也产生重大影响。

3

政府买单意愿不强

既然养老体系存在充足性问题,那么缺口又该如何补足?作为一个高税收、高福利国家,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政府买单。

然而,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这么做的意愿并不强。

一方面,新冠疫情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财政赤字。根据10月份公布的财政预算案,澳大利亚官方债务上限上调至超过1.1万亿澳元,预算赤字达到创记录的2500亿澳元。

如果加上州/领地政府公布的债务,各级政府的净负债将从当前的9380亿澳元膨胀至2023-24年的1.4万亿澳元。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与最大客户——中国之间的贸易冲突也让政客头痛不已。

根据高盛的分析,如果中国将澳大利亚铁矿石列入贸易限制名单,那么澳大利亚GDP将损失2个百分点。

此前,花旗经济学家预计,澳中贸易冲突的最坏结果或将给澳洲经济造成760亿澳元的损失。

CFA研究所副主席玛丽亚?威尔顿(Maria Wilton)说道:“由于新冠疫情会在未来很多年影响政府的财政状况,因此考虑通过私人供款渠道来解决是合理的,而不应寄希望于增加政府资助的养老金。”

4

以房养老可行吗?

除了居住的属性之外,住房成为了人们自愿储蓄的最大形式,与养老金体系的相关性远远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

拥有自己房屋的退休人员无需支付租金,而且有房也不影响他们申请政府退休金。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人群的房产价值很可能超过了养老金储蓄和和租房者的财富。

不过,和中国一样,澳大利亚的大多数退休人士并不将自住房屋视为一项退休资产,而免税政策和政府退休金资产测试的规则让这种观念变得更加复杂。

同时,澳大利亚有房退休人士不太愿意使用诸如“养老金贷款计划”之类的安排来抵押房屋,释放价值。

澳大利亚最大养老基金提供的数据显示,大量会员死亡时拥有的房产权益至少为90%。

前资深财政部官员Michael Callaghan在《退休收入审查报告》中也提及了探索“以房养老”的可行性。

作为其中的一项重要的内容,政府将探索在低保退休金资产测试时加入申请人主要居所的评估。

报告写道:“这将有助于推动房主和房客权利均等。”

“如果将房屋纳入资产测试,则某些房主将不再有资格获得政府退休金,一些房主获得的政府退休金则可能相应减少。”

在提及以房养老的问题时,报告呼吁政府研究,是否应该鼓励退休人员释放房产价值,以支持其退休生活。

释放房产价值的选项有很多,包括反向抵押、权益释放计划、房屋净值贷款和房产置换等等。

事实上,老年人比年轻人有机会为养老金做出更多贡献。近几十年来,住宅物业价格飞涨让房主受益,很多退休人员的财富也是水涨船高。

这样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即财富从一代到另一代的转移,分配不均的情况从接受遗赠的第一批人中已经开始。

该报告说,年龄在65岁及65岁以上的人中,71%可以领取政府退休金或其他退休补贴。其中60%可以领取最高支付额的退休金。

同时,绝大多数65岁以上的人群中,家庭住宅是他们的主要资产,养老金仅占其净财富的一小部分。

然而,整个体系“似乎并没有为许多退休租客(陷入贫困)提供适当的生活水平”。

报告指出:“无论有无房产,房主都可以领取和租房者一样的政府退休金。这表明,有房的退休人员比租房人员相对境况更好。”

结语

此外,很多老年人都面对这样的困境,住在几百万的房子里,却没钱养老。

毕竟,房子看着是值钱,但只要不卖掉或出租,没办法带来真金白银的养老钱。

而养老,需要的是源源不断的现金。

因此,住房不再仅仅是居住的地方,而是成为了家庭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新型健康的养老概念, “以房养老”无可厚非。

然而,能否可行,产品设计的公平性、制度的完善性成为极大的考验。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