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政府:调查结果出炉

0
2020年12月21日 22:23

来源:澳网

今年7月,因为隔离酒店的违规行为导致了维州疫情的二次爆发,超过18000人感染,801人死亡!

在经历为期6个月的调查后,今日终于公布了调查结果。

01

维州酒店调查报告今天出炉!

在45天的延迟之后,这份报告最终提交给了议会。

在前法官Jennifer Coate的最终报告中表达了两个主要观点:一是无法确定是谁授权使用私人保安,二是猛烈抨击维州政府未能对该计划进行“适当分析”。

Jennifer Coate说,雇用警卫的决定不是部长级官员所做出的。这实际上清除了维州州长Daniel Andrews、前卫生部长Jenny Mikakos、高级政府部长Martin Pakula和Lisa Neville的嫌疑。

而此前Mikakos女士和两名高级政府官员已经因酒店隔离的丑闻辞职。

报告写道:“实施隔离是州长承诺维州实施的计划中的一个关键部分,但他和他的部长们都没有在如何实施隔离的决定中发挥任何积极作用或监督作用。”

该报告也发现,他们没有考虑是否应该让保安来守卫酒店,而不是警察或澳大利亚国防部队人员。

报告发现,“提交给调查的7万多份文件中,没有一份显示出当时决定将私人保安作为第一执法层的理由,也没有一份证明政府高层同意这一决定。”

保安人员在该计划中所扮演的角色从一开始就界定不清。而且在没有密切监测和广泛持续培训的情况下,他们的角色最终不适合参与该计划的警卫队伍。

Jennifer Coate表示,这些保安基本上都是临时工,他们很有可能接触到高传染性的新冠病源,这对病毒的传播产生了流动影响。

02

民众表达不满

此结论一出,民众纷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大部分民众认为此案的调查关键就在于是谁授权雇佣警卫的。但是调查报告并没有给出一个结果,这完全是无用和浪费钱的行为。

更有网友分析出了为何Jennifer Coate在最初发现了“证据”,但最终并没有确定谁应该为此负责。

他认为极有可能是因为Jennifer Coate在调查过程中没有做到以下几个关键步骤:1. 没有允许交叉检查。

2. 没有深入调查州长Daniel Andrews的私人助理,他在作出决定时深入参与了讨论。

3.没有把前卫生部长Jenny Mikakos和其他官员带回来直接询问,而是依靠律师审查过的证词。

03

悉尼疫情可能不会大范围爆发!

最近在悉尼Northern Beaches地区爆发的疫情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很多民众都担心新州会重蹈覆辙。

但是近日,专家明确地指出了这次新州疫情和7月维州疫情的区别,并表示新州疫情可能不会像维州那样大范围爆发。

究其原因,大概可以分成三点来看。

01

爆发地区和感染人群不同

最近在悉尼Northern Beaches地区爆发的疫情与3月在Bondi地区爆发爆发的疫情有很多相似之处。

Northern Beaches地区和Bondi一样都是比较富裕的地区,家庭收入也高于澳大利亚平均水平。

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包括Manly和Curl Curl在内的Warringah联邦选区的家庭年收入中位值为123,968澳元。

这与墨尔本疫情爆发的情况截然不同,当时墨尔本北部和西部人口较多的贫困地区出现了两位数的病例。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需要外出务工的流动人口,这意味着他们会接触到更多的人。

社会研究员Mark McCrindle表示,与7月份在墨尔本较贫困地区爆发的疫情相比,Northern Beaches地区的居民多为白领或者专业人士,他们不必离开该地区去工作。

这与人们需要经常外出工作的地区非常不同,Northern Beaches地区的居民更容易自我控制。这里的居民也不太可能从事需要他们亲自在场的服务工作。

02

更快的反应速度

吸取了维州政府的教训,新州的反应非常迅速。

在上周六日增达到23例的时候,新州州长就下令Northern Beaches地区的居民非必要原因不能外出;而当时维州是在达到日增75例的时候,才开始封禁疫情热点区域。

除了封禁热点地区之外,新州在疫情发生之初就开始要求民众戴口罩和建议大都会区的居民不要外出;而维州施行这些政策的时候,日增已经到达了好几百例!

维州疫情的控制得当给新州政府带去了很多建议。除此之外,各州对于新州的边境限制实施的如此之快,也是受到7月墨尔本疫情的经验和教训。

03

地理位置不同

这一点是与3月份发生在悉尼本地疫情对比的。

当时的疫情起源于Bondi地区,那里聚集着大量的国际旅客。由于边境在9个月前关闭,Northern Beaches地区并不会成为游客聚集的场所。

从地理位置上看,Northern Beaches地区是一个半岛,南部与中部海港接壤,北部毗邻曼利和Pittwater,位于棕榈滩的西侧。

与Bondi所处的悉尼东郊城市附近不同,它不是通往城市其他地方的中转站。

McCrindle说:“这是一个更好的管理区域,因为它在自然地理上与外界隔绝,人口也没有迁移。”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