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这么难!来聊聊澳洲华人媒体的理想与底线 辉煌还是落幕?

0
2020年12月22日 10:23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前言

在澳大利亚众多的亚洲移民社区中,说中文的移民社区为澳大利亚的政治、经济、社会和外交关系议程带来了一系列独特的挑战和机遇。

多年来,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在方言、语言能力、出生地、移民历史、政治倾向性和社会经济地位等方面都是最多样化、最复杂的。

如今,当地中文媒体的规模和影响力越来越大,这对澳大利亚政府(以及主流媒体)如何应对海外华人影响力提出了挑战。

与此同时,澳洲本地中文媒体也迎来高速变革的时代,纸媒逐渐式微,线上新媒体逐渐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线上澳大利亚中文媒体成为了一个极具活力且急速发展的领域,十几家媒体似乎就在一夜之间争先涌现。其中一些线上中文媒体的内容和业务都是全球性的,澳大利亚只是提供这些网站的国家之一。

与此同时,一些线上中文媒体经营实体更是正日益走向集团化发展道路。这些中文媒体大多由中国大陆移民企业家拥有和运营,主要迎合中国新移民对澳洲本地的信息需求。

那么,中文媒体在澳大利亚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该行业的现状如何? 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该行业的发展又给澳大利亚带来了哪些挑战和机遇?

1

澳大利亚中文媒体发展的社会背景

2016年进行的澳大利亚人口统计数字显示,澳大利亚拥有华裔血统的人口达到120万。其中,46%在家讲普通话,22%讲广东话,在家讲英语的为18%。此外,中国现在已经超过日本,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

这意味着,中国是除英国外,仅有的两个见证了大量移民在澳大利亚定居的国家之一,事实证明,这些移民对澳大利亚的经济生存至关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长期以来被许多盎格鲁-凯尔特澳大利亚人视为“母国”,印度是澳大利亚的另一个技术移民供应国,也是英联邦的一员,英语被作为主流语言。

而大多数中国移民在移民前并不把英语作为通用语言。因此,与印度移民社区相比,说汉语的移民通常与澳大利亚的盎格鲁-凯尔特主流语言、文化和政治距离更大。

澳大利亚经济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中国,同时认为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和文化价值观与澳大利亚相差甚远,正是这种矛盾的局面,解释了许多澳大利亚人对中国普遍存在的恐惧和焦虑。

全球对“中国崛起”的讨论,无疑加剧了这种感觉。同时,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政府都在一定程度上将海外华人社区视为公共外交资源和资产,鼓励海外华人社区以某种方式为中国国民经济继续做出贡献。

中国相关部门也积极地与散居海外的中文媒体合作,这些媒体被广泛描述为能够推动中国公共外交议程走向世界的“船只”。这些努力也确实在中国以外许多国家的中文媒体中产生切实的成果。

与其他地方一样,在澳大利亚,中国官方在过去几年里对中文媒体领域进行了多样支持。

其中包括中国国有媒体慷慨解囊,拯救了一些处境艰难的中文媒体企业,也看到了中国国有媒体机构与中国移民创办海外媒体之间进行合作和内容共享,旨在增加中国在全球的媒体影响力,同时减少西方媒体普遍存在的对中国的“偏见”。

近几年,越来越多澳大利亚中文媒体从“纸媒”向“线上新媒体”转化,也开始更多的以独立纯粹商业集团的形式经营。

2

澳洲主流媒体怎样看待当地中文媒体?

多年来,主流英语媒体和散居的中文媒体存在于两个平行的世界。

两者之间还有澳大利亚SBS,SBS是由澳大利亚特别节目广播事业局主管,制作多元文化语言节目,但其仍被视为是一个多文化的少数民族媒体部门。

将非英语移民媒体加以单独对待的含义是,除了有争议的种族区别对待问题外,还意味着其内容通常不会引起英语国家主流的注意,而且人们普遍认为,不需要对内容进行双向交叉传播。

因此,将主流媒体的内容翻译成相关的民族语言,一直是该栏目的责任,但很少有反过来转达内容及观点的责任。

由于语言障碍,更强化了这种态度,非中国观众通常认为中文媒体在澳大利亚是某种形式的“黑匣子”,存在于澳大利亚媒体监管机构管辖范围之外。

在过去的几年里,特别是在过去的一年里,主流英语媒体在澳大利亚面对中国媒体的立场已经从冷漠和漠不关心转变为一定程度的“痴迷”。

但是,这些讨论所依据的框架,往好了说是狭隘的,往坏了说是耸人听闻的。没有一个协调一致的说法能够解释中国方面在媒体宣传领域努力背后的动机。

由于这些盲点,主流英语媒体的报道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人们对“中国崛起”影响的恐惧和焦虑,而不是试图理解和解决这些情绪。

最能够吸引主流英文记者的是个别华人的演讲和行动,尤其是当他们表现出亲中国的态度时。主流英语媒体通常对从澳大利亚中文媒体中寻找观点和信息不感兴趣,主流媒体感兴趣的是寻找在澳中文媒体与澳大利亚主流观点不同的证据,甚至是对澳大利亚观点的敌意,或者试图挖掘中文媒体亲中国的观点。

最令人担忧的是最近一些媒体报道中出现的一种趋势,即指责中国移民是代表中国政府施加影响的代理人,从而将中国政府与中国人民混为一谈,将中国公民与散居的华人社区混为一谈。

包括数字媒体和社交媒体在内的中国媒体行业不断扩张,对澳大利亚的影响是多方面和复杂的。看“光明面”,似乎中国在澳大利亚移民社区在媒体渠道的选择上是“被宠坏的”。

因为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 中国国家媒体、中国移民在澳创建本地媒体、其它中国移民目的地跨国媒体、澳大利亚多元文化传媒 (SBS电台、电视和网络媒体) 和澳大利亚主流英文媒体都向中国移民敞开信息提供的大门。

但这样以来,中国华人移民也就经常面临着对澳大利亚和中国相互矛盾和相互竞争的观点,或者在与其他相关的全球事务问题相左的意见。

3

政府和媒体应为中国移民成为澳大利亚公共生活关键群体提供助力

来自中国移民社区的个人所面临的紧张和困境,往好了说是文化焦虑,往坏了说就是社会不和谐的导火索。

这样的情况也可能发展成鼓励种族歧视形成的一个恶性循环:“澳大利亚主流商业或小报媒体刊登与中国有关问题报道可能使在澳中国移民产生负面情绪甚至怨恨情绪,由此以来,在澳中国移民也可能进一步招致主流的偏见。”

有效消除这种恶性循环对澳大利亚加强民主、确保经济繁荣、促进社会团结和与中国进行良好交流的国家议程至关重要。

毋庸置疑,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移民是有能力影响选举政治结果的选民,这一点在最近的联邦选举中也得到了证明,支持某个政党的中国选民有效地利用了微信这个目前使用最广泛的中国社交媒体平台来进行宣传及拉票。

不管主流社会是否意识到,华裔澳大利亚人一直是经济增长的积极推动者,也是澳大利亚经济中具有高消费力的热情消费者。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的中国商业社区更是两国商业和贸易关系的关键媒介。

此外,在澳大利亚漫长的种族政治历史中,华人社区一直是关键的利益相关者。他们既是种族主义的受害者,又是反对种族主义的倡导者。

与此同时,就像其他族裔社区一样,华人也同样有能力以对他人的文化成见和种族偏见为媒体传播素材。

因此,与华人社区的成功有效交流是多元文化主义作为国家政策有效性的“试金石”。

因此,以当前华人社区与主流之间的紧张关系为着手点,建立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多元文化社会已成为一项紧迫的任务。

撇开政治、社会和文化因素不谈,中国移民切实可以在培养互利澳中关系里积极地代表澳大利亚促进友好关系。

当然,澳大利亚政府也注意到了移民外交的重要性,特别是需要利用移民社区的语言技能、社会网络和文化社区的联系,但有效地执行这一政策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

培养华人群体(以及更广泛的亚裔群体)更深层次地参与澳大利亚公共生活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澳大利亚政府应该对这一领域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有一个敏锐的认识。

有效地开展散居侨民外交从未如此重要,作为一个开始,澳大利亚政府可能应该考虑重新定义和重新定位澳大利亚散居媒体的必要性,这样它们就不再被贴上“民族媒体”的标签,而是成为一个真正多元文化、多语言主流媒体的一个真实、不可分割的部分。

澳洲政府也在考虑出台一些实际措施和激励政策,鼓励主流英语媒体以及移民媒体进行双语内容生产、促进跨文化移民媒体与主流媒体之间的交流,并努力促成积极有成效的对话和辩论。

这些建议的理由简单明了:让更多移民社区成员真实感受到被尊敬、被视为平等伙伴参与这个国家政治和社会进程,他们就越可能履行自己作为澳大利亚公民的职责和责任,认同和接受他们所选择国家的民主价值观。华人社区也不例外。

4

澳大利亚中文媒体发展历程及前景展望

尽管报纸和广播等中国移民传统媒体有着悠久的历史,但今时今日,随着数字革命的步伐,在澳中文纸媒已经走到了一个转折点。

2020年2月6日,澳洲老牌华人媒体—星岛新闻集团在其官方网站宣布结束澳洲业务。

据其他媒体报道,有星岛前员工提到,星岛是因为受到了新媒体行业的冲击,近年来都处于艰难维持之势。

另一方面,线上澳大利亚中文媒体成为了一个极具活力和急速发展的领域,十几家媒体似乎就在一夜之间争先涌现。

其中一些线上中文媒体的内容和业务都是全球性的,澳大利亚只是提供这些网站的国家之一。与此同时,一些线上中文媒体经营实体更是日益走向了集团化发展道路。

这些中文媒体大多由中国大陆移民企业家拥有和运营,主要迎合中国新移民对澳洲本地的信息需求。

这些线上媒体的资金主要来自广告收入,除了提供日常生活各个方面的广泛信息外,还提供新闻和时事,包括就业、学习、住房、金融、房地产、旅游、健康、购物和外出就餐。

大多数线上出版物现在都有自己的应用程序和微信订阅账户,这使他们的内容可以交付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上。

受益于微信应用的用户友好性、通过转发几乎可以无限复制内容的能力,确保了使用微信平台的线上媒体能够最大限度地扩大自己的覆盖范围和影响力。目前,线上中文媒体主要是通过将澳大利亚英文媒体的材料翻译成中文或转载中国媒体的新闻来提供内容,同时提供原始故事的链接,有时会添加自己的编辑观点。

可以说,澳洲中文线上媒体现在是存在于意识形态上相互“竞争”的两个新闻系统之间,一方面由中国官方媒体主导,另一方面由主流英语媒体主导。

尽管如此,或者说正因为如此,从澳大利亚公共外交议程的角度来看,在澳中文媒体对澳洲政府来说,应该被视为一项重要的资产,或者说也是一种必须承担的责任。

但作为澳洲中文线上媒体的经营人,我们需要做的应该是自省以及不断地探索和提高。

澳洲的中文媒体环境已经开始让许多在澳华人感觉生活在一个集体“裸奔”的时代,各种语录和轶事变本加厉、层出不穷。每条新闻经常被稍加改动地重复无数次。各家媒体都开始花费越来越多的精力在网站上不断发布快讯,复制粘贴的速度开始比搜集原创新闻更重要。

可以说我们生活在最好的也是最坏的媒体时代,从某种解读来看,一切都让人非常乐观,在澳华人数量不断增加、中文阅读需求不断增长、中文媒体影响力更是不断增大。各大平台能够提供的线上阅读统计数字更是繁荣到令人眼花缭乱。

但尽管中文媒体平台拥有了越来越广的受众,但它们却无法直接从新的数字阅读群体中挣到钱。

中文媒体平台对自己的未来依赖于线上广告收入深信不疑,于是不惜牺牲新闻质量。这已经成为了一场人人争先的竞赛,大家不是争先在做独家新闻,而是争先复制粘贴新闻快讯。

在竞争日益加剧的背景下,这种模式逼着媒体从业者越来越倾向于减少资讯内容,侧重资讯加娱乐模式,甚至干脆选择纯粹的娱乐内容,这样以来,制作成本大幅下降,广告收入增加,但读者也开始越来越接触不到真正高质量的资讯。

产出高质量资讯的记者,遭到了解聘,取而代之的是能够熟练通过微信爆款文章流量排行榜摘取文章,利用改编技巧加以修饰的“小编”。大家一天到晚埋头在电脑前工作,没有时间深入报道现场,但却产出惊人,阅读量可观。

媒体行业竞争应该是保证思想的多元性和新闻的自由,由此在某种程度上促使真相浮出水面,但制造信息的固定成本相对于复制成本而言确实太高了。

在这样的前提下,大多数澳洲中文媒体选择的发展方向成了出于经济回报考量,慢慢地把本来应该用于新闻调查的资源砍掉。

澳洲本地华人对中文媒体的不信任也开始在一朝一夕间累积。面对诸多生存困境,许多中文编辑也放弃了成为一个海外中文媒体人的职业理想。

黑夜正在慢慢降临。

不可否认,澳洲中文媒体记者或编辑的生存现状迎来了一个艰难的转折点——编辑开始像零件制造车间工人,提供新闻稿件就像生产零部件,一件一件计算产量。

但对于澳洲中文媒体的经营者而言,一个非常现实的生存现状就是在澳洲人工雇佣成本昂贵,中文媒体的广告收入确实僧多粥少。

高质量的文章往往不如一篇娱乐大众的文案火爆,青睐严肃媒体的广告客户也少之又少。

有看到过这样一种说法:现在媒体的四种死法分别是——抄袭者生、原创者死;低俗者生、高雅者死;不垂直必死;不服务必死。

我们曾经也满怀理想,以为自己从事着改变世界、记录历史的伟大事业,但后来屈服于趋势,也不得不发布大量吸引眼球的新闻,其实要说服自己这样做何其容易。“在澳洲经营一家纯粹的严肃中文媒体?先“活”过两年再说!”的调侃也听过无数次。

底线和理想,在这个蛮荒的行业里,尤其珍贵。

但我们还是要坚信,任何时代都需要有质量的资讯,都需要有坚守的传播者。

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的改变世界。

END

笔者始终认为,在这样一个获取新闻趋近于免费的时代,客观呈现并解释新闻的来龙去脉会越来越昂贵。媒体发展常讲“内容为王”,深度报道的内容才是未来媒体发展的“王牌”。

尤其是对海外中文媒体来说,客观真实地做好中国国内信息与海外信息之间交互尤为重要。海外中文媒体不应成为帮读者消磨时间的娱乐角色,而应是消除语言障碍,作为中国国内了解海外的可靠窗口以及有效结合多信息渠道向海外华人及时提供深度新闻及可靠调查的源头。

近年来,媒体的生存环境一直在变化,海外中文新媒体压力颇大,但机遇更大。很多海外新媒体的探索创新之路也走得风生水起。

互联网正在改变新闻业务的几乎每一个元素,未来没有现成的道路摆在面前,我们必须创新,必须大胆尝试。

笔者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海外中文严肃媒体能够以高质量内容为基础,获得更多国内外资源的青睐和支持,实现多维商业化运营,自给自足。

正如著名媒体评论员王石川所说:在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新时代中,不必有太多的自我悲情惯性,而应该选择奔放、奔跑。行动和奔跑就是方向,用脚步和信念拥抱哪怕再卑微的理想,胜过一切惶恐和怨艾。

回归常识、放下偏见、就事论事、好好说话。

在澳洲,严肃中文媒体是否还有明天,我们每个人都是投票人。

*注:本文部分内容和数据来自悉尼科技大学媒体与传播学教授Wanning Sun在2016年撰写的重要报告《澳大利亚华文媒体:发展、挑战和机遇》。(CHINESE-LANGUAGE MEDIA IN AUSTRALIA: Developments,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原文请参考以下链接https://asiasociety.org/australia/read-chinese-language-media-part-story或文末参考信息来源列表。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